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8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的弟弟。

汤贞下了床去,说他去厨房了,快到中午了。

周子轲坐在床边蹬上拖鞋,汤贞走了,他低下头,有几秒钟的放空。

他捂了捂自己眼睛,他可能还没睡醒。

“小周,摆桌垫你会不会,”汤贞在外面叫道,不知手里端了什么,“过来帮忙,我手不够了!”

“不会。”周子轲不情愿道。他踢了踢地毯,出卧室去了。

汤贞在家吃过中饭就要去廖制作人的录音室了,大年初一他就要开始工作。过去,工作在年假期间总能淡化汤贞许多心事,可今天,就连汤贞也想有一点点自己的假期了。周子轲,十七岁,成日无所事事。汤贞问他今天要不要回家看看,高中学校什么时候开学,寒假作业有没有写之类的。周子轲吃着饭,颇没精神地抬头看窗外,对大人的话充耳不闻。

廖制作人有一个小儿子,似乎也刚刚进入青春叛逆期,过年期间被前妻丢到他这里。汤贞抱着吉他和西楚乐队几个人在院子里排练的时候,就听录音室里乒零乓啷,是父子两个在大战。

《大音乐家麦柯特》的团队对排练进行了录制,还有个纪录片剧组从旁跟拍,不小心把这场大战也收录进去。中途西楚乐队经纪公司指派的造型团队来了,他们带了成箱的服装。一位女造型师左手提了件天鹅绒夹克,右手举一件流苏牛仔夹克,让汤贞挑选。

汤贞在庭院里试穿,几位造型师在他身边忙来忙去。工作间隙,节目编导递过来一瓶啤酒,汤贞接到手里,和身边人轻轻碰了瓶身。女造型师笑道,她今天意外发现廖制作人的另外一面:“在儿子面前,无论中国还是英国男人,都显得特别可爱。”

王宵行在录音室里和廖全安反复调试他电吉他的拾音器,试图得到一种更加尖锐又不失圆润的声音。汤贞拿着喝空了的啤酒进来,王宵行抬头看见他,一边弹吉他一边问:“你能跟他们聊这么久?”

“怎么了?”汤贞喝得微醺,脸上笑模笑样的。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

廖全安看了眼窗外,他手上贴了创可贴,八成是被他儿子的指甲抓出了血。廖全安对汤贞说,他今天和《大音乐家麦柯特》这伙人一同吃了午餐:“聊了一个钟头的印第安土著人。”

“Geronimo!”王宵行边扫弦边叫道。

廖全安点头了,也对汤贞念这个咒语似的词:“Geronimo。”

汤贞在家吃晚餐时问周子轲,Geronimo是什么。

周子轲吃着碗里被汤贞剔掉了刺的鱼肉丁,头也不抬:“印第安人?”

汤贞坐在桌对面看他。

周子轲抬起眼来,发现汤贞在观察他,又像在笑。“看我干什么。”周子轲道。

汤贞虽然到现在还偶有不自在,但他确实越来越适应同周子轲之间的接触了。也许和他今天喝了点酒,心情又好有关,也许因为现在举国都在放假,每个人都是放松的。汤贞在琴房忙完了工作,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他躺在枕头上,用略带沙哑的呓语告诉周子轲,他今天才知道Geronimo是谁。

我还有很多很多东西不会……汤贞闭上酒醉的眼睛,说。

“你想当全知全能的上帝。”周子轲道。

汤贞睁开眼睛,他又像在观察周子轲的脸了。似乎这个年过去,周子轲在他眼里也与往日不同。

周子轲吻他了一会儿,他还在看周子轲。

“你们都知道,只有我不知道。”汤贞说。

“谁都知道。”

“我的英国同事,我的中国同事……”汤贞想了想,“小周你知道,祁禄也知道……”

“祁禄是谁。”

“我弟弟。”

“你怎么这么多弟弟。”

“嗯。”

汤贞轻轻点头。

汤贞说,叫做祁禄的弟弟懂的东西很多:“他看过很多书,还学过画画。虽然他现在不会说话了。”

我怎么没见过他。周子轲说。

他是我的助理。汤贞说。周一到周五去上学,周末就放假了。

在私人诊所看病的时候,汤贞也称周子轲为他的弟弟。

“你到底有几个弟弟。”周子轲低声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