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8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还没回答。

“你是不是还有哥哥啊。”周子轲说。

汤贞有点气喘,他说他有哥哥。他哥会的东西也比他多很多。

“刚来这里的时候,什么都是他教给我的……我什么都不会……”

“他这么厉害。”周子轲道。

“嗯。”

汤贞很快发不出声音了。

他也来这里住过吗。周子轲道。

这句问话似乎是通过胸腔传递到汤贞脑子里的。

没有,他没来过。汤贞摇头。

汤贞第二日清晨六点多钟,站在浴室的落地镜前悄悄掀起自己的衣服。

他宿醉刚醒。在看到这些之前,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周子轲开车去篮球场。车在路上,拧开音乐电台,里面十有八九放的是Mattias演唱的流行歌曲。

Mattias,据电台主持人说,这是一支由汤贞和梁丘云两人组成的偶像组合。

用汤贞自己的话讲:“我和我哥……我们有一个组合……”

周子轲问他,组合是什么意思。

汤贞有点喝多了,仿佛被剥开一片壳的荔枝。

汤贞说,组合的意思就是成员要一起工作,变成家人、亲人,也许几年,也许一辈子,要相互扶持,一直在一起,同甘共苦:“组合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归属……”

汤贞和他那个哥哥,叫梁丘云的,有一个家,是周子轲不能理解的那种“家”,叫Mattias。

什么东西。

音乐电台播放完这首《天方大赦》,接着就是这个月的流行音乐榜单、KTV热唱榜单,还有手机彩铃榜单……无论什么榜单,前几位几乎都被Mattias和汤贞的名字牢牢霸占。电台主持人说,一年一度的新春晚会效应并没有打破汤贞的榜单垄断,反倒使汤贞和费梦的男女对唱版《如梦》在几个小时内火速登顶:“据费梦的经纪公司透露,费梦小姐年后即将发行的新专辑也邀请了汤贞操刀,两人将会带来新的合作单曲……”

周子轲把车停在篮球场门口,已经有不少人到场了。艾文涛组织了这场大年初二的球赛,叫了几个过年期间留在北京无所事事的同学,他没想到周子轲会来。

“你上哪儿过年去了?”艾文涛问他。

周子轲沿着球场边慢跑,在寒风中刚跑了两圈,忽然听到身后不知什么地方在放音乐,就是刚刚他在电台听到的那支曲子。

“怎么大年初二还有学校做课间操啊?”艾文涛纳闷道。

旁边一哥们儿道:“排元宵晚会呢吧。”

王宵行坐在门廊的音箱上看报纸,他一边喝啤酒,一边对着一则讲述印第安复仇者的冒险故事看得津津有味。汤贞在外面草坪里,一张脸被阳光晒得透白。拍完了节目组用的照片,汤贞进来了,王宵行刚好看到故事结尾,他叫汤贞过来一起看。

汤贞从没看过这张报纸,他对王宵行道,他对印第安文化一点也不了解:“我其实不知道Geronimo是谁。我可能要多看点报纸。”

王宵行眯眼看了外面草坪:“我跟他也是前几天刚认识。”

汤贞看了王宵行。

“他认识我吗?我就要认识他。”王宵行问汤贞。

廖全安隔着他工作室的窗子,看见汤贞拿着张报纸和王宵行不知在说什么。他们一个流行偶像,一个摇滚乐手,年纪相差六七岁,聊着天居然一直笑,这画面很罕见,怪不得跟组的摄影师隔着一扇门一直拍。

周子轲打完了球,一头汗,艾文涛叫他去同学家里玩,他不想去。“我回去了。”

“你回哪儿去啊?”艾文涛纳闷道。

周子轲并不想听,是路上车堵得太厉害了,他才又一次把音乐电台打开的。

“……西楚乐队这一次回国内巡演,可以说是许多乐迷期盼已久的盛事了。但是呢,最近,我们知道,老王,我们的霸王宵行啊,因为随口一句话的采访——他这句话是怎么说的呢,他说,汤贞的音乐,让他感觉,和他的音乐有一些些细微相似的地方。就这么一句话!在我们国内滚圈儿是引发了轩然大波,让许多西楚的死忠乐迷们都非常生气啊!我们今天借机会问一句,老王他这句话是真心的吗?”

几位被采访者爆笑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