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8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那个什么,什么摇滚的……”

周子轲说着说着,忽然自己摇头了,可能连他自己也觉得特别没劲。

他没遇过像汤贞这样的人。连那些“绯闻”突然也变得毫无意义。

汤贞带着一身药味上床,躺进周子轲身旁的被窝里。他关了灯。

周子轲双手撑在后脑勺下面,他一双眼睛瞪天花板,好像正思考什么宇宙真相、史前难题。

“和你睡一张床,是不是都属于犯罪。”汤贞听见周子轲冷冷道。

汤贞转过头去看他。

周子轲忽然长出了一口气。

汤贞眼看着周子轲翻身过来。

“我不碰你,”周子轲声音很小,吐出的气擦过汤贞的脸颊,好像在事先汇报,在和他商量,“就亲几下……”他在汤贞嘴上碰了一下,很轻,像在闹着玩。“你不会告发我吧。”周子轲说。

从和汤贞相遇,知道彼此的姓名,交换手机号码,吃饭,过夜,到如今他们每天都住在一起。周子轲自认为是这段关系的始作俑者,可主动权在他手中飘飘忽忽,并不受他掌控。

是汤贞在引导这段关系,他教周子轲如何与他相处。

周子轲看过《花神庙》。

在没开灯的地下影院,电影里的汤贞裸着一片背,仅仅是喘息都令周子轲印象深刻,经久难忘。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过这种禁欲的生活。

这说不通。汤贞在娱乐圈、声色场里待了这么些年,走到如今的位置,他没有性生活,这说不通。

可当汤贞躺在周子轲眼底下,郑重其事把话这样说,周子轲无法去怀疑他。

“你到底过的什么日子,”周子轲低声问,“要被你公司管一辈子?”

汤贞在黑夜里睁着一双眼睛,他眼中有光,可能是因为周子轲一直不放弃的追问,一直不放弃的吻他。

周子轲问汤贞,你身边这么麻烦,为什么还带我来你家。

“万一发生什么事,我还要走人。”

“你想让我走吗。”周子轲又问。

“我希望你别睡在车里……”汤贞看着他。

汤贞还说,再过一段时间,周子轲就确实不能住在这儿了:“我真的要去海外工作……郭姐会过来帮我打扫房间,开窗通风,所以……”

周子轲一声不吭听着。汤贞还目不转睛望他的脸:“但在那之前,你要是不想回家,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行吗。”

周子轲低下头蹭汤贞的脸。

在这样一个呵气成霜的冬天,周子轲靠近汤贞,原本是想从他身上得到一点温度的。虽然那点温度始终若即若离,可汤贞确实没有再让周子轲受了寒,受了冷。

周子轲睡得正迷糊,一睁眼,发现汤贞就在眼前。

汤贞的手离他那么近,正仔仔细细给他掖被角。周子轲觉得自己躺在床上,像个蚕宝一样被汤贞密不透风地包成一只茧,又像汤贞前几天给他做的牛奶蛋卷,被卷进这一大床鹅绒里。

“你干什么,”周子轲皱眉道,“你这就要走?”

周子轲是有点懵,眼看着汤贞身上的阴影朝他笼罩下来。周子轲的脸颊也睡得发麻,突然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蹭了一下。

有点湿,有点凉。周子轲眼睛只睁了一点点,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

汤贞走了。

大年初三这天,汤贞半夜风尘仆仆赶回了家。周子轲还穿着睡衣,他领口微敞,头发乱翘。他似乎睡了快一整天了,汤贞走时看他是这样,回来时他还是这样。

可周子轲又确实很清醒,客厅茶桌上摆着一支空杯子,电视机也开着,他不像在睡觉。

“我以为你明天才回来……”周子轲说话时嘴里有酒味,两人越是吻得深这股酒味越明显,他一定是碰了汤贞的冰箱和酒柜,像乱翻主人家的猫。

“正好有合适的班机……”汤贞抬头对他道。汤贞靠在周子轲身上,他的脸红扑扑的,是在冬夜里奔波,被寒风吹红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