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8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的嘴唇冷,耳垂冷,手也冰冷,不像周子轲——这个年轻男孩只要健康,只要有人照顾他,对他好,他的身体就热,像一团永恒不灭的火。

他两个一时半会儿谁也不说话,在玄关紧紧拥抱着。汤贞白天总是出去工作,都是夜里才回来,除了身边一只行李箱,这一天似乎与往常没什么分别。

周子轲把头更低了些,低到汤贞眼前。他感觉汤贞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靠近过来,在他脸颊上蹭着亲了一下。

第102章小周16

周子轲并不明白汤贞的工作究竟有何魅力。直到几天之后,他在电视里看到了那一期《大音乐家麦柯特》。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南方某城市地铁站,几个流浪乐手背着各自的乐器,在提前安装了摄像头的地下通道占据一隅。

通道墙上展示着巨幅的可乐广告,广告里,汤贞坐在街头的可乐巴士车顶,正仰头在烈日下喝一瓶带着冰镇水珠的可乐。

与万众瞩目的偶像巨星汤贞相比,几位流浪乐手要穷酸得多,设备陈旧,成员配置也勉勉强强,主唱蹲在地上,从拉开的包里着手组装麦克风架子——这东西老化严重,不知是几手淘换来的产物,根本支撑不住麦克风,这位主唱只得用嘴撕胶带,使劲儿一圈一圈往架子上缠。等缠得差不多了,勉强站立住了,他才直起腰对话筒清唱了两句。

他嗓音条件相当不错,沙哑,冷冽,确实“摇滚味儿”十足。

这是一支地下摇滚乐队。他们开始表演了,第一首曲目《乌鸦》,恰好是最近红回国内的摇滚乐队西楚的代表作。路过的行人起初并未多留意他们,直到那位主唱第一嗓子出来。

“嗯……这个声音,”《大音乐家麦柯特》两位主持人在演播厅里猜测道,“王宵行!”

有马上要进检票口的女性在人群中回过了头,有年轻学生们脚步停留在原地,半疑半惑地向身后看去。王宵行的声音有强烈的个人特质,坊间模仿他的摇滚爱好者虽多,但没有一个像成这样。

亚星娱乐经纪人郭小莉在办公室的电视机前紧盯着屏幕。

“录像了吗?”她问秘书。

地铁通道里的人开始往回走了,他们越聚越多,时不时还伴随着口哨声和呼声。那位主唱虽然披了长长的假发,缠了头巾,戴了墨镜,邋遢的胡子遮挡住大半张脸,还穿了身破烂衣衫——活像从中世纪来的海盗船长——他看上去实在和王宵行不相像,但听他每一句唱词的吐字发音,看他抬起下巴与身后乐队成员每次眼神交流的细节,他拿下话筒跨步上了音箱,他习惯捏着话筒的尾巴尖唱歌,还有最为标志性的,他在间奏时快速拨弄着他的空气弦,为他的吉他手“伴奏”,那种被称为弗朗明戈的指法,本来就是王宵行一次喝醉在纽伦堡演唱会上的即兴演出。

一曲唱毕,地铁通道里人头攒动。这支乐队几乎没怎么停顿,第二首歌的音乐就已经起来了。

“王宵行,我爱你——!”是一位狂热女歌迷震耳欲聋的呐喊。

有地铁安保人员围过来了,把人群往安全距离以外推。

“谁爱我?”一个男人笑的声音从人群外围问。

地下乐队的吉他手还在演奏,忽然间绝大多数人都朝身后看去,他们眼睁睁看着西楚乐队一行人——领头一个是活生生的,真正的王宵行出了地铁站,背着一把吉他,正朝他们走来。

尖叫声中,《大音乐家麦柯特》其中一位主持人笑道:“啊,又出现了一个王宵行?”

“刚才那是模仿秀?”另一位主持人的眼睛还盯着屏幕,“我们继续看——”

那位地下乐队的主唱站在音箱上愣了两秒,才立刻走下来。真的王宵行来了,他模仿得再完美也没有意义了,方才挥洒自如的台风也变得拘谨、僵硬。王宵行上来笑着拥抱了他一下。“唱的不错。”王宵行说。

那地下乐手显然没想到王宵行会这么说,班门弄斧,他是很不好意思的,周围有观众开始鼓掌了,他才放松下来。

他蹲在地上,从自己包里拿出多一支的麦克风,那显然是他珍藏的,不怎么用的一支,麦克风崭新,还包着密封的外套。他把那麦克风递给了王宵行,没想到王宵行真的接过去了。主唱这下是真的有了笑容,他立刻又蹲回地上,从背包里抽出一张唱片,高举给现场围观的观众们看,那正是西楚在英国发行的首版首张专辑《鸟兽散》。

“哦,原来是王的中国歌迷!”两位主持人笑道。

王宵行和他的歌迷,那位地下摇滚乐队的主唱,一起合唱了那首王宵行写给他前女友的经典自白单曲《浪荡歌手的浪荡子》。

“为什么两个人会这么的像?”《大音乐家麦柯特》的主持人在演播厅纳闷道,“听上去完全是两个王宵行在对唱。”

“现场的歌迷一开始也没能分辨出来吧,”另个主持人笑道,“这个主唱看似落魄,实力不可小觑。中国民间,藏龙卧虎啊——”

正在这时候,那位地下乐队主唱一不小心,假发的发尾被贴满了胶带的麦克风架子缠住了。他又根本没注意到,只顾着和王宵行一起唱歌,稍微一转身,假发连同头巾便一下子从他头发上脱落下来。

周围人群中传出一阵惊呼,王宵行自顾自唱着,忽然用一种恶作剧般的眼神回头看了一眼他那位“歌迷”。

乐队主唱的假发没了,他下意识伸手一摸自己头顶,立刻摸到一头光滑柔软的短发。他立刻又摸自己的脸,下巴上一大片胡子原本没掉,被他这么不经意一“摸”,居然也从头至尾脱落下来,露出底下原本洁白的肤质。

画外音里,两位主持人惊讶声不断,摄像头下,那位主唱终于摘掉了他脸上的墨镜,那是最后一件装饰品。

地铁通道里一瞬间迸发出爆炸般的尖叫声,由远及近,海啸般朝镜头滚滚扑来。电视机前的观众一下子听不到任何音乐声和歌声了。屏幕上唯有那巨幅的地铁可乐广告,坐在车顶的汤贞正畅饮手中的冰镇饮料。

是汤贞,是真的汤贞,他从可乐品牌的地面广告上,从亿万观众瞩目的新春晚会里走出来了,他身穿一件做旧的流苏牛仔夹克,和王宵行共同唱出《浪荡歌手的浪荡子》最后一个段落。当他的本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当汤贞不再试图模仿王宵行,周围的尖叫和欢呼顿时更加炽热。在这样疯狂的节目效果中,在王宵行毫不掩饰的笑声中,在围观歌迷不顾一切想要冲破安保防线的画面中,镜头切换到地铁通道出口外面,原来成队的警车早已停在那里,保证着所有人的安全。

“来自东方的超级巨星!亚洲的超级巨星汤贞,对啊,只有可能是他,上周我还在家里看过了他的《丰年》——他可以模仿人的声音模仿得如此之像,他居然还是个歌手!”演播厅里两位主持人激动道,节目画面切换过来了,他们的语速正快到无以复加,“这里是《大音乐家麦柯特》,稍后我们就要连线远在中国北京的汤贞,你们知道吗,他在亚洲的影迷和歌迷据说有几千万,上亿之多——”

汤贞晚上一回家,就感觉小周从背后抱住了他,小周抱着他走路,像一只黏人的大猫。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