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8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怎么了?”汤贞想回头看他,又转不了身,“饿了吗?”

他去厨房为小周做夜宵,小火在锅底下跃动的时候,汤贞趴在流理台上,握着铅笔在乐谱上勾勾画画。周子轲问他在干什么,汤贞抬头,说要给一个女歌手写首歌:“费梦,你知道她吗?”

“我写了好几天了,”汤贞关了火,对周子轲笑,笑也难掩疲惫,“写不出什么好的。”

吃饭的时候,汤贞还在发呆。

周子轲抬起眼看他,正好和汤贞呆呆望着周子轲的目光撞到一块儿。

“你老看我干什么。”周子轲说。

汤贞还看他呢。

比起自己吃,汤贞似乎更喜欢看别人用餐。他擅做小厨师,满足食客就是他最大的快乐。

换个角度来讲,也许汤贞所有的工作都与此有些异曲同工的地方。

周子轲再一次问:“你总是看我干什么。”

他凌晨五六点钟就醒了,生物钟的变化令周子轲自己都不太能适应。

汤贞趴在他身边被窝里,还拿一张乐谱垫在枕头上写写画画。汤贞抬起头,又是那种眼神,在周子轲脸上悄悄观察。

周子轲用手心揉眼睛。他头低下去了,脸凑近了汤贞,鼻尖几乎要碰到汤贞手里的笔杆,让汤贞吓了一跳。

冬天在被窝里面拥抱着,确实特别暖和。周子轲的手肘撑在汤贞两边,下巴从后面搭住了汤贞的肩膀。周子轲拿起那张被汤贞划掉好几行字的乐谱,眼皮抬起来,念道:

“你的眼睛里有宇宙万象。”

费静在录音室里不知第多少次唱这句歌词。制作人拿起对讲话筒,叫她和汤贞出来。

“这是首什么样的歌,”制作人第无数次对费静强调,“不是恋爱,小静,你和阿贞不是在恋爱,当初主题定的是什么,是暗恋!”

费静抬眼偷偷瞧了汤贞:“我还是唱得不对吗?”

“你唱的是恋爱,那不是‘暗恋’!你现在看着阿贞,他就是你喜欢的那个男孩,就站在你面前,你总是忍不住看他,想知道他在想什么,想看看他眼睛里有什么。你每天都想他,但就是捉摸不到他!”

费静嘟嘟囔囔:“……再怎么‘暗恋’,不都是恋吗?不都是我喜欢他。”

制作人气急败坏:“你怎么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暗恋,为什么不敢表白,因为你心里明白不可能,你们两个彻底不可能,你能不能唱出这种感觉?”

费静在休息间里问汤贞:“你有暗恋过谁吗?”

汤贞吃手里的润喉片,摇头。

这一上午,费静挨了制作人不少骂,到现在还心情低落。

费静观察着汤贞的脸,可能还在琢磨制作人说的那些话。

“常代玉结婚了,”费静突然道,“乔贺也结婚了,大家现在都同情你。”

汤贞脸上没忍住笑:“同情我什么啊?”

“你不看报纸啊!”费静坐在桌子上,摇晃着腿道。

私底下的费梦一点不像电视机里那个温顺乖巧的玉女偶像了。

“方遒他爸爸就是想气他,”费静又抬头,对汤贞道,“拿掉我跟他的新闻,把版面都换成我和你的绯闻。”

汤贞一愣。瞧他的表情,过年这几天他是真的没怎么看过报纸。

“我经纪人怕死了,”费静对汤贞道,“就怕你公司那位郭姐打电话臭骂他。”

“方遒说,他欠他爸一个人情,也欠你一个人情。汤贞老师,这次是你帮我们的。”

“我没帮什么,不用往心里去。”

“我可以不往心里去,但方遒他爱往心里去,”费静嘟囔着,“你也知道他那个脾气,汤贞老师你以后有什么事情他能做点什么的,你就让他跑腿去吧。”

“你真的没有暗恋过谁吗。”进了录音室,费静又看了几遍手里的歌词,问汤贞。

汤贞理所当然摇头。

制作人和录音师在外面笑了:“都是人家歌迷暗恋阿贞。阿贞还用得着暗恋谁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