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9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高三新开学,连周子轲都打算开始学习了。

“你真自己写啊?”艾文涛吃惊道。

周子轲卷了几本习题册,从艾文涛桌子上拿走了支笔。他把车钥匙揣进兜里,穿过教室后门放学回家。

年假一结束,距离汤贞赴法就只剩一个半月了,所有需要提前完成的工作都满满当当压上来。汤贞对公司一再坚持,他不想住酒店,哪怕半夜才能到家,他也要专程赶回家来。他也没什么时间继续给小周做饭了,平时一日三餐都请尤师傅做好,只有周末,周末汤贞和工作人员反复协调,多少能挤出一点空档,在家里亲手洗菜下厨,给小周做一顿“高三营养晚餐”。

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小周表现得也相当听话。汤贞在家里找以前朋友送的手工背包给他装书,汤贞翻遍了书房,把林林总总各种文具凑齐全了,给他装进笔盒里带着。小周放学回家就坐在汤贞书桌上写作业,他握着一支钢笔,笔身上雕了一行小字,是东京某影展几年前送给汤贞的纪念款。

汤贞切水果给他吃,煮了热牛奶端到床前,看着小周仰头喝下去。夜里睡觉的时候,汤贞也渐渐不再躲避那些了。好像他在外面这样日夜奔波,见不到小周,一直担心,回来看到小周每天都好好的,每天都乖乖听话,学习也很辛苦,他也愿意更多地满足他。

汤贞耳朵通红,他一定明白周子轲想要什么。

周子轲去浴室冲澡了,他年纪小,以至于他自己时常也不知所措。以往他有意识地回避,只要不令汤贞觉察到,汤贞就会安心倚着他的手臂依靠在他怀里,像一头小鹿,探头吃着猎人手里鲜嫩的树叶,意识不到危险。

睡觉时,汤贞忽然说:“小周,我再过两个星期就要走了。”

周子轲早已心中有数,他在被窝里攥汤贞柔软的手背,也不说话。

他感觉汤贞从他怀里抬起头,小声问:“你以前住在哪里啊?”

“干嘛,”周子轲不高兴道,“你想去吗。”

汤贞要去法国了。报纸上说,席卷全亚洲的“汤贞旋风”即将在遥远的欧洲落地。出道五年,汤贞不断拓展他的事业版图,下一步,他要踏出东亚文化的保护圈,去闯荡另一番天地。

娱乐周刊B版刊登了一篇特稿,四男六女共计十位汤贞华人粉丝联盟的分会长,宣布他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要为汤贞在法国的事业起步保驾护航。

“美可以冲破一切文化隔阂,跨越所有语言障碍,”一位女会长对记者这样说,“阿贞会成功的,他拥有‘美’,又没有被‘美’所禁锢住。他拥有这样的灵魂,他能够驾驭这样的‘美’。我相信只要愿意去了解他,自然会明白我们为什么这样为他疯狂。”

“一直……从去年开始筹备,直到现在,”一位号称参加过汤贞出道以来所有演唱会的狂热男粉丝说,“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天。从我留学以来,我身边所有英国朋友都认识阿贞,他们全都看过《丰年》。我已经迫不及待带他们去现场见阿贞本人了!”

方曦和老板在自家为汤贞举办践行宴,邀请各方前来赴宴,一办就办了五天。汤贞接下来将近一年不在国内发展,无论下一步走得是好是坏,中国市场始终是他的大本营。

赖一卓导演和方制片人从合作完《花神庙》,见面的次数便寥寥了,和汤贞倒是还常见面,每年各大影展,两个人总有碰头的机会。“那个时候你们公司也担心嘛,偶像明星,觉得影响不好。事实上有时候就是那么一步,”赖一卓在酒桌上对汤贞倾吐肺腑之言,“阿贞,和你现在去法国是一样的。”

阎尚文导演和方制片人就更熟悉一些了,他导演生涯的巅峰之作《丰年》由汤贞担纲主演,方曦和身兼制片、出品两职。阎尚文将方曦和视为命中贵人。“我相信阿贞会成功的,”阎导举起酒杯,当众站起来给方曦和和汤贞敬酒,他醉意上来了,“别的演员二十岁的时候,演戏还像在迷宫里摸索着墙壁找路。阿贞呢,他是在海中遨游,哪里都是他的路。”

相比之下,林汉臣导演与方曦和就很不熟了,是嘉兰剧院的朱经理要赴约,才把林老爷子一起请来的。林汉臣在席上握了汤贞的手,问汤贞,如果在法国发展顺利,回来以后不要再做“偶像”了好不好。

汤贞面色尴尬,看桌上其他人。方老板倒是瞧着这边,笑眯眯的。

“我们谁也给不了谁快乐,”林汉臣对他语重心长道,“神仙菩萨做的事,你一介凡人如何做得!你凭什么给那么多人快乐?”

亚星娱乐毛成瑞毛总,带着汤贞的经纪人郭小莉,赴了最后一天的践行宴。

“阿贞的践行宴,该由我们来办的呀!”毛总在席上说。

比起毛总,方老板坐在汤贞身边,倒更像真正的话事人。

“毛总有眼光啊。”方老板示意服务员盛一碗虫草羹,专门给毛成瑞。

毛成瑞说,他的亚星娱乐能有今天的成果,一要感谢上苍,给了他们这样好的运气,二要感谢阿贞,这么多年对公司不离不弃,三要感谢这些年来,无数的老导演、老前辈,还有方老板,对阿贞一片赤诚的,无私的,爱才惜才之心。

“这个毛成瑞,”方曦和事后讲,“还挺会说话。”

一连五天的践行宴结束,末了,是望仙楼里家宴了。方老板最爱风雅,众多门客在最后一天登门,追陪雅集,也专程给他们心爱的汤贞老师送行。

一幅幅画像搬过来,抱过来,掀开画布,展开画卷,油彩的,水墨的,中西各式的“汤贞”出现在长卷画纸上,容貌相近,唯神有差。

还有写了字送来的,两个人一左一右,把一幅字徐徐展开。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

汤贞看了,表情也没什么特别,是他一贯的那种微笑。这几天来,他几乎每晚都挂着这么一种笑容参加宴会。

下一位送字的老师高兴了。他的那副字展开了,是十四个字:“广寒仙子月中出,姑射神人雪里来。”比前个多一个典故。

汤贞吃完了饭,瞧着窗外月色莹白,他走到窗边,低头刚偷拿出手机。

“汤贞老师,”一位诗人从后面试探着,靠近他,“您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