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9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郭小莉低下头。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小莉,”毛成瑞隔着办公桌,对她道,“但是,还能不能更好一点?”

“找到一些,出其不意的,”毛总说,“像当初的阿贞一样,令人眼前一亮,别人谁都替代不了的苗子。”

毛总大约是想让郭小莉再等一等,毕竟“汤贞”哪是那么简单能遇到的。

“我明天就要走了,小周。”汤贞在玄关说。

周子轲无可奈何,他穿上鼓鼓囊囊的羽绒服,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他背上汤贞收拾好的书包,提起汤贞给他打包好的行李——看起来他更像那个即将远游的旅人。

汤贞戴上一顶柔软的宽沿帽,裹上厚厚的羽绒服,口罩遮住了他的半张脸,还围了围巾,他坐进周子轲打开的车门里。

地库昏暗,周子轲慢吞吞发动车子。汤贞系着安全带问:“你真的有驾照吗?”

“一会儿你自己看,行了吧。”周子轲没好气地说,他突然伸手摸向车中间的储物盒,拿出一个四四方方包装纸还被拆过了的扁盒子,丢到汤贞膝盖上。

汤贞抬头看着周子轲,又低头瞧瞧自己膝盖上的礼物。他脸慢慢红了。

汤贞随周子轲进了周子轲公寓的门,把手里提的大包小包放下来了。

他摘下帽子,拉开脸上的围巾,他的脸仍然有点红,也许是热的。他很少这样乔装打扮偷偷到别人的家里来。周子轲弯腰打开鞋柜,拿了两双羊皮拖鞋出来,丢到地上。

这明显不是给客人准备的鞋子,因为两双是一样大的尺码,都是周子轲自己的。

“穿吧。”周子轲低头看汤贞,他拿走了汤贞手中的帽子,握在手心里攥了攥。

汤贞把脱下来的羽绒服挂在小周的外套旁边,他穿着不合脚的大拖鞋,走进小周的家。

“小周……你真的住在这里吗?”汤贞在走廊深处问。

“你家里的人知道吗?”

周子轲还不满十八岁,还未成年。他自己独居在外,无人陪伴。之前总是说肚子饿,说没有人做饭,看来都是真的。汤贞走进厨房,这里四面崭新,一尘不染。打开冰箱,里面也只有酒,什么食物都没有。

放小周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他恐怕一丝一毫照顾自己的自觉也不会有。

“小周?”汤贞听见周子轲朝他走来。

周子轲蹲下身,无精打采从行李里拿出汤贞事先准备好的饭盒,一盒盒塞进空空荡荡的冰箱上层。

玄关柜子上放着一张表格,留有钟点工每日印下的签章。即使是周子轲不在的这段时间,也有人兢兢业业地每天过来,丝毫没有懈怠。

周子轲倒了杯热水给汤贞,他瞥了眼汤贞正看的表格,说:“吉叔找来的人。”

“吉叔是谁?”汤贞走进了周子轲的卧室,这里也非常洁净,地毯每日清理。床上立了高高的床架,汤贞坐在床边,仰起头才能看完全。

周子轲在汤贞身边坐下,也不回答。

汤贞忽然明白了。当然有人照顾周子轲,当然有家人时时刻刻记挂着他,想关心他,可小周是个怪脾气的年轻人。

“请来的钟点工会下厨吗?”汤贞试探着问。

周子轲抬起眼,很不高兴地看着汤贞。

床头桌上搁着一只黄色的药瓶,标签印了“扑热息痛”四个字。它被放在这里,原本只是为了防止和抽屉里的胃药搞混了,毕竟周子轲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一觉醒来不知白天黑夜,经常做一些糊涂事。

周子轲凑过头去吻汤贞的嘴唇。大概汤贞也知道自己即将要走,要和小周分别很长时间。

“你按时吃饭,好好听话,”汤贞的手抱在小周肩膀上,脸贴着小周的脖子,“尤师傅的店离这挺远的……附近有不错的餐厅吗?”

“你为什么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工作。”周子轲突然问。

汤贞一下子不说话了。

“我应该会有假期的,”汤贞对周子轲小声道,“有假期我就回来,好不好。”

汤贞会说甜的话,甜得让人一直忍不住想要吻他。

这是小周的家,汤贞第一次来,在这个地方这样,汤贞并不习惯。

周子轲想起,他曾在这张床上梦到过汤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