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9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只是那时的汤贞还只是一些模模糊糊的片段,是一片看不清也触摸不着的影子。

不像眼前的汤贞这样热,会用水似的眼睛凝望周子轲的脸,会在深吻时紧张回握住周子轲的手指,还学着长辈的口气叫他“小周”两个字。……

汤贞感觉小周更粘他了。

汤贞洗了手,洗过脸,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他在厨房热好了事先给小周带过来的饭菜,他教小周明天如何也用同样的方法煮饭。可小周披着浴袍,双手盘在胸前,靠在橱柜上听得心不在焉。

“你在法国住哪里啊,”周子轲头发湿的,低头看他,“巴黎几区?”

你问这个干什么。汤贞说。

“你在这里好好学习。”汤贞低头扣好了饭盒。

周子轲坐在地板上,撑着脸硬着头皮写他的习题作业,他听见汤贞放轻了的脚步声,悄悄上楼下楼,去楼上帮他放行李,收拾房间。

他和汤贞只认识了两个月。

汤贞原定晚上十点就走,小齐和小顾明一早在楼下等他,他必须提前赶回去。

“别闹了,你明天一早还要上学。”汤贞说。

周子轲也不说话,他的头埋在汤贞胸前,抱着汤贞就是不肯松手。

汤贞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的工作就是这样。”

他可能希望周子轲面对现实,不要再任性了。

可周子轲是个倔脾气,不为所动。

汤贞低下头,又看了周子轲一会儿,他垂下头去,在小周发顶上轻轻亲了一下。

所有的人都认识周子轲,他有一个那么有名的父亲,有一个如此显赫的家庭,可他的生活像是空心的。

时针一格一格地走,这个住处过于安静了,静得周子轲能清楚听到汤贞胸腔里一颗心脏跳得正快。

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周子轲一双眼睛向上抬,他望着汤贞的脸,他和垂下头来的汤贞老师接吻。

汤贞有时候不明白,为什么人们只是彼此亲吻,就可以用去那么多的时间。

他在戏里学过那么多东西,可他确实不太懂情,不太懂爱。

他的十七八岁也不像郭姐口中“男人的十七八岁”——也许他确实不正常,确实有些缺陷。而小周,小周是很健康的,有正常的需求。

已经零点了,离去机场只有几个小时了,小周还是不肯让汤贞回去。

这到底是一种安抚,还是让人更难受的撩拨。

汤贞说,你胃不舒服,在家好好吃饭,不要再喝酒了,烟也要少抽,我把家里的药拿过来了,我不在旁边监督你,你要记得吃。

周子轲很委屈,他搂了汤贞的腰,把汤贞的手一并搂住。

凌晨四点钟,汤贞才戴了帽子,裹着围巾,口袋里装着那包小礼物,趁夜从周子轲的公寓离开。他坐在夜班的士里,眼睛透过帽檐下的缝隙,望窗外北京冷清的夜。

他常年在外奔波,从未像今天这样恋恋不舍。

汤贞回过头,透过车后窗,也只能看到一片黑暗了。汤贞伸手揉了揉鼻子,把眼睛闭上了。

第103章小周17

汤贞到法国是三月底。在巴黎方老板别墅举办的派对上,他见到了王宵行。

两个人起初在派对里聊天谈笑,时不时有人插话进来,与他们打招呼。后来他们便出了门去,坐到前廊里说话,两个人,很清静。

“当时在北京望仙楼,”王宵行回忆道,“辛明珠女士和方曦和先生坐在一起,还有他的副手,傅春生先生,三个人一唱一和,唱得还挺专业的,春生先生面前还摆着一架小鼓,不是小马那种鼓——”

汤贞在旁边听得专心,点头接话道:“是不是班鼓?”

王宵行脖子摇了摇,随口哼唱了一句,唱的是京戏唱词:“四面尽是楚国歌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