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0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小周,你吃午饭了吗?”汤贞从巴黎打回电话,汤贞似乎刚刚睡醒,正准备刷牙。

周子轲已经烦透了汤贞只会问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要不是一直有汤贞的声音在,他早就把电话挂了。

电话里传来汤贞把含着的水吐掉的声音,汤贞在清洗牙杯和牙刷,汤贞开始洗脸,周子轲甚至能听到汤贞握着毛巾在擦脸时深呼吸的声音。好像他们还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好像汤贞并没有成日里与那什么梁丘云、方曦和、王宵行一类的厮混,而是还与他生活在一起。汤贞刷了牙,洗好了脸,才拿回手机小声问:“你还在生气吗?”

周子轲哪有那么多气好生。

汤贞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他回北京那天,前后左右都是记者,还有无数的歌迷粉丝在跟拍,他无法回避他们,夜里也是在回程的飞机上睡的。

“我下次放假一定回去……”汤贞又说,他背倚着浴室外的门廊,在地毯上坐下了。

汤贞手心扶着自己的膝盖,手里好像还有那种硬烫的触感,他慢慢攥起手心来。

“小周?”汤贞问。

电话那端依旧无动于衷,很是冷酷。

“你别发脾气了……”汤贞的声音更小了。

周子轲在手机信号里深呼吸,几秒钟后,电话挂断了。

汤贞为了国内工作突然回国,放了《罗兰》剧组的鸽子,他很是抱歉。不过法国同事们告诉他,这很常见,拍戏不就是每时每刻都有意外吗。而且进度也没有延误,巴黎那天正巧下雨,改拍了雨中教堂的戏。

法国发行的华文报纸上称,汤贞此次突然回国,与他那位搭档在节目中公然“告白”不无关系。而这番“告白”,也许又与汤贞在巴塞罗那音乐节上同王宵行的惊人合作有关。

午餐时间,汤贞坐在剧组餐厅门外台阶上,给国内打电话。

不远处的冷杉树林里,几位儿童演员正爬上爬下玩剧组搭建的跷跷板。

汤贞瞧着他们的身影,他轻声问手机里:“吃晚饭了吗。”

信号那端的人也不吭声。

“我在玩跷跷板。”汤贞自言自语似的告诉他。

“还玩跷跷板……”是周子轲不愉快的咕哝。

汤贞笑了。

“你和谁玩啊。”

“和我们组的几个小朋友。”汤贞笑道。

周子轲沉默,听着汤贞笑。笑得他更不快乐。

“小周?”汤贞叫他。

通话再一次在冷漠的气氛中结束。

傍晚收工以后,汤贞乘祁禄的车前往西楚的录音棚。音乐节回来那天太匆忙了,王宵行问他要不要一起合作一张专辑,汤贞没怎么考虑便答应了。他们约定对外保密。汤贞说,也许《罗兰》上映后,他的公司会同意在中国发行这张专辑。

王宵行双脚翘在设备上,整个人陷在转椅里闭目沉思。一台老式收音机在窗台上开着,汤贞心事重重从外面进来,手提着刚买的咖啡。

电台节目里有个女人在笑。

“我的前男友很有钱,年纪很小……我们约会的那段时间,他成天帮我做这个做那个,给我买奢侈品,帮我跑腿。如果你有孩子你就明白了,在家庭教育上,这是一种育儿的方式。他年纪太小了,不知道怎么对心爱的女人好,需要年长的爱人手把手来教。”

王宵行闻到咖啡香味,抬起眼,看到汤贞就站在他面前。

“但是你也明白,我不可能陪他一辈子,”大洋彼岸的电台讯号里,女人说,“他长大了,会去爱别的比我年轻的女人。一个男人,总是需要很多爱人来教他长大——”

“你这个墨镜不错。”王宵行瞧见汤贞脖子上挂的墨镜,说。

鼓手小马状态不佳,不来录音,电话也不接。西楚乐队的经纪人告诉汤贞,小马的爸爸今天出事了。

汤贞喝着咖啡,原本还在想王宵行听的那电台采访。这时他问:“出什么事了?”

毒瘾发作,产生了幻觉。经纪人说。可能也听了小马他妈在电台的采访,受刺激了,所以连夜到洛杉矶酒店把她和小马的继父全砍死了。“原本好端端的富二代,被老女人带进了毒窝,和家里掰了,钱一花光还被她甩掉了。”

汤贞错愕,只听经纪人继续苦笑道:“艺术灵感源自苦难。小马原本就有才华,今天好几家唱片公司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现在很看好他。”

周子轲忍无可忍,给汤贞打回电话的时候,汤贞刚刚下了王宵行的车,到了小马酒店楼下。

汤贞一把手机贴到耳边,就听周子轲问:“你是不是就不想给我打电话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