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0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啊?”汤贞起初没听明白。

林汉臣沧桑的眼中带笑,看着他。

对乔贺来说,《梁山伯与祝英台》原本只是他人生的一个小插曲。与他太太不同,乔贺对这部戏没有抱过过高的期待,可它也确实成了他人生的转折点——无论事业上,情感上,抑或是大众形象上。

周子轲在酒吧卡座里翻看眼前的报纸,他手里夹了一根烟,烟已经烧得只剩滤嘴了。

报纸上写,乔贺只身赴法度假,疑与英台异国相会。

旁边附的一张照片里,乔贺身着衬衫,在卢瓦尔河谷独自骑自行车。

首都剧团方面对此回应称,剧团组织采风活动,与中法文化年正好接档,不仅乔贺老师去了,剧团很多同事也在:“希望观众朋友们、媒体朋友们,能多把关注的目光放在我们演员老师精心演绎的优秀作品上。”

汤贞在短信中回复道:“我还没和乔大哥见面,怎么了?”

周子轲夹烟的手指快速按手机按键,还没打出几个字。

新信息来自阿贞:

[小周你还在温书吗?累吗?]

周子轲手指一顿。

艾文涛和十来个朋友凑在一起玩骰子,高考将近,艾文涛正烦恼,可能考试一结束他又要继续跟着他爸巡视工厂。

对面人问:“小涛儿,子轲儿找那对象到底谁啊?”

艾文涛听见了,回头一瞅,他哥们儿还在那按手机,不知发什么悄悄话。

艾文涛心里不太痛快,他和周围这些人,这些纨绔子弟们,也不是没见过周子轲谈恋爱。但周子轲之所以是周子轲,就因为他应该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女朋友怎么了,周子轲每一届女朋友三天两头找不到他,最后还不都上赶着来求艾文涛。

艾文涛摇着手里骰子,嘟囔:“我也不知道……”

他现在也很难联系上周子轲了。以前是怎么打电话都不接,现在是怎么打怎么占线。这劲儿忒邪了,没见过这么谈恋爱的。

周子轲开车回家,途中绕远路,一不小心就绕到城南去了。夜幕薄得仿佛透明,周子轲远远看见了汤贞那栋高层公寓,就在路的前方。他总觉得他待会儿停了车,沿着电梯上楼,便可以走进他的“家门”去了。

在记忆中,那是万般温暖的所在。周子轲会把汤贞抱着,会听到汤贞问,小周,你是不是喝酒了,又抽烟了,你有没有吃过饭,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你呢。周子轲突然想,他在前方路口转了方向,他突然很想问问汤贞,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汤贞一连数天与周子轲打通宵电话。考试第一天的一大清早,周子轲刷着牙,擦掉镜子上计算的日期——还有不到十天,他就能见到汤贞了。

巴黎还是深夜,汤贞在电话中说:“你不要紧张,好好发挥。”

周子轲把书包丢进车里,发动了车子。

“我就是紧张。”周子轲把车驶出地库,对汤贞说。

汤贞说:“高考和平时考试一样,小周,只要把会做的题目——”

“你亲我一下吧。”周子轲抬眼看了窗外的阳光,给出他的建议。

汤贞在手机里安静下来。

周子轲舔了一下嘴唇。“你亲了吗。”他说。

汤贞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问:“……还紧张吗?”

高考结束后,朱塞百般联系周子轲,联系不上。这天,《梁山伯与祝英台》剧组从巴黎打来电话,问朱经理能否将正在展览的英台戏服紧急空运去法国。

“这恐怕不行吧,”朱经理为难道,“外地来的观众太多。”

周子轲戴了一顶棒球帽,在拥挤的展厅里悄悄仰起头来。他望向眼前这件戏服褂子,衣领袖摆绣满了丝丝细细的鸟羽,被小心支撑在展架上。透明展柜隔绝空气,把这件戏服封存在里面,供万千人观赏。

确实是艺术品,确实值得被这样珍藏。

但周子轲总觉得,还是汤贞把它穿在身上的时候更好看一点。

汤贞有点走神,在巴黎剧院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他没来由地又想起了周子轲——这段时间,他总是想到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