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0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法国的老式剧场,阳台外还留有消防楼梯的痕迹。周子轲瞧着汤贞站的那阳台高度,他后退几步,估算了距离,他踩着地上的鹅卵石小径,右脚踏上剧院凹凸不平的墙面就往上一跃。

《梁祝》剧组的同僚纷纷举杯,在汤贞身后的化妆间里齐声庆祝。

外面还有无数的观众,专程赶来的媒体朋友。

一只手从阳台外面用力抓住了汤贞脚边的栏杆,紧接着另一只手便攀了上来。

汤贞看到他真的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

“我订好座位了。”周子轲气喘吁吁,还装作毫不费力的帅气样子,他朝汤贞身后化妆间里瞧了一眼。“你跟不跟我走。”他问汤贞。

汤贞还傻了似的看他。

“我还没换戏服……”

周子轲笑了,连他笑的样子都分外不真实。“不用换,”他拽过汤贞的手,“这样挺好看。”

汤贞双手紧紧攥住了小周握过的栏杆,英台的袖子落下去了,让他两条细手臂在空中无依无靠地裸露着。汤贞感觉自己整个人是悬挂在阳台外面的,小周从下面握住他两个布裹的脚腕,小心托举着他的腰,又把松开手落下去了的汤贞整个抱进怀里。

小江声音从楼上传出来:“你们谁看到汤贞老师了?”

小褚说:“刚刚和乔贺老师一块儿出去了吧。”

香槟塞子“砰”地接连打开,仿佛烟火在天顶盛放。汤贞把英台的戏服穿走了,没有人发现。他背靠在剧院后墙上,在夜色中把小周的面孔仔仔细细看过。周子轲摸了摸汤贞的脸,他情不自禁低头吻他。

路面湿滑,反射出薄薄一层月光。周子轲在前头走得快,握紧了汤贞的手,汤贞一身披披挂挂的厚重戏服,脚穿着英台的布鞋在后面小跑着追。汤贞还时不时朝身后望,确定没有人发现他们,才回过头继续跟着小周往前跑。

一遇到路人经过,汤贞就想躲。周子轲几次三番被他突然拉进暗巷里,汤贞面朝着墙,在人经过时藏起脸。周子轲把他掰过来,汤贞的脸紧紧贴在周子轲脖子上。

小周,我们真的要去吃饭吗。汤贞在这样的怀抱里抬头问他。

“你不饿啊?”周子轲一低头就能闻见汤贞头发里那股熟悉的洗发水味了。

他的手垂在下面,捏汤贞的手。

汤贞也把手放进他的手心里,让他捏着玩。

汤贞犹豫了一会儿:“我这样打扮,进餐厅就被人发现了。”

汤贞坐在巷口,把头低着。

周子轲去外面街上逛了一阵子。回来找汤贞的时候,他右手拿了顶宽檐帽,臂弯搭了条长斗篷,左手又提了双皮鞋,搁在汤贞脚边。

汤贞把英台的布鞋从脚上拿了下来。他翻过鞋来看鞋底——这鞋本来就只能在光滑的舞台上穿,娇气得很,不能穿着到处走路。汤贞抬头对周子轲道:“林爷不知道要怎么骂我了。”

周子轲把手里的帽子扣汤贞头上。汤贞接过斗篷,低头把脚塞进周子轲买的皮鞋里。

那鞋有些大了。汤贞站起来,把斗篷也系好,帽檐压低,刚刚好把脸全遮挡住。他这身打扮更奇怪了。“我是不是很像街头艺人。”汤贞在帽檐下喃喃自语。

周子轲还低头瞧汤贞脚下的鞋。汤贞来回走了两步,那鞋跟不时向下掉。

“你说餐厅会让我进吗?”汤贞还问他。

周子轲右手捏起汤贞换下来的那只布鞋,他左手掌在旁边摊开了,在昏暗的灯光下略一比对。

餐厅侍者等了很久,才终于把那两位客人等来了。为他们带路的时候,侍者注意到那位装扮奇特的客人手里拿的是一双男鞋,长长的斗篷下面穿的,若隐若现是双红色女鞋。

他在高级餐厅里工作久了,见多了这一类古怪场面。这位年轻富豪身边也许是哪位知名女星,按照电影上演的,还有可能是哪个小国偷跑出来的公主,正同心上人私奔。

汤贞摘掉了帽子,出一头汗,又解开那条斗篷。他还是玻璃盒子里祝英台的那身打扮,却收拾停当,和周子轲坐在一起吃晚餐——汤贞有属于他自己的那一片灵魂,和所有舞台上的人都不一样,起码在周子轲眼里是这样。

汤贞给周子轲切鹅肝,连酱汁也沾好了,像在北京的家里时一样,喂到周子轲嘴边看着他吃。汤贞帮周子轲切派皮,周子轲说他不吃这个。汤贞把派皮递到他嘴边,说你在飞机上也没吃东西,只尝一口好吗。

周子轲不喜欢吃法餐,他像个不会用刀叉的小朋友,一定要汤贞每时每刻照顾着才肯张嘴。

“为什么在这里订位子。”汤贞把一块煎鲈鱼放进自己嘴里,问他。

周子轲看了汤贞两眼,汤贞倒是心情好,胃口也好。

“怕你被认出来。”他说。

一进周子轲的酒店房间,汤贞头上遮的帽子就掉下去了。他身上的斗篷系带也解开。小周从后面搂他,隔着祝英台宽大的戏袍,把汤贞整个人抱着往卧室里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