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0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第105章小周19

手机屏幕亮了又灭。从首演结束后,无数的人给汤贞打去电话,却没有一个人找到他。

汤贞只要抬起脸,嘴唇就会碰到小周的嘴唇了。

小周喘得急,他想解开汤贞这身繁复华丽的戏装,可他搂着摸遍了汤贞全身也没找到破绽之处。

“不能扯,这是叶师傅他们二十多个人绣的。”汤贞道。

周子轲快急死了,皱眉道:“到底怎么解。”

汤贞膝盖跪在床边,他整个人从肩膀到脚都被这件戏袍罩进去了。明明不久之前还说这戏服挺好看的。汤贞抬头看周子轲焦急的面孔。

“我自己解。”汤贞小声说,他低下头,从衣摆里面摸缝在内衬里的纽扣。

……

周子轲从小到大,没少见好东西。无数亲戚、长辈,在“子轲”面前展示他们的传家之物——封存在保险柜里的,豢养在金丝笼里的,甚至建立一个专门的展厅,就为了再现那稀世藏品完整的风貌——人们用软布擦拭着宝石,戴着手套拿起放大镜,生怕连窥视都会伤及宝物毫厘。

可周子轲喜欢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手去触碰,他拿起这些东西和摸一匹马、一条狗没什么区别。“小祖宗诶!”人们劝告着,让周子轲把手里的东西放回去。

周世友常说,他的儿子缺乏对万事万物的敬畏之心。朱叔叔则说,子轲眼里“不入东西”,但这不是子轲的责任。

周子轲站在床边一米开外的地方,他看汤贞,汤贞也跪坐在床上望着他。如同刚刚离开了赖以生存的卵,初生而原始。意识到周子轲一直盯着他瞧,汤贞有些明显的战栗。

……

它仿佛比汤贞本人还恪守着那些信条:你是“汤贞”,你属于万千大众,你不配,也不应该享有爱情。

只有汤贞知道自己有多想他——哪怕这种思念本身都是错的,汤贞已经在这条错路上走了太远。

他每天都在担心小周,连睡觉时也想听到小周的声音,哪怕他知道小周是根本不需要他这样担心的。

也许过一段时间,小周就会把他忘记了。小周会逐渐长大,而汤贞到底不是“汤贞”,汤贞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以唱歌和表演为生的人。看似恣意的明星生活背后是无穷无尽的束缚,汤贞这样生活了二十一年,在遇到周子轲以前,他以为这就是一切。

……

汤贞慢慢歪过头,开始在心里想事情了。也不知道小周会在巴黎呆多久。今天放假,明天放假,后天放假——但后天新城影业似乎有会议要他参加。

所以可能只能和小周在一起两天半的时间。

不知道小周想在巴黎玩什么……汤贞琢磨着,明天早晨,不知道酒店厨师能不能做些中式的早点,如果不能,可能要到几个街区以外的中国城才能买到。

哦对了,汤贞想起来,他不能回国了。

睡觉前要取消掉机票,然后托《梁祝》剧组回国的老师把他买的礼品交给郭姐。

汤贞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沉浸在自己一点点的快乐里,一想到和小周有关的事,他总能不知不觉想上很久。他知道这个假期会和小周见面,但没想到这么快,小周很想他,对吗。也许他可以和小周出去走走,难得的假期,在巴黎认识他的人总比国内少一些——

周子轲突然从背后把汤贞翻了过来。

汤贞睁开眼睛,眼睁睁看着小周一头栽倒在他身上。

“你怎么了,小周?”汤贞问他。

……

小周似乎很喜欢冷言冷语地说话,喜欢用冷冰冰的眼神看人。汤贞回想起他们几次相遇,几次擦肩而过,想起在嘉兰剧院,小周在朱经理身边握了汤贞的手,小周并不像是认识汤贞的,还需要朱经理介绍汤贞的身份,小周颇冷淡地看了汤贞几眼,便把手放开了。

“发生什么了吗。”汤贞把他的脸蛋贴在小周头发上,他搂住小周的头,说悄悄话似的问他。

周子轲仍有些事情想不通。

汤贞始终不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