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0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就好像周子轲一旦掌握了他的所有秘密,周子轲就不会再喜欢他了。

也许汤贞真的长了一个与常人不同的身体。就像喷泉池里人鱼的雕像,只可以远观,没有被塑造出供人亵玩的功能。

汤贞可以无止尽地满足周子轲的吻。也许这就是汤贞所能做到的极致。

也许另个世界的汤贞,真的像人鱼,生存在海洋馆中。周子轲冲完了澡,双手插进浴衣口袋。他倚靠在卧室门外,看见汤贞已经在被窝里睡着了,露出一点泛红的脸来。

汤贞一度以为他会做些不好的梦。

像在公司宿舍常做的那种梦,每次和云哥发生了什么事情,每次在观众,在镜头面前脱掉了衣服,那些声音总在脑海里,如影随形。

妈妈的咒骂,鞭打,校服裤子上的血迹很难洗干净。有时邻居哥哥会来敲门,他问,阿贞,你在家吗。那敲门声越来越弱。有时则是哭声,妹妹的哭声总是越来越强。

周子轲更深地含吻进汤贞湿软的嘴唇。

汤贞在他怀抱中睁开了眼睛。小周。汤贞迷迷糊糊叫他。

“你做什么梦了。”周子轲感觉汤贞的呼吸也像春天的暖流。

也许“在法国也是自己一个人睡”,如此睡了三个月的汤贞会对他说,我梦见你了,小周。

可汤贞却笑着说:“我没有做梦。”

他还又重复了一遍,他轻声告诉小周他没有做梦,什么也没梦到。

仿佛这才是一句从未有过的爱语。

你到底成天高兴什么啊。周子轲近近与他对视,纳闷道。

小周还什么都不知道。小周有着连他自己也意识不到的魔法。

一觉睡到隔天中午,小周的精神头仍不怎么足。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衣,醒来抱了汤贞十多分钟还不想起床。他一边刷牙一边在汤贞身边绕来走去,低头瞧汤贞给他熨烫已经洗过烘干好了的衣服。小周打量着汤贞身上穿的网球衫和网球短裤,网球短袜和网球鞋。找礼宾部买这么一身倒是方便。思及昨夜种种,小周回浴室时突然长叹了口气,他脚下一绊,低头一瞧是只空了一大半的罐子,小周直接给它踹进垃圾桶里。

他不想吃早饭,没太有胃口。汤贞戴上一顶网球帽,抱着衣罩里英台的戏服低头坐进酒店租车里。酒店方面不知得了什么消息,一群人风风火火过来,拦住了刚从服务生手里接过租车钥匙的小周。汤贞起初以为小周可能没有法国这边的驾照,所以无法成行。可小周只是站着听那些人讲话,他时不时点点头,然后继续听他们滔滔不绝。小周边听边朝汤贞的方向看过来一眼。这是周子轲的一眼。

车停在汤贞住的酒店楼下,汤贞抱着戏服,压低了帽檐下了车。他想尽快上楼,先换身衣服,再把手中的戏服交托给祁禄,请他帮忙还掉。

汤贞回了房间,翻开行李箱,找到本该带回国给朋友们的礼物。他快步走到床边,掀起枕头翻翻找找,终于摸到那只被他单独藏起来的打火机。

机身上雕刻着河畔风景,外壳冷硬。汤贞手心有点出汗了,把它紧紧握在手里。

换好了行头,汤贞才抱着戏服,推开了隔壁祁禄的房门。

“祁禄?”汤贞问。

一顶棒球帽挂在玄关的衣帽架上,上面绣了一条金色张牙舞爪的中国龙。汤贞身边每个助理都有这顶帽子,祁禄每次出门都戴它。汤贞盯着那帽子,他侧耳偷偷听了一会儿,他猜测祁禄不在房间里。

*

周子轲在驾驶座好端端的,被汤贞不打招呼扣了顶帽子在头发上。周子轲拿下来看了一眼,看上面绣的一条奇形怪状的龙,够丑的。可能怕周子轲不愿意,汤贞马上又把一只四四方方的小物件塞进周子轲的手心,像拿一块糖,哄好小朋友。

周子轲眼神瞥过去,瞧了汤贞两眼。他一擦手里东西,擦出一团火来。居然还是真打火机。

他们开车到了乔贺楼下,带上乔贺一同去吃饭。周子轲在前头,一声不吭的,帽檐压低了,作“祁禄”状。若不是到了餐厅周子轲主动摘下帽子来,乔贺恐怕仍发现不了。

入了座,等菜都上好了,周子轲仍不怎么讲话。明明是他主动要赴的局,他对乔贺却表现得冷淡,兴趣缺缺。这与他素来在嘉兰剧院给外人的印象倒也颇相似。汤贞时不时动手给他盛一碗汤,问他哪道菜合口味,想不想吃什么,他也只有这时候才说句话,金口玉言,让汤贞为他忙碌。

乔贺坐在对面,除去刚一见到周子轲时的惊讶、意外,他很快平静下来。汤贞也没有多作介绍,毕竟在北京,周子轲没少同朱经理去观看他们的排练。汤贞只说“这是小周”,又对周子轲说“这是乔大哥”,便不讲更多了。

席上,周子轲不言语,汤贞也不试图拉着周子轲一起讲话。他与乔贺聊天,毕竟认识许多年了,彼此相熟,话题也天马行空。一道新的汤品端上来,乔贺上句还在讲巴黎有家文学工作坊要办“中国戏剧沙龙”,下句就变成了中餐和法餐在高汤做法上确实很多不同。

汤贞对乔贺说,他到法国以来,也向不少法餐的厨师请教过。正逢服务生端下一道菜上来,是一道炒腰花,汤贞示意服务生把菜放到乔贺老师面前去。“我没记错吧?”汤贞笑着问乔贺。

在中国大陆的报纸上,从五月到六月,几乎都是乔贺与汤贞的花边新闻。可眼下这桌子菜,竟才是乔贺到法国这么久以来,和汤贞单独吃的第一顿饭。周子轲在一旁听着他们俩的谈话,倒是纯粹老友小聚,坦坦荡荡,没有受外界绯闻的一丁点干扰。

一顿饭吃完,乔贺也要走了。他接过了汤贞交托给他的礼物袋,他要赶下午的飞机回京。临走前,他问汤贞有没有看今早巴黎报纸上对昨晚首演的评论。“林导猜你没有看,他可能寄了一份到你的酒店。”乔贺说。

汤贞活似被老师塞了临时作业的学生:“我回去就看。”

“他可能还在里面写了张字条,标注了他喜欢的段落,”乔贺笑道,“林导也是喜欢受人吹捧的。”

在乔贺面前的汤贞,与单独在周子轲一个人面前的汤贞,又不太一样了。送走了乔贺,汤贞在饭桌边安静坐了很长时间,他不再一直说话——尽管与乔大哥聊天一直是轻松愉快的,是能够增长见闻和学识的,不像汤贞长年累月忙于应对工作,乔大哥静心做学问,是真正的艺术家。汤贞把头依靠在小周肩膀上,感觉小周握了握他的手,小周并不问汤贞为什么,或怎么了,他只在汤贞脸颊上亲了一下,就让汤贞高兴起来了。

汤贞回了酒店,一路跑上楼,回到他的房间,果真在信盘里找到了装在信封中的几份剪报,还有大量寄来酒店的祝贺卡片。酒店服务生告诉汤贞,从昨晚开始就不断有鲜花送过来,他问汤先生要把花放在哪里。小祁禄到处找他的帽子,找不到,汤贞检查了祁禄的法语作业,他答应回北京再买一顶帽子送给祁禄,汤贞还说:“我今晚要去录歌,所以不回来了,你乖乖听话,有事就找另一位助理哥哥,给我发短信也可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