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0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打开了一只小皮箱,收拾了几件衣物,还有随身物品。他急于出门,这时王宵行突然打来了电话。

汤贞提着小皮箱下楼。他在电梯里对王宵行说,这几天假期《罗兰》剧组还有事,所以他不能去录歌了。他和王宵行约定假期结束第二天傍晚在录音棚见面。

汤贞的手机里装满了各种没有回复的短信。从昨天首演结束,汤贞就和小周奔跑进了另一个世界,几乎与世隔绝。小周压低了帽檐,把他们的车从酒店楼下围聚的记者中间飞速开出去,小周右手把汤贞的左手悄悄握住。汤贞看了他一会儿,又低头按手机,汤贞依次回复了郭姐、云哥、方老板、温心……

他说他在法国有太多事情,这次回不去了。

所有人都知道,汤贞肩上扛着多少工作。假期加班通宵对汤贞一向是家常便饭,他根本不会有私人生活。

周子轲把车开出了巴黎。

记忆里六月份的法国,是由超级游艇、酒店、车马、保镖所构筑成的一座座城市。在周子轲眼里,那甚至不能叫“度假”,充其量叫捱过一段时间。小的时候,每次随父母往返巴黎,吃着不合胃口的食物,还要像别的孩子一样在餐桌边正襟危坐,厨师送过来什么,他便要乖乖吃下什么。周子轲不喜欢这种气氛,讨厌吃不惯的食物,讨厌不认识的厨师,他想回家,他甚至在餐桌上当着主人的面大发脾气,让主人一家不知所措。

无论私底下妈妈对他有多么好,怎样地疼爱他,到了法国人的餐桌上,妈妈也是正襟危坐的一员。周子轲那时并不明白大人们在遵守什么样的规则,他只记得在巴黎的每一天,他都在暗自思念吉叔和苗婶,思念他在山上的小马。

后来周子轲再来巴黎,他已经长大了,也几乎要忘记吉叔做菜是什么味道了。他和同龄朋友们每日在租来的游艇上逍遥度日,在山道上肆无忌惮地把油门一踩到底,在酒吧里睡上一夜,醒来不知在哪里的酒店房间,不知在谁的身边。艾文涛格外喜爱六月的法国,他总说一到这个季节,全欧洲的美人都会来巴黎,也许他会遇到他的真命天女,他的意中人。

汤贞戴了一只墨镜,正是半年前周子轲连同山茶花一起送给他的那只。车速快,风也大。汤贞大声问周子轲为什么把车开这么快。

周子轲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

习惯了。他想。“消磨时间。”他回答。

汤贞嘴唇上下开合着,大约又开始唠叨了。风大,让周子轲听不清他说的话。

周子轲把车速放慢下来,把敞篷车顶关闭,这样才听到汤贞的最后一句:“……难道就没有别的消磨时间的方法吗?”

当然有。人生在世,只要还有时间想度过,怎么会没有办法。周子轲把车停在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上,前面有家果汁店。汤贞头戴了一顶软呢帽,半张脸被墨镜遮着,汤贞问小周想喝什么口味的果汁。周子轲没回答,倒是先靠过来帮汤贞解安全带。

汤贞头倚靠在座椅靠背里面,被小周就这个姿势吻住。

果汁店后面这条街破旧、偏僻,前后无人,太寂静。汤贞有些缺氧了,他急促地呼吸着,刚刚还在唠叨的嘴唇张开了,被小周又轻轻贴着触碰着亲吻。小周在用吻安抚他。小周年纪比他小,却懂得这么多。汤贞安静下来了。不知过了多久,久得像是天色逐渐暗了,月亮静悄悄地划过了天空,而太阳重又升回到天上。汤贞潮红着脸,脸颊和小周的贴在一起,他脑海里一片空白,本来想说的话在小周面前也忘得一干二净了。

直到咬着吸管,和小周一起走进了电影院。汤贞才想起来他想说什么:“汤贞”是艺人,不能和小周在公共场合做这样的事。

小周一手握着果汁杯,另一手在下面握住了汤贞的手,十指交握。电影院里黑暗,银幕透出一层幽暗的光,他两人坐在最后一排角落位置,汤贞在里面,小周坐在外面,把汤贞遮挡着。

汤贞在帽檐下大睁着眼睛,银幕上的光影投射进他的瞳孔。上一次像这样,坐在无数观众中间,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小的时候,爸爸常带汤贞去看电影。每次吃完了饭,爸爸骑着那辆二八大杠,让汤贞坐在前面的杠子上。爸爸像一堵墙,把来往的风替汤贞遮挡着。

那时香城只有一家电影院,设施陈旧,放映的也多是些消遣性质的战争电影或爱情小品,绝少有卡通片。汤贞坐在爸爸身边,他喜欢看喜剧片、卡通片,不太喜欢爱情片,因为那十有八九是他看不懂的。大银幕上的男男女女拥抱,亲吻,他们相遇,历经几番波折,最终分别。那一声声倾诉,叹息,撕心裂肺,愁肠百结。小小的汤贞坐在他们面前,只见周围的观众们或是啜泣,或泪流满面。汤贞望向爸爸,爸爸也面有愁绪。

人长大了就必须有爱情吗。小的时候汤贞并不明白:看上去那并不令人快乐。

汤贞的法语学习了有段时间,他可以完成大部分日常对话,可以流利地背诵复杂的剧本,可像这样看部电影还是有些勉强。不过汤贞又确实看得懂,看得明白了。他长大了,开始明白爱是所有人共通的情感。

放映厅里不时有啜泣声,汤贞盯着银幕上的爱恨离合,他不经意间转过了头。

他发现小周也正看着他。

与周围人不同,小周好像根本不关心那些银幕上的故事,爱之于小周并不是共通的情感,他人的爱恨与他也没有太多的关联。

放映机的光束从小周身后投向了大千世界,而小周望着汤贞。小周低下头来的时候汤贞没有闭上眼睛,他正置身在他的故事中。

电影只放映到中途,周子轲就带汤贞离场了。

第106章小周20

汤贞把下巴搭在了周子轲肩头,如同一只小动物,依偎在足以冬眠的温暖巢穴中。

他们是根本不需要什么多余的娱乐的。外面大千世界再多景色,甜美或壮丽,与他们两人都没有太多关系。

周子轲没吃晚餐。汤贞头枕在他身边,声音小而轻地和他说话,有时候说着说着两个人又开始接吻。汤贞今天去到了电影院,虽然影片没看完,也令汤贞回忆起小时候。“我以前和爸爸经常去电影院。”汤贞告诉他。

汤贞的爸爸喜欢电影。有时候在家里心情不好,爸爸总是一个人在阳台呆坐着,妈妈出门打牌了,妹妹年纪还小,只有汤贞能陪在他身边,一直拉着他没话找话地聊天。

汤贞那时候记性又特别好,跟爸爸去看过的电影,哪怕只看过一次,他也能记得住。有些台词很有意思的,他张口便能学。影院每周有几个夜晚是不开业的,汤贞就在自家阳台上,在爸爸面前一人分饰多角,表演“电影”给爸爸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