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0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骑在租来的车子上,沿着河畔的长路,他追在小周身后。

小周骑得很快,不同于汤贞沿着河岸的小心翼翼,小周连骑行的路线都肆无忌惮,随心所欲。他时不时回头瞧汤贞一眼,也许是发现汤贞正望着他,愣愣地看他。小周毫不掩饰地笑了。

比起爱情的逐渐消磨、消逝,或许像电影里那样戛然而止,能让汤贞对这段感情保有更真挚、美好的印象。汤贞一边这么胡思乱想,一边又希望着,如果能和小周一直像今天这样在一起就好了。

当然他也知道,这不可能。

人的情感无法像电影突然落幕。他和小周之间,也只会浓情转淡,不会一直保持着。

汤贞还没想好怎样去面对这样一个过程,突然一辆自行车从前方横插进了汤贞的视野。汤贞忙刹住车,小周不知何时已经从前方骑回来了。

周子轲皱着眉头居高临下看他:“骑得也太慢了。”

这条小路坑坑洼洼,汤贞不敢骑快了。他身上的代言合同演出合同太多,任何摔着碰着都会影响工作。汤贞这副身体也早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我们慢点骑好不好?”汤贞问。

周子轲只好放慢了速度,陪汤贞一起,在路边慢悠悠地度过这段时间。

法国的夕阳从那条河的尽头笼罩过来,在两个漂泊的人身上蒙上了一层微光,又拉出两道长长的相依偎的影子。等骑到了路口,小周在路边放下车。风吹得树叶累累作响,仿佛唱诗班孩子们的柔声细语,小周把汤贞搂到怀里。小周不太开心,可能因为时间短暂,不知不觉,太阳又要落了。

“我如果去你在巴黎的酒店找你,你会不会生气啊。”小周说。

汤贞在小周的怀抱中,两只手也把小周抱着。汤贞抬起头来:“我以前从阁楼上摔下去过。”

什么?小周一开始没听清楚。风声渐大了。

汤贞与小周分开总共不到一百天,为什么会这样难分难舍,汤贞也不明白。每一分钟他们在一起,吻,拥抱,交换彼此的呼吸,越是幸福,越是快乐,汤贞心底就越是潜伏着一丝阴影。他究竟在为了什么而担忧、难过,抑或忐忑不安呢。

他想他会永远记得那一个下午。记得那片夕阳笼罩在他和小周的身上,仿佛是一种祝福。也许那片光本身即是小周身边的一部分,是因为小周的降临才来到汤贞身边。

《梁祝》在巴黎的第二场演出,汤贞身着英台成婚时的大红色喜服登上了前往马家的婚船。观众席里一片肃穆,汤贞分明辨认不出那一张张面孔,却又仿佛在其中看到了小周,那是个戴了帽子的年轻人。英台越是念着梁兄,他的面目便越清晰。

回到巴黎以后,汤贞恢复了往日繁忙的工作。也许是终于适应了巴黎的生活,汤贞很少再在《罗兰》片场往国内去电话了。空闲时他喜欢坐在片场椅里,仰着头,瞧天上掩藏在云后的太阳。

报纸上说:“汤贞在法国剧组已不再给梁丘云打任何电话。也许Mattias的解散就在眼前。”

祁禄问汤贞:“你和云哥的组合真的要解散了吗。”

汤贞坐在车里。《罗兰》剧组收工后,他就要前往新城影业法国分部,与方老板的团队就电影节的工作细节忙到深夜。等从新城影业出来了,月亮早已爬上了树梢。汤贞也不回去休息,而是让祁禄带他去巴黎另一家豪华酒店。汤贞说,他有工作要继续忙。气温下降了,汤贞穿的衣服也多,厚外套几乎能挡住半张脸。汤贞戴着墨镜坐在车里,抱着给“工作伙伴”精心打包好的餐盒。汤贞对祁禄说:“我们不会解散的。”

到了酒店楼下,汤贞上去了。他总试图让祁禄回去睡觉,可祁禄不放心,就在那座酒店大厅里等,他反正没有别的事做,所有的工作就是陪着汤贞。

祁禄在给云哥回复的短信里说,他也不知道汤贞以前在片场是给谁打的电话,应该是不同的人,毕竟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找他。云哥半夜也能很快地回短信:“你们还在方曦和那里?”

“不在,”即使只通过文字,祁禄也能感觉到云哥的焦虑,“我们不在方老板那里过夜,谈完工作就回去了。”

凌晨两三点钟,汤贞往往才从“工作伙伴”的住处出来。手里提着空了的餐盒,汤贞坐进车内,厚外套把他的身体包裹得紧紧的,一上车汤贞就蜷缩进座位开始打瞌睡。他是太累了。祁禄在夜路上开车,转头看见汤贞脸颊红红的,依靠在厚外套的帽子里,可能外套里热,而汤贞怕冷。

《梁祝》在法国总共演出三场。三场结束,剧组一行人也要回国了。践行宴上,林汉臣老爷子拉着汤贞和乔贺的手,同来自各国,齐聚巴黎的学者和评论家们最后一回谈论他们此次带来的作品。林汉臣说,英台对山伯的那份情,只有小汤懂了,这戏才算通透了,可三年前在中国内地首演的时候,小汤年纪小,怎么也演不出那一份感觉。“究竟什么是情啊,”林导看向汤贞,他叹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汤贞在笑。有法国评论家请汤贞帮忙翻译这句诗词,汤贞一愣,他一时也想不出怎样去解释。

倒是身边一位日本学者,有在中国游学的经历。他用法语对那位评论家念道: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而我却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经等了很久很久。

林汉臣年纪大了,要早回酒店。临上车前他对汤贞道:“你明天不用来送我,在巴黎好好生活,好好演戏。”

汤贞听着,把林爷送走了。

接着又是乔贺和副导演。副导演老高和汤贞拥抱了一下,他们约好,无论是《罗兰》在台湾首映,还是Mattias巡演开到台湾,都一定要再见面。

四周有许多记者在拍摄,乔贺只和汤贞点了点头,便算作两人的道别了。

祁禄趴在宴会厅的桌子上,快睡着了。酒阑客散,汤贞回来,弯腰把他推醒,汤贞让他先跟着一个助理哥哥回酒店休息,因为汤贞要去西楚的录音棚录音:“有另个助理哥哥送我,不用担心。”

已是深夜十一点钟,汤贞看着祁禄平安离开,才走下停车场,坐进了助理开的车子。他在车内小声给王宵行打电话,王宵行此刻正在德国慕尼黑演出,演出结束才会飞回巴黎,他和汤贞约定凌晨五点在录音棚见面。

汤贞右手拿着手机听电话,左手垂下去了,放进身边“助理”摊开的大一些的手掌心里,“助理”把汤贞的手揉捏着放在手心里把玩,慢慢又与他十指相扣。

汤贞只在人间生活了二十一年,对“人间无数”,他没什么概念。他只觉得每一天,每个不和小周在一起的分钟,确实都让他等了太久太久。

酒店房门关闭了,切断了现实世界的最后关联。玄关灯还没开,汤贞在昏暗里和小周接吻。小周还戴着那顶助理的棒球帽,小周安安静静在宴会厅里站了一整个夜晚,没有一刻休息,为防止被发现,他甚至连一口饭都没吃,乖得让人难过。汤贞几次想劝他回去,他也不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