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1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们多半只有夜里才能见面——短暂的假期过后,小周并没有像汤贞以为的那样回去中国,他留在了巴黎。

汤贞通常工作结束了才能过来找他。他们坐在一起吃夜宵,聊天,说些话,然后是短暂的亲热。因为汤贞隔天总有工作,夏日来临,衣裳单薄,所有都必须小心翼翼,不留痕迹。

有时他们会生出一种错觉,仿佛他们待的并不是巴黎的酒店,而是汤贞在北京那个藏着秘密的家。汤贞问小周白天一个人都做些什么,小周坐在床上,搂着汤贞,把他的头埋进汤贞的颈窝里。他喜欢这样闻汤贞的气味,嗅汤贞头发里的香味。小周回答:“睡觉。”

“除了睡觉呢?”汤贞问。

他以为小周会说,在巴黎街区逛一逛,看到了什么,买到了什么。

“等你。”小周想也不想。

汤贞不应该觉得惊讶。在北京的那几个月,每当汤贞在外奔波工作的时候,小周十有八九也是一个人待在家里,一等就是一整个白天,就为了等汤贞回家。

可能是为了弥补小周,让小周能四处走走,可能是汤贞也总忍不住想见他,小周拿到了一张新城影业开出的正式工作证明。他的新名字叫陈晟,是在法国长大的年轻华裔,因其父与汤贞是旧识,所以暂时跟在汤贞身边做助理。

《罗兰》的拍摄已近尾声。汤贞衣衫褴褛,在道具组制做的雪山里,蹲在水井边,手握一捧真正的雪到嘴边来吃。这条戏来来回回拍了几遍,汤贞嘴唇冰得发紫,手心也冻得通红。

等回到化妆间,他两个手腕都被小周攥住了,汤贞披了大衣,手像还捧了雪一样,小周皱着眉头看他,小周可能不理解为什么人拍戏要受这样折磨,他低下头,把他的吻,他年轻的呼吸,痒又热烫,都埋进汤贞半握的手心里。

他们几乎不做什么太逾矩的事,只是偶尔握一握彼此的手,好像内心里就不会再失落,不会再烦恼。时尚杂志邀请汤贞拍摄他们的慈善短片,一拍就拍了个通宵。导演精益求精,与新城影业的团队不断拉锯,又和灯光师争执不休,导演坚持认为,明星不需要那么多的光,他们有时候需要黑暗,好把缺点和秘密从公众面前严严实实地遮挡掉。

小周再怎么年轻,也对汤贞这种连轴转的工作强度不太适应。他在化妆间打起了瞌睡。汤贞趁回来换衣服的工夫把小周头上的棒球帽摘掉,小周额头上起了细细密密一层汗,汤贞用手心帮他抹掉。正巧下一组明星的团队已经到了,许多人把化妆间挤满,汤贞拉过小周的手臂,支撑着把小周扶进自己的独立更衣室。

小周躺在软沙发里,这里面安静。汤贞展开自己的大衣盖在他身上,只是小周腿长,脚搭在沙发下面。

“你好好睡,等忙完了我就过来接你。”汤贞在小周耳边悄声道。小周睫毛抬了抬,他的手突然把汤贞的衣袖抓住了。

汤贞只在人间生活了二十一年,对“人间无数”,他没有什么概念,只在小周揪住他衣袖的这一刻,汤贞忽然觉得,过去所有曾令他魂牵梦萦的人事物都距离他非常遥远。

汤贞很少对小周讲述他的工作,可有时候,他的生活又只有工作这么多。

“我们去动物园拍纪录片。我在前面看动物,几十个工作人员扛着机器设备围在我身边看我,”汤贞自己想着想着笑了,“好像是有点奇怪。”

汤贞也会和小周聊起香城,聊起他的家乡。

“有时候街上一直有雾,但不下雨,”汤贞展开了床单披在自己身上,又罩到头顶,“所以我们就这样求雨……”

他说着话,整个人都躲进了白色床单里,连脸也罩在里面,汤贞的声音从床单里传出来:“是不是很像鬼?”

周子轲也不说话,就看他。汤贞在安静中,小声地哼唱起来了。那是一首古老的,歌词简单的祈雨歌。汤贞两只手伸在白床单外面,手腕转动,像雷公在敲打小小的手鼓。汤贞又把手心摊开了,两只手在空中抚弄,仿佛在捋龙王爷爷的龙须,希望龙王打个喷嚏,好在人间降下大雨。

小周去搂汤贞腰的时候,汤贞还在唱着,龙王爷爷不生气。

周子轲把汤贞放倒在床单上,汤贞才住嘴了。

“小的时候……我和我妹经常一起这么唱,”汤贞的声音闷闷的,笑着,闷在白床单里面,“以前我们是披着被单唱的。”

“十多年没唱过了……”汤贞好像在出神,小声道,“可能有的地方唱错了。”

哥哥。

是汤玥稚嫩的童声。

汤玥把手指比在嘴边,叫汤贞不要继续唱了。“外面有人。”九岁的汤玥悄声道。

汤贞抱紧了膝盖,和汤玥一起藏身在绣了小梅花图案的被单里,仿佛这是一处安全的山洞,野兽正在外面踱步。汤贞侧耳去听,果真隐隐约约听到了脚步声。

“小周?”汤贞在寂静中问。

光线穿过了针织的缝隙,照进汤贞在白床单中睁开了的瞳仁里。汤贞是看不见小周的,一道屏障把他遮挡住,他的世界只剩一些透明的单薄的光晕,还有细小的灰尘,在光线中漫无目的地漂浮。

有股力量从床单外面,把汤贞抱得愈加紧了。

汤贞一动不动的,那层布顺着汤贞的头发垂下去,像古时候新娘头上的盖头。有温柔的吻隔着它,印到了汤贞的头发,脸上,嘴唇上……仿佛能将过去所有的恐惧都软化。

“小周……”汤贞哽咽道。

小周把盖头掀起来了,他看到汤贞湿红的眼眶。

方曦和近来明显感觉到汤贞的心不在焉。

无论是在公司谈论工作的时候,或是眼下这种应酬场合。

一位旅法画家向汤贞介绍了一幅油画,画的是中国古代传说,《白鹿衔芝》。汤贞脸上没有笑容,只怔怔望着那画上的白鹿,还是方曦和问了他一句,他才回过神,并对那位画家笑了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