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1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郭姐,”梁丘云睁大眼睛看她,“阿贞今晚几点到机场?”

郭小莉早已挂断了电话。这会儿瞧梁丘云一头的汗,她拿纸巾给他擦汗。七月份,大热天的,梁丘云在郭小莉的帮忙下小心翼翼将身上的名贵西装脱了下来。郭小莉给他整理好西装外套,拿在手里:“阿贞今晚十点多才到,我和小顾小齐他们,还有温心一起去接他。你晚上和丁导不是还有应酬?你就别去了。”

“应酬?”梁丘云一听,回头望会场里面,“我不知道——”

丁望中导演站在台上,身边围上来一群刚才没怎么见过的工作人员,也不知是从哪扇门进入会场的。梁丘云伸脖子朝里看,郭小莉赶忙帮他把西装穿回去。

丁望中被一群看似保镖的人给围住了,他手中捏着一张请柬,见梁丘云回来了,丁望中疑惑问他:“是谁给我们投的最后一笔钱?”

梁丘云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方曦和。”

丁望中也记得,是方曦和没错。那天成队的北京烤鸭餐车突然送到了《狼烟》片场,丁望中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可这张请柬上写着:作为《狼烟》的投资人,我诚挚地邀请丁先生、梁先生今晚来不夜天做客。

“你上次回来,行程那么赶,和我们连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温心皱着眉头控诉道。

车内都是笑声,汤贞穿着件薄外套,把温心搂在身边。“有什么话想说的,说吧。”他看她。温心在他眼里扁了扁嘴,一时反倒说不出什么了。

祁禄坐在汤贞身边,打开手中行李,把从巴黎带回来的礼物分发到每个人手里。

小顾坐在副驾驶上,接过了礼物,颇感慨地一直回头看。小顾说:“小祁跟着汤贞老师在巴黎住了三个多月,真是时髦了不少!”

小齐则看了一眼小顾手里的礼物,笑道:“汤贞老师回来就回来了,又带什么礼物。”

“小顾,”汤贞在后面说,“听说你老妈妈生病了,怎么样了?你不用回去照顾吗。”

小顾一听这个,愣了愣,嘴角扯出一抹笑来:“您……您怎么还知道这个啊?”

“郭姐告诉我的。”汤贞轻声说。

“没、没什么事,”就听小顾急忙说,“不用我回老家看,我负责赚钱就行,有我哥照看她呢。”

郭小莉从上车就一直在旁边坐着,这时她眼中含泪,靠过去和汤贞拥抱。汤贞的脸贴着她的脖子。“在北京都还好吧,郭姐。”汤贞拍了拍她的背。

“都好,都好,”郭小莉说,吸着鼻子笑道,“就等着你回来了。”

七月初的北京,是夜也温暖。汤贞喝着郭小莉递给他的温水,听温心讲这几个月来发生在公司的趣事。车驶入北京城,远远的,汤贞瞧见了那两座高塔,隐没在城市天际线里。

“上次开会,温心这丫头当众说要把阿贞的平面广告推上嘉兰天地,”郭小莉吃下一口汤贞带回来的巧克力,“惹得一块儿开会的广告公司那几个人回去一直笑话咱们团队。”

汤贞听到了,回过头来。温心着急解释:“我就是这么一说……”

嘉兰天地塔伫立在这座寸土寸金的都市心脏,宛如一座看不到顶峰的山,脚下是蛛网血管般细密的城市干道。汤贞瞥向车窗外,嘉兰天地广场越来越近了。他们的车停在繁华商业区十字路口,红灯正亮。

“我是真的觉得很可惜,”温心仰着脸望向窗外,霓虹灯彩映在她天真的面孔上,“这么好的地段,这么大的人流量……为什么只肯挂一张叫人看不懂的画?”

嘉兰天地东塔上方,一张似乎是由色块拼接而成的大幅画作被四周的灯光烘托着,如同悬浮在都市上空。“不懂了吧,”小齐在前头开着车,插话道,“人家那是现代主义艺术品,报纸上写了,真品是一个什么荷兰大师画的,价值四亿!”

“多少?”温心和郭小莉同时回过头。

小齐平日里爱看报纸,见多识广,颇得意:“人民币四个亿!真品就在人周世友家楼上挂着!”

绿灯这时候亮了,车往前走。汤贞依旧望着窗外,那座冰冷的建筑,与他擦肩而过。

手机仍在震动,汤贞回过神来。刚落地时他给小周发去了条信息,因事先说好了不能接电话,小周便要汤贞把震动一直开着。

“对了,郭姐,”汤贞把还震个没完的手机往口袋里藏得更深一些,他手心都被震得发热了,“天天最近忙什么呢你知道吗?”

郭小莉刚刚还笑着。“不知道。”她说。

汤贞纳闷了:“我回来前给他打了几个电话,他一直没接。”

“我不太清楚。”郭小莉道。

汤贞皱了皱眉:“我问了云哥,云哥说也没见他。”

梁丘云想起,骆天天不止一次地告诉他,说他现在有个男朋友了。有钱,又有势,对骆天天也好。“他叫甘清。”骆天天声音麻木,却在脸上做出一副骄傲自得且心满意足的神态,那神态令梁丘云不止一次地想起骆天天小时候,总喜欢自比为天鹅。“他对我,”骆天天盯着梁丘云的脸,“比你强多了。”

“我不喜欢你了,”骆天天自言自语似的,不住呢喃,“对你也没兴趣。你有什么啊梁丘云……你有钱吗,你有名吗?”

“我知道你惦记我哥,”骆天天还说,“我哥他人好,他对谁都好。我人不好,梁丘云,我只对你好过。我以后不会再对你好了,我有男朋友了……我再也不对你好了……”

不夜天的工作人员推着餐车,把那一盘盘八珍玉食宫廷菜肴端上桌。梁丘云身着西装,打着领带,面无表情坐在这华丽的宴席边,只听甘清对身边丁望中导演笑道:“确实是我投的款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