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1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答应你什么。”梁丘云冷冰冰道。

“明天他会空出时间,叫上剧组里其他人,还有丁导,咱们一块儿吃顿饭。”汤贞说。

丁望中导演今天本该也过来,可他在电话里吞吞吐吐,似乎身体很不舒服。汤贞安慰了他几句,便改约明天,毕竟方老板的酒局,不好再缺席。他劝丁导多休息。

“到时候咱们和他好好说说,”汤贞抬头告诉梁丘云,“方老板这个电影节,本来就要支持咱们的电影,像《狼烟》,丁导和你费了那么大的功夫,花了那么多钱,最后的成品也这么好,他怎么都应该给机会。”

“都这个时候了,”梁丘云突然很不耐烦,“他影展什么都定好了,肯定来不及了,不用再——”

“你不能这么想,”汤贞打断他,“事在人为啊。”

停车场里光线黯淡。梁丘云低下头了,他突然开始深呼吸,这是一种无助的呼吸,在夜里仔细听,其中的颤抖正被拼命压抑着。

梁丘云呼出一口气来。“阿贞……哥、哥会想办法。”

汤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哥不会辜负你。”梁丘云说。

他总是这样说。每次汤贞帮他做了些什么,他都要说一些“不辜负你”之类的话。“咱们是兄弟,”汤贞笑了,他伸手在梁丘云背上拍了拍,像一种安抚,“不用说什么辜负不辜负的。”

汤贞去了法国三个月,除了中间偶尔回国录制《罗马在线》,多数时间与梁丘云见不到面。组合成军五年,他们之间确实不如过去那般亲密了。两个人一同走回酒店,站在中庭说话,正巧小齐从外面进来了。一见汤贞和梁丘云,小齐先喊了声“云哥”,接着对汤贞说,他刚才出去挪了一下车位。“有一群人来这儿开会,说是万邦娱乐集团的,”小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交给汤贞,“一位钟秘书认出咱们的车,让我把这个转交,说他们陈总一直想和您见个面,吃个饭什么的。”

“嗯。”汤贞点了点头,空着两只手也不接。他回头看了梁丘云:“云哥,你这几天见天天了吗。”

“没有。”梁丘云说。

第二日的午餐,汤贞照例是陪几位代言商的高层吃饭,地点选在尤师傅的餐厅,梁丘云也在。席上,萨芙珠宝的薛太太一直拉着汤贞问长问短,问法国是什么样子:“我们老薛,当年还说带我去巴黎度蜜月,结婚这么多年了,一次都没去过!”

汤贞笑道,法国也就是那个样子,说巴黎浪漫,也是因为相爱的人在一起才浪漫。

梁丘云仍是不太说话,反正在这群代言商眼里,他一向等同于不存在。他看着汤贞被这个薛太太那个张太太李太太的拉着一起合影,又是给这个老板的孩子那位总监的亲戚签名。只有在汤贞被灌酒的时候,梁丘云才站起来,说几句话,帮汤贞分担一些。

酒席过后,梁丘云拿醒酒药给汤贞吃。今晚就要见方曦和了,他希望汤贞尽可能地清醒。

汤贞抱着毯子坐在保姆车里,脸色酡红。下午还要见几家电视台的负责人,他想先小睡一会儿。“云哥,”汤贞说,“你给丁导打个电话吧,问问他好点了没有。”

“好,你睡吧。”梁丘云说,正巧这时他手机响了。

“是丁导吗?”汤贞问他。

梁丘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淡淡“嗯”了一声。见汤贞准备睡了,他下了车去,关上车门,他将手机拿到耳边。

“阿云啊——”魏萍在电话里火急火燎,苦苦哀求,“你来看看天天好不好,就当萍姐求你,你来看看他!”

护士们起初并没有意识到甘清与骆天天之间的关系,他们看起来像是很亲密的友人,因为甘清对骆天天很体贴,照顾得十分好。

白天魏萍总去病房探望——骆天天包裹在纱布里,伤口太多,连下巴上也是一道道的抓痕、割痕。“你想把你自己毁了?”魏萍这么问他。病人不吭声,只把眼睁着,魏萍只能隔着纱布小心翼翼抚摸他的脸。“幸好脸没太伤着,萍姐给你想办法,这么多护士小姐给你想办法,不会留疤的。”

而等到了夜里,陪在病人身边的就只有甘清先生了。

值班护士例行查房,凌晨五点钟推门进去。甘清听见了身后开门的动静,他回过头,只一眼,就把那可怜的护士吓跑了。

主治医生和护士长来找甘先生沟通,那是第二天清晨了,他们看见甘先生穿了条沙滩裤,踩着双软拖,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喝咖啡。仿佛他不是来探病的,他是来度假的。

“伤口感染?”甘清一双眼睛在圆墨镜片后面笑,叫人看不懂他的想法,“不是有你们在吗。”

他究竟是真的关心爱护着骆天天,还是只想体验这种从未有过的新鲜感觉?骆天天醒了,他坐在床上,不哭也不闹,整个人失去了生机。他望着四周雪白的墙面,嘴唇还颤颤的。他仿佛又在经历那个噩梦时刻了。

甘清同样对那个瞬间难以忘怀,二十多个小时过去了,回味依旧是无穷的:骆天天匍匐在地上,整个人的自尊彻底崩塌,骆天天哭喊着,发疯一样地撕叫,可梁丘云头也不回地走了,甘清瞧着天天绝望扭曲的面孔,那是在汤贞脸上永远不会出现的一种丑态。他听到骆天天喉咙里挤压出的嘶哑无意义的悲声——如同外壳正在飞速剥落,朽坏了的灵魂,永远失去它的遮拦了。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骆天天时,这个娇声娇气,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男孩,忐忑不安离开了经纪人,独自走进甘清的房间。

之后种种惊喜和意外,实在是太多了。

“宝贝儿,”甘清把骆天天搂过来抱着,仿佛真的把天天当作一个小宝贝了,“等我把你捧红,捧得比汤贞还红。”

骆天天在他怀抱里,眼珠子一动不动的。

甘清握了天天的手,大拇指一遍遍摩挲那手腕上厚厚的绷带,仿佛在怀念那一汪汹涌的血泊,他不禁感慨:“汤贞有什么好看的,”他捏过天天的下巴,笑道,“天天好看多了!”

丁望中面色灰白,一整晚的饭局上,他眼神都躲躲闪闪,既不敢直视汤贞,也不敢抬头看方老板。幸好方曦和对他也不感兴趣。“你们都这时候了,”方曦和道,“出了问题自己不知道想办法,就叫小汤替你们跑前跑后。”

丁望中悄悄看了一眼身边的梁丘云,发现梁丘云脸色阴沉,头低着,手攥成了拳头,搁在桌子底下膝盖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