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1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还在跟方曦和商量怎么把《狼烟》加塞进影展里。方曦和倒是很体贴汤贞,新端上来一盅汤,服务员先给方老板盛了一碗,方老板却叫汤贞第一个尝。“也润润你那嗓子吧。”方曦和说。

汤贞说话说得嗓子都哑了,他是太着急了。

方曦和一点也不关心《狼烟》的后续宣传和档期,他也许只是喜欢听汤贞对他说尽好话,说那些根本不可能实施的计划。丁望中无端想起今天吃这顿饭前,梁丘云告诉他,方曦和喜欢临阵搞小动作。“他签走了阿贞,也不会给我留一条活路,”梁丘云这么说,“想进他的电影节,完全是痴人说梦。”

出道五年,梁丘云的人生履历上写满了一部部失败的项目、作品。拜方曦和所赐,梁丘云早已是圈内弃子了。

可能只有汤贞还不放弃,追着方老板想拿到那个机会。

饭都吃完了,方曦和还没下定决心要不要帮《狼烟》这个忙,他是铁了心要把花出去的钱丢进水里,把梁丘云砸进河底。

但汤贞的嗓子润完了又哑,润完了又哑。

方曦和穿上秘书拿给他的外套:“行了小汤,回去再说。”

方老板要汤贞今晚跟他回望仙楼。

丁望中与汤贞道别时吞吞吐吐,从昨晚到现在,他是有很多话,很多担忧想对汤贞说的,可又不知如何开口。归根结底,汤贞已经在北京生活了七八年,而丁望中只是香江来客。

反而是汤贞先安慰他。“我知道丁导你这一年独自在这里很辛苦,”汤贞轻声对丁望中讲,“你相信我,我会尽力争取。”

汤贞又对丁望中笑了一下,他坐进了方曦和的车里。

夜深了,《狼烟》剧组的人纷纷离开,只有梁丘云一个人还独自站在酒店门口。他往街道上看,看来来去去的车流,似乎每辆车里都有方曦和的影子,都有阿贞。

阿贞隔着车窗朝他望过来,阿贞很不快乐。可阿贞又笑着说:云哥,我会努力。

梁丘云忍不住一阵深呼吸。

努力,努力……他们来到这里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有人在身后问道:“是梁丘云先生吗?”

梁丘云根本没留意背后有人,他下意识回头。

就在他身后不远处,街边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黑色奔驰轿车。一个剃光了头发的年轻男人身穿着皮夹克站在车门外,一条眉毛断的。

梁丘云一眼认出他来。

就听身边人微笑道:“你好,我是陈总的秘书,我姓钟。”

汤贞在望仙楼过了一夜,倒也没别的事,就是望仙楼里诸位朋友许久不见,都想见他。方老板也客气,说小汤今天话说多了,嗓子累着了,你们别叫他再说了。也许方老板是真的不想再听到“狼烟”两个字了。隔天一早,楼底下热热闹闹的,是新城发展请来的会计师团队,过来做账的。汤贞刚刚在自己房间洗漱完毕,就接到内线电话,方老板叫他到楼下去:“小汤,过来煮个面条给大家尝尝。”

当红综艺节目《汤汤美食厨房》在两岸三地播了两年多,汤贞无论去到哪里,见哪些达官显贵,都有人想尝尝他的手艺。汤贞下楼之后,才发现工作人员竟把半个厨房都搭好了,就搭在方老板的会客厅里,弄得像个摄影棚似的。

汤贞忙活了四十多分钟,客人们坐在方老板身边喝茶聊天,看着汤贞亲手给西红柿去皮切块,傅春生在旁帮他手打鸡蛋。汤贞炒了西红柿汆儿,煮好了面,正应了七月暑热天,望仙楼的厨子们也备好了蒜,给大家尝尝老北京的味道。

几位审计师也被请进来了,一听说是汤贞亲手做的面,几个人都表示很荣幸。一位审计师叫身后秘书,让他把一个叫黄健雄的小会计叫过来。“我们所有个小黄,”他接过了面碗,对傅春生和汤贞笑道,“特别懂这个吃面!”

不一会儿那位小黄来了,大夏天,他穿着西装,一头是汗。他坐在角落沙发凳上,看起来性子闷,很低调。工作人员端给他的一碗面,他接过来,拿了筷子上来就吃,嘴巴抿了抿,尝过了嘴里滋味儿,他便低头飞快吃了起来。

汤贞做了这么一锅汆儿,自己并不吃。他坐在客人们中间,笑着陪他们说话,时不时还亲手剥几个蒜瓣给他们。

那姓黄的小会计一声不吭,竟把一整碗面都吃光了。他深呼吸着抬起头,露出一张没什么辨识度的阔脸。“怎么着,再来一碗?”旁边人笑着问。

小黄也笑,他嘴边还有西红柿汁水,看见汤贞也在看他,他忙点了点头。

方老板说,以前还有机会吃小汤亲手做的小汤席。

“现在忙了,”方老板在众人面前活像汤贞一位老长辈,感慨道,“再想吃,就都是他家附近那个尤师傅做了。”

汤贞听着。

这一天,他推掉了公司所有安排,一直在望仙楼待到了傍晚。从拟定菜单,到采买、备菜、下厨,都是汤贞亲手来做,整个望仙楼的厨师班子端着高汤来给他打下手。到了夜里,方老板坐上座,汤贞每端上一道菜来,还给席上人讲讲做法,方老板抬起头来,在灯光下观察汤贞在厨房熏得沁出汗珠的脸。

“我确实挺羡慕他的,让你这么真心相待。”饭毕,方老板在办公室和电影节几位负责人谈过了事情,他抬起眼来,对独自站在他面前的汤贞说。

汤贞在席上喝了不少酒,脸颊一片红晕。

“明天几点飞巴黎?”方曦和问。

汤贞说,早上九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