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2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手机一直在嗡嗡震动,汤贞在玄关台阶上坐下了,使劲儿想往脚上穿旧鞋子。他擦掉眼里的模糊,屏住呼吸把手机接起来。

郭小莉急切地问:“阿贞啊,大家都来公司了,你回家洗完澡了吗——”

汤贞咽了咽喉咙,鞋穿好了一半,鞋带还散在地上。汤贞让酒精弄得更头痛欲裂。“还没有……”他心虚道。

“还没有啊?”郭小莉声音也放轻了。可能是听着汤贞声音里似有哭腔,郭小莉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也没怎么听过汤贞哭,还是问:“阿贞,你现在在干什么啊?”

汤贞噤声了。

郭小莉等待了一阵子,通过电波讯号,连汤贞的呼吸声也听不到了。“阿贞,”她耐心道,“今天你辛苦了,都是郭姐的错,郭姐连累你——”

汤贞一开始还安静的,是喘上气来了才说:“不,不郭姐……”

“你这次能回国,”郭小莉声音更加柔软,“能顶着方老板的压力,为了歌迷,为了公司,这么着急地赶回来……”郭小莉也有些激动了,“郭姐真的很欣慰,也很感激你。”

汤贞低下头,肩膀越发震颤了。

周子轲坐进驾驶座,用力摔上了车门。他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心脏被挤压得厉害。

他很少有这种感觉。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为什么有的时候周子轲越是认真,他就越是会被忽略。周子轲不习惯做那种事:像个乞丐,愤怒地索求他人的重视或偏爱。因为他发现就算求了,得到的也有可能只是欺骗。

他是要脸面的。他希望得到自然而然的爱,得到温柔妥帖的关怀。他每天都在等汤贞的电话,只要打过来了,他就能忽略很多事。仿佛他就是唯一特别的那个。他不喜欢像天平上的砝码,被迫与其他那么多人事物不停地比较,然后发现他不仅并不唯一,他甚至不怎么够分量。

他也许以为经历了巴黎的大半个月,他们的关系便从此不再一样了。周子轲猜不到汤贞的想法,他只知道对于他,心里的感觉每天都在变化。周子轲不清楚明天会发生什么,也不清楚和汤贞会有什么样的以后,他不想,他走一步便是一步了。

可汤贞,汤贞也在和他同个步调,一同面对新的一天吗。

无论曾发生过什么,只要回到了北京,周子轲就发现身边那个握着他手的汤贞消失了。汤贞站回到那个遥远的原点上,仿佛一切都只是周子轲自顾自的无用功。

公司,组合,工作,“云哥”……周子轲不用问,也知道汤贞多半又被这些事绊住了。仿佛日升月落,自然规律,周子轲很难去扭转。从四点等到十二点,似乎就是很漫长的等待了。可周子轲这会儿坐在驾驶座里,透过车前玻璃向外看,他想起他曾经在这里等过更久,那还是个冬天。

如果再往更早几年算起,周子轲甚至有整个冬天都在等待的经历。最后什么都没有等到,他倒开始习惯在车里过夜。他记得他做过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太阳彻底远离了地球。四处是浮冰,是被雪覆盖的山群。周子轲往山上走,山也只有空荡荡的树木可依傍了,周子轲在雪地里挖出腐朽的落叶,捧在手里,他忽然意识到冬天也许永不会结束。

门从外面打开。汤贞在玄关台阶上抬起头,他湿漉漉的眼里映着周子轲的倒影。周子轲仍是没什么表情,他看着汤贞,好像万分疲惫,无处可去。

凌晨五点多钟,汤贞坐在亚星娱乐会议室外的走廊上发怔。他脚上穿了一双灰色麂皮小码鞋,鞋底轻轻搭在地面。音乐节碰头会已经结束了,公司员工们大多回去继续加班,或是赶往码头,只有汤贞还等在这里。

这次音乐节的服装顾问匆匆过来,怀里抱了一件超大码的蓝色冲锋衣,交给汤贞。“汤贞老师,”她一眼留意到汤贞脚上的鞋,很是诧异,“这是在巴黎买的?”

汤贞嘴角拉起来,想笑又不太敢,赶紧把那套冲锋衣抱到怀里:“我也不太清楚。”

“我就找到一件这么大号的,”那个服装顾问把手按在冲锋衣外包装上,对汤贞道,“叫那个法国助理穿这个就可以,不用另开证明了,都是公司自己人,直接上船就行,哦对了,”她说着,又拿出一只黑色袋子,“这个是装练习生帽子的,你拿着提着它吧。”

汤贞坐在保姆车里,抱着膝盖上的冲锋衣,还有些精神恍惚。他是真的喝醉了,从飞机落地到现在,十几个小时过去,北京的一切仍令汤贞措手不及,一闭上眼睛,便感觉头皮下一阵阵地抽痛。

小周沉默地离开了家,他也许终于受够了汤贞,受够了这一次次无法实现的承诺。他打算走了,小周的性格本来就不像能忍受。可他又出现了。他并不像是原谅汤贞,只是走回来,回到这个家里。回家以后的小周神情平淡,仿佛没有任何不快的事发生过。可他沉默地坐在沙发上,沉默地听着汤贞道歉,得知汤贞第二天又要去音乐节,小周也没什么特别反应。这一切都令汤贞越发不安。

汤贞打开家门,提着手中藏在黑色袋子里的冲锋衣。汤贞走进卧室,看到小周已经在床上睡了,像一只主人不在家时,自行其是的大动物。

汤贞能做什么呢。他要怎么做,才能让小周快乐起来?

汤贞是个没有自我的人,他能够始终满足于几个月前那一丁点的幸福,小周不能。小周有他的自我,有正常人的需求。汤贞一次不能满足,两次、三次……次数多了,小周迟早也要厌倦了。

就算现在还没有彻底失望,小周也许下一次就会了。汤贞把袋子里的蓝色冲锋衣拿出来,小心翼翼放到了小周的枕头边。

也许下一次小周就会走了,不会再看汤贞一眼。

周子轲从汤贞开门时就听到了动静。汤贞站在他床前,像树的影子,悄悄看了他许久,周子轲才把眼睛睁开。

他掀开毯子,把汤贞拽到他身边来。

这像是一种习惯,是不知不觉培养出的条件反射。汤贞在他怀抱里,被他像个枕头一样抱着。可比起枕头,周子轲明显更喜欢抱着汤贞睡觉。

在昨天以前,这明明还是梦一样的事情。

汤贞的脸贴着周子轲的脖子,软的脸蛋抵着硬的喉结。“小周?”汤贞叫他。

“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