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2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闭目养神,随口应了一声。

“你想和我一起去音乐节吗?”汤贞试探着问他。

周子轲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汤贞从衣帽间里进进出出,把两个人的换洗内衣和睡衣都收拾进皮箱里。汤贞说,音乐节上人多,最好提前一点出发。周子轲坐在沙发扶手上,汤贞从他身后拿药箱的时候,周子轲伸手一把把汤贞搂过来,搂到怀里抱着。

汤贞低头瞧着小周的发顶,小周睡觉时出汗了。汤贞把手放到小周肩膀上。

从昨天凌晨四点多钟在巴黎起飞,到现在,二十四个小时过去了,汤贞终于能和小周两个人静静地待在一块儿。不需要手机讯号,更不用远隔重洋。

小周把汤贞搂抱得更紧了。周子轲抬起头,脸上也不再是那种淡漠的故作平静的神情了,他看着汤贞,汤贞也望着他。汤贞眼眶还是红的。汤贞听话地垂下脖子,低头亲吻周子轲的额头,然后是唇。

“汤贞。”小周说。

“嗯?”汤贞闭着眼睛和小周亲吻。

“你喜欢我吗。”只听小周冷不丁这么问。

“喜欢。”汤贞湿的嘴唇蹭着小周的,悄声说。

周子轲在这样的吻里近近注视汤贞红了的脸。

“你喜欢得还不够。”周子轲告诉他。

汤贞喜欢周子轲喜欢得还不够,还不足以让汤贞放弃他周围的一切——那是汤贞自小到大所生存的世界,是周子轲,是初生的爱情很难去撼动的。

时间越来越少了。周子轲又吻了汤贞一阵儿,感觉汤贞的身体突然往后倒,整个人像失了根据,腿是软的,幸好周子轲抱住他。

你怎么了。周子轲皱眉说。

汤贞眼皮动了动,使劲儿睁开。

汤贞这段时间在巴黎蛮辛苦,请下回国的假,连在飞机上都在做新城影业安排的工作。汤贞总觉得,落了地,他就能和小周在一起了。可事实上又是赞助商的酒局,又是公司的碰头会。小周离开的时候,汤贞只觉得一切都像不再有意义。“我可能腿抽筋了……”汤贞坐在小周腿上,手也放在小周的手心里,低下头这么说。

汤贞在去码头的路上一直在输液。跟车的媒体记者一路打听,听说又是过劳,晕倒了。汤贞这一年工作格外紧张,他也有段时间没在国内活动上公开露面了。这天早晨,他脸色并不怎么好,但轻轻松松从码头下了车来,并不像是病了,他眼睛里嘴角上始终有笑容,像以前一样,是让粉丝看到了便觉得幸福、快乐的。

一台保养再如何良好抗压力再强的机器,长时间高速运转下来,难免也有卡壳的时候。“汤汤,你生病了吗?”从凌晨三点就在码头外排起长队的歌迷们纷纷在红毯旁抓住了汤贞伸过来的手。汤贞的手是软的,所有握到过的歌迷都这样说。汤贞问她们:“几点过来的?”

“我们没有门票,我们就是过来看你一眼!!”女孩儿们这样说。

汤贞听到了,对她们笑了笑,又点了点头。他在尽量满足所有人,握手,给伸过来的照片、海报签名。保镖们保护着他,拦住了所有热情的冲撞。

队伍中有那么几个歌迷,叫汤贞印象很深。有一个女孩,个头高,瘦削,戴一顶酷酷的帽子。汤贞一走过来她就把自己帽子摘下来了,只见她剃光了所有的头发,还在头皮上纹了一个大大的“贞”字,她冲汤贞笑嘻嘻的。

还有一个歌迷,个头很小。她扎两条马尾辫,胸前挂着一只大相机。她满头是汗:“汤汤!汤汤!”她一脸的无助,很是彷徨,“汤汤你在哪里?”

她实在是太小了,都不像上了初中,在人堆里被推搡着,仿佛随时就要被淹没了。汤贞看到她,便让她过来。“你跟谁一起来的?”汤贞扶住她的肩膀,抬头朝她来的方向看了看。谁知那小姑娘一到汤贞面前,立刻从怀中抱出少说也有几十张照片,兴奋叫道:“汤汤给我签名好不好!!”

汤贞苦笑了。“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汤贞弯下腰,从她手中拾起一张照片,汤贞拿着笔,手背上还有刚输液完的胶布。“我只签一张好不好?”汤贞轻声同她商量。

那小姑娘抬着头,近距离对上了汤贞的双眼。他们之间大概只相距十公分,她甚至能闻到汤贞身上一点香水气味,她圆圆的眼睛睁大了,就盯着汤贞的脸。“好……”她像被蛊惑了一样说。

有年纪小的歌迷,也有年长的歌迷。“我已经是老阿姨了,”有位姓汪的歌迷妈妈牵着自己孩子的手,被汤贞在人群中认了出来。她告诉记者,从阿贞还是练习生的时候她就在支持他了:“一步步看着阿贞练习、出道,七年啦!看着他长大,我感觉很幸福!”

汤贞并不是亚星娱乐里年纪最大的艺人,也远不是资历最高的,可当人们提起“亚星”,第一个想起的永远是他。

周子轲身穿一套蓝色冲锋衣走在人群中。他衣襟上绣有“亚星娱乐”星球状的标志,把帽檐压得低低的。

“现在亚星缺了谁都行,能缺毛成瑞,缺不了汤贞,”走在周子轲前面的杂志专栏作家对身边的主编感慨,“你看这个邮轮,没有汤贞他们哪有钱办这么大活动。”

周子轲并不喜欢人多的场合,但他也会想起,这就是汤贞心心念念的那个“家”。

只要汤贞在,亚星娱乐就不会出事,遇上什么难关都会化险为夷。周子轲听见几个年轻记者在八卦汤贞回来之前亚星所面临的困局,仿佛汤贞不是个人,不是会哭会笑会冷会饿会唠叨的那个汤贞,而是个救世主。汤贞带回来的一切就像是大气层,保护着亚星娱乐这颗不堪一击的星球,并无所不能。

艺人们聚集在邮轮停机坪上合影留念。周子轲站在人群角落里,在阴影中,在帽檐下望向船头上的汤贞。汤贞和许多前辈恭恭敬敬地合影,又半蹲下,专门与公司年纪小的练习生们一起拍照。骆天天长袖长裤,衣着奇怪,把汤贞粘着抱着;梁丘云心情不错,搂过汤贞的肩膀,和汤贞一起教训乱跑的孩子,又一起接受采访。那么多人围在汤贞身边,周子轲站在这个世界以外,看到汤贞脸上的快乐和满足,突然之间,周子轲回想起昨夜汤贞在他面前的困窘。

这确实是他的家。

汤贞在船上自己住一间套房,不与任何人同住。平日里他算得上很没有架子的,什么都肯与人分享。唯有这个怪癖,他一直坚持。

船头合影结束后,汤贞作为艺人代表与船长共同主持了这次旅行的安全说明会,接着他又参加了公司内部领队之间的流程会,新城影业的团队派人来交涉,毕竟电影节的工作也需要汤贞参与,方老板三令五申,谁也不敢耽误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