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2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在套房门口与众人分别,一进套房的门,他就看到那个穿一身蓝色的年轻男孩,就站在他面前。

小周。汤贞心里想叫他的名字,嘴上又不敢开口。汤贞依靠在小周身上,闭上眼睛抱了他好一会儿。像这样的拥抱、身体接触,似乎远比清早保姆车里的临时输液更加有效。

门外还有新城影业的人和亚星领队争执的声音:“……汤贞老师今晚加班也加不着你们的班,六点钟你们的活动必须要结束……”

“您别……那要不这样,我把赛后安排的媒体朋友叫过来,您亲自跟他们说……那到时候我只能说,新城影业几位非占着汤贞老师的时间不让采——”

周子轲里面穿一件白色背心,那背心的材质有点紧了,把他胸膛腰线的轮廓勾勒着,背心外面是那件蓝色冲锋外套,拉链敞开了,穿在小周身上,根本看不出是工作服装。

汤贞在小周身上抬起头,看着他。周子轲也低下头了,他似乎在观察汤贞眼里的情绪,可能是也听到了门外那些人的争执,周子轲低了低头,摸着汤贞的脸亲了他脸蛋一下。

汤贞好像有些困惑了,他还仰着头。周子轲又看了他一眼,周子轲攥过了汤贞的手,握在手心里。

与外面那些普普通通的孩子们不同,对周子轲来说,邮轮旅行没有任何值得新奇之处,也并不会让他兴奋。

“你要继续出去工作?”周子轲坐在床边,看着汤贞把卧室门紧关上了。这一重重的门,可能才能保证两人之间的秘密,保证周子轲的存在不被外面汤贞那成百上千的“家人”发现。

汤贞坐到了周子轲身边,看着他点点头。

汤贞身上也穿着件外套,浅灰绿色的刺绣夹克,是Mattias代言的国际时尚品牌提供的音乐节服装。那夹克左侧胸口绣了一架环绕星球的小飞船,还有鲜明的Zhen字。

梁丘云的则是Yun。

若在这天以前,他们两个人这么坐在一起,周子轲十有八九想抱着汤贞说话。他会因为各种不值一提的小事:不想吃东西了,不想现在起床,心情一直不好……要汤贞安慰他。

可现在,小周只是这么坐着,很安静,坐在汤贞身边。

仿佛他知道汤贞接下来马上就要去工作了,他改变不了什么,也不想开口说话。

汤贞轻声道:“小周。”

周子轲转过头,看向了汤贞。汤贞的手尝试着握住周子轲的手臂,在周子轲的无意识中,汤贞凑过来,深吸一口气,吻上周子轲的嘴唇。

经历过了昨夜,周子轲那头脑里的热,多多少少开始降温了。周子轲不清楚这具体意味着什么。也许他天生不适合追逐别人。

汤贞嘴唇张开,他确实鼓起了勇气,可仍然只敢在周子轲的嘴唇嘴角上徘徊,他把自己软的嘴唇贴到了小周的嘴上,仿佛这就是吻了。汤贞起初还睁着眼睛,可能是怕闭上眼吻错了方向,汤贞抬着眼观察小周的反应。

小周并没有无动于衷太久。

周子轲有一种预感:在汤贞身上努力永远是没有用的。所有的用心都会白费。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汤贞实在不像个正常人。

“你不觉得疼吗?”周子轲搂着他问。

不疼。汤贞轻轻呢喃,梦呓似的,小周抱着他,像在巴黎时一样,汤贞一点也不想离开。

汤贞不像个正常人。他看上去总是那么顽强,那么刀枪不入,需要周子轲一次次地追逐,呼唤,他才会回头。可当周子轲离家而去的时候,他又会自己坐在玄关上流泪和哭泣。

当天下午三点,邮轮六层甲板的室内篮球馆里,汤贞换上了长袖的足球球衣,戴上了袖标,他作为红队队长,要在满体育馆的观众面前带领自己的队友与蓝队对抗。

蓝队队长是前辈邵鸣,中锋是梁丘云。邵鸣在赛前采访中公开对自己队伍里的王牌中锋喊话:“阿云!见了阿贞不许放水太多啊!”

在满堂的笑声和粉丝们放肆的尖叫声中,梁丘云皱着眉头朝汤贞笑:“怎么穿了个足球衣啊!”

汤贞脸上的表情就像他也是刚刚才注意到,明明是该上了岛参加足球赛时才穿的,让他现在就穿上了。

开场一声长哨,比赛便开始了。粉丝们开始了一刻不停的尖叫和欢呼。一个亚星娱乐的工作人员,个子很高,穿着蓝色冲锋衣,戴了顶棒球帽,双手放进口袋里。他沉默地站在最后一排的粉丝中间。

汤贞和对方拼抢,拼不过,也有人让他。篮球比赛,身体总免不了触碰在一起,看得出汤贞很小心,他害怕受伤,动作幅度都不大,可每当有人在他面前摔倒,他也会多管闲事去拉一把,然后被会被恶作剧的前辈或后辈一把拉到地板上。

一次两次的,观众们还起哄,还笑,慢慢的汤贞频繁摔倒,难免有人开始心疼了。总是梁丘云过来帮忙,他伸手把汤贞拉起来,揉着汤贞的头发低头搂着问汤贞有没有事。有一次也许是汤贞小腿不大舒服,汤贞看似活力十足,站不起来却是真的,梁丘云甚至弯下腰,抱着把他抱起来,然后放下让汤贞站直了。

那个子很高的工作人员没有再看下去,比赛到中途他就离开了赛场。

一年只有一次的亚星夏日篮球赛,今年,汤贞也坚持到了最后。他擦着汗,与队友们一同向粉丝致意、招手,是到进了更衣室里,他的笑容才逐渐褪下去了。

随同的医生用一条热毛巾包裹住汤贞的小腿,帮他快速按摩缓解肌肉痉挛的痛楚。“今年就别参加冲浪录影了,”医生这么劝他,“海里不比平地——”

“您去看过天天了吗?”汤贞抬头问那船医。

“哦,看过了。”船医略一犹豫。骆天天请假了,没有来参加球赛,今天除了早晨在合影时短暂露过一面之外,骆天天似乎就一直呆在自己房间里。“他说……他有点中暑。”

更衣室门在这时被推开了,媒体记者们扛着长枪短炮闯进来,争先恐后要在赛后第一个采访汤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