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2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医护人员优先被安排去照顾船上的歌迷们,所以小练习生们只得先自己忍耐着。郭小莉好说歹说拉了一个护士跟她下楼。汤贞站在楼梯口看她们,那一瞬间,汤贞想起了一个人,想起了一个不太开心的男孩儿。汤贞抬起头,朝上面甲板上仰望。

他好好待在房间里,应该没有事吧。

身后有人过来,在横摇着的甲板上一路小跑,气喘吁吁:“汤贞老师,媒体朋友们都到了——”

领队抓着那人问:“确定都来了?”

“我挨个门儿去劝的,当然都来了!”

“汤贞老师主动找媒体朋友聊天,谁还去拍海上风浪啊,闹风浪有什么好拍的?再说了这船要是出事,看报纸新闻的人最关心谁,还不就是汤贞老师?”

汤贞在媒体们中间坐下,他披着外套,双手握一杯暖哄哄的茶水。出道五年了,与记者聊天对汤贞早已是家常便饭,他是有名的脑筋聪明,反应快,什么刁钻的问题到他这里都能轻松化解,甚至神不知鬼不觉地绕过去。这会儿船还摇呢,也不知外面天气几何,汤贞一直笑,像是老朋友,与记者们轻声聊他最近的工作,聊起他在巴黎的生活。

一点也看不出他今天有多累。

记者们也凑近他身边,拍汤贞的近照,主动提问题。此前根本没有机会问的,现在一个个全抛出来。他们问他,去年在法国小镇摘得大奖后,心境上有多少变化,毕竟得奖时只有二十岁,别的年轻人二十岁时还在念书。

“好像没有太多变化,”汤贞想了想,“还是做公司安排的工作,拍戏,发专辑,每一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我涉世得早,”汤贞又说,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二十一岁了,也不算年轻了吧?在公司弟弟们都比我小,我是长辈了,在他们面前我可能更像三十一岁。”

茶水在茶杯里漾了一阵,慢慢的不再有涟漪。也许是汤贞说话的语气太轻了,声儿也太小,灯下面坐满了人,门外站满了人,那一张张面孔注视着汤贞,一个出声儿的都没有,只是听他说。不知不觉间,连窗外的海面也平静了,风声止歇,仿佛连海也在听汤贞说话,一时忘记了该干什么。

在门外的人群中,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孩。

他隐藏在与身边人无异的蓝色冲锋衣里,脸被帽檐遮掩着。他透过缝隙去看汤贞。

这船上船下,闹哄哄的是人,是恐慌的站不稳了的歌迷,是被淋湿了的船员和船医,还有焦头烂额的亚星员工。可在眼前这房间里,在汤贞身边,似乎有一层气场缓缓打开了:汤贞在保护他的“家”,所有的媒体记者都被安抚了下来。

周子轲知道汤贞有这个能力。汤贞可以随时随地安抚周子轲,平息周子轲心里所有的躁动和不快,他自然也可以这样去对别人。

不对,顺序反了。周子轲想。应该是汤贞早在经年累月中学会了这样的本领,然后才有了周子轲与他之间的一切。

他究竟是不是唯一的那个?他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那个吗?

汤贞送过了媒体,然后跟随领队上到歌迷们住的甲板层,去问候受惊了的歌迷。比起那些手足无措的领队,汤贞倒更像是稳定大局的人。有歌迷因为晕船而脱水,负责人都站在门外,只有助理跟着汤贞进了房间。周子轲听到了哭声,那哭声发闷,像是有人抱在汤贞身上哭泣。

这样也可以吗。周子轲难免想。随便谁都可以吗。

时不时有人火急火燎走过周子轲身边,手里或握着文件,或搬着箱子。他们视周子轲于无物,要不是偶尔有人撞在周子轲身上,周子轲也觉得自己像个幽灵似的。

他不属于这条船。

也不属于汤贞这个庞大的家庭。

他不能理解这些女孩儿的狂热,令人很难适应的尖叫声。不理解这些活动的意义:陪人吃饭,打表演赛,球也进不了,像样的动作也没有,女孩儿们在激动什么呢。

不理解亚星艺人为什么要那样穿戴——就连汤贞穿上那些有闪闪亮片略微透视的打歌服,周子轲也很是不喜欢。

他更不能理解的是他们这些人为什么无时无刻都要那样笑,眼睛眯成弯月,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一样咧开嘴笑。艺人们这样笑,亚星的员工们对歌迷也这样笑,仿佛他们并不是人,而只是“笑”的载体,“欢乐”的载体。

汤贞也很喜欢笑,只是他笑得好看,笑得情真,笑得让人觉得,他只有对我才是这样由衷,对别人多半都有苦衷。

周子轲此刻站在人群中,远远瞧着汤贞被追出门来的越来越多的歌迷们围住,汤贞应付着她们,却又仿佛不忍心拒绝她们的盛情。保镖们上来把汤贞保护着,可只要是任性者,多半就能从汤贞身上得到些别人得不到的。

夜更深了,汤贞走下了歌迷们住的甲板,领队告诉他,确实有几个小练习生受伤了:“郭姐可能还在下面照顾呢。”

汤贞走着走着,又在甲板上抬起头,向十层甲板上看了一会儿。

这条船已经在海面上平稳航行了一阵子了。汤贞又跟着领队往下走,来到练习生们住的楼层。有兴奋的小练习生在楼梯口看到他,转过身奔跑着对整层甲板的人呼唤:“汤贞老师来了!”

“汤贞老师来看我们了!”

闹哄哄一片童稚声中,不少在风浪里磕磕碰碰受了伤的孩子正被亚星娱乐的工作人员照顾着。有护士正在分发晕船药。周子轲靠近了那条走廊的入口,他看到在保镖们的保护下,汤贞还是被孩子们团团位置了。汤贞弯下腰,把一个也就十岁出头的男孩子抱起来。

汤贞手臂那么瘦,腰那么细,在周子轲看来,他抱起这么一个男孩应当是很吃力的。可汤贞的动作相当娴熟,他还伸手撩起小男孩的头发,露出了底下的伤疤。

“我在攀岩壁上摔的!”那小男孩骄傲道,显然对周围同辈们羡慕的眼光相当得意。

“不是不许你们攀岩吗?”汤贞问。

小男孩听出了汤贞语气里的严厉,他低下头,扁了扁嘴,要汤贞叹息着捏捏他的脸蛋,摸着头叫他去包扎伤口才能恢复。

汤贞放下了这个孩子,又有那个孩子紧接着抱住他的腿。也是奇怪,汤贞平时工作那么的忙,又三四个月都不在国内,他究竟是怎么记住这些孩子们的名字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