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2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那高个子的“工作人员”又压低了一下帽檐,他无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有这么多的人都需要汤贞,而汤贞要照顾每一个人,每一个“弟弟”。他究竟有多少“家人”?

从风浪开始到现在,汤贞都没有想起过上楼去看看,看看那个在房间里等待他的年轻男人是不是安全。

尽管周子轲在察觉地板不稳定的第一时间就跑下来看他了。

汤贞用船上内线与人通电话,也不知道是给谁打电话,没打通。在领队的陪伴下,汤贞最后又去了一趟医护中心。汤贞挨个病床和上面的病号说两句话,最后走到了角落的床位里。

“汤贞老师……”是肖扬。他在病床上睁着俩哭红的肿眼泡,委委屈屈地叫他。

“你怎么没有被子。”汤贞问。夜里气温冷,就算空调运作着,也该盖个被子保暖。汤贞伸手摸了肖扬的额头,倒是一时没摸出烫来。

汤贞低头拉下自己夹克外套的拉链,脱下外套来,先盖在肖扬身上。

“郭姐上楼……给我拿被子去了……”肖扬睁眼愣愣看着汤贞,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这件夹克上绣的Zhen字,“她还没回来,可能有事耽误了。”

领队在旁边说:“我去找找她,拿床被子来。”

肖扬缩在汤贞的外套里面,对汤贞抽噎道:“汤贞老师……郭姐说,公司每年都有音乐节……”他哭得直打嗝,“说我以后也这么晕,我就不能……”

“不会。”汤贞轻声打断了他。汤贞在床边坐下,低头看了看他,伸手摸了摸肖扬湿漉漉的脸蛋。他印象里这个小孩总笑。“其实我以前也晕船。”汤贞对他说。

肖扬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道:“真的吗??”

“真的,”汤贞看他这个表情,一下子笑了,话从汤贞嘴里说出来,总会让人相信,“长大了就不会晕船了。”

骆天天没想到会见到梁丘云。

“天天,”梁丘云语气放缓了,放柔了,“你在的话,把门打开。”

魏萍前一秒还在出言不逊,立时闭上了嘴。梁丘云还在外面催门,魏萍脸上表情瞬息万变。

“骆天天,你的云哥来了。”魏萍说。

骆天天也许是被那一巴掌抽懵了,他坐在床上,只听着梁丘云在外面的敲门声,他不言语。

魏萍继续说:“今天对你说的话,句句是萍姐肺腑之言。你年纪还小,不要做让自己后悔——”

“萍姐,”骆天天突然说,嘴唇有点抖,“你把他带走……”

“什么?”魏萍问。

方才还冥顽不灵的那个骆天天,似乎一刹那间恢复了本性。

骆天天用苍白细瘦的手指抓着被子,他坐不住了,他要躲藏进被子里。“你把他带走,我不想看见他……”骆天天说。

魏萍觉得奇怪。今儿早上还挺好的,在停机坪上,所有人一起照相。魏萍本以为骆天天会去找梁丘云,结果这孩子自始至终都在缠着汤贞不放。

“你不是一直想见他吗?”魏萍问。

“我不想……”天天的声音都颤起来,头蒙在被子里,“你带他走……”

魏萍刚把门锁打开,那门忽然就朝她推过来。梁丘云体格高大,手握住门板,毫不客气把门推展开,魏萍抬头望见梁丘云一双阴郁的黑眼珠,她下意识就往后退——见惯了梁丘云平日里老实巴交的样子,魏萍从未见过他的冷脸。

梁丘云手还握着门,低头留意到了眼前的魏萍,他脸上的表情当即柔和下来:“萍姐啊。”

他兴许以为开门的人是骆天天本人。

“阿、阿云你终于来看天天了……”梁丘云一笑,乌云当即散去了,魏萍也笑了,“天天他……他睡了……”

卧室的门虚掩着。

“那我等等他。”梁丘云对魏萍笑道。

骆天天蜷缩在被窝里。

他听到魏萍离开了。外面的门上了锁。紧接着是梁丘云的脚步声。

“吱呀”一声,卧室这扇小薄门被轻轻推开。

“天天。”梁丘云站在门边,隔着被子叫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