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2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骆天天在黑暗中屏住了呼吸,并不作声。

“天天?”梁丘云声音明明还在远处,人却近了,伸手将骆天天身上裹的棉被猛地掀起来。

骆天天猝不及防,人一哆嗦,好像是栖身的洞穴被挖开了的一只仓鼠。梁丘云捏住了他的手腕,卧室里没开灯,他们谁也看不清楚谁的脸。

“你干什么……你来这干什么……”

梁丘云低头瞧了瞧骆天天身上穿的长袖长裤,又看骆天天头发里捂的汗,那蜷曲的头发一缕一缕的。

“外面起风浪了,”梁丘云轻声道,他把骆天天的瑟缩和恐惧看在眼里,“我过来看看你。”

“干、干你屁事……”骆天天嘴唇颤抖,眼睛湿亮,轻声咒骂,“我……不关你的事。”

眼睛一旦适应了黑暗,梁丘云便把骆天天的脸瞧仔细了。

……

梁丘云一时间愣住。那两条腿上密密麻麻,爬满了细蛇似的,蜿蜿蜒蜒,布满骇人的黑红疤痕。梁丘云不知他到底是受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才像被岩浆浇灌,落得这样体无完肤。

骆天天嘴巴虚张着,还在惊叫,叫声逐渐变成了啜泣声,变成了喘息。

他已经和梁丘云再没有关系了。在那一晚,在梁丘云慌不择路,在甘清的笑声中逃也似的离开的时候,骆天天就再也不愿想这个人了。

他只想躲,只想躲得远远的。为什么甘清不在这儿。他不想和梁丘云单独共处一室。

“你放开……”骆天天拼命挣扎道,他两条胳膊曲折在身前,“你他妈放开我……”骆天天在他手掌里发出蚊叮似的哭叫声。

梁丘云一只手更捂紧了骆天天的嘴,梁丘云也喘着气:“不夜天的谁都行,我反而不行?”

骆天天听见这句话,两只眼里黯淡无光。

“甘清杀了你……”骆天天冷得发抖,“你放开我……我会让甘清杀了你……”骆天天歇斯底里地说。

谁知梁丘云毫不掩饰地在他耳边冷笑出声。

……

在医院里,分明是甘清彻夜照顾着骆天天,今早来码头,也是甘清亲自送他,嘱咐船长多照顾他,给他安排单独的房间。甘清说,他再也不会把骆天天送到不夜天里去了:“等你回来,我带你去我家。”

甘清说这句话的时候在笑,尽管骆天天看到他的笑就本能后怕,但他已经没有谁能够相信了。他满身是伤,等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抓得皮肤尽数溃烂,他根本不可能回到家,他也不想见任何人。

“你放开我……”骆天天绝望地呜咽着。

在这种时候,他还能幻想自己是汤贞吗。

梁丘云似乎发现了,他能轻易比甘清更多地在骆天天身上施加影响力。他甚至不需要日夜照顾,不需要车接车送,不需要那么长时间的威胁利诱打骂欺辱……梁丘云只要出现,然后充满恶意,残忍地对待他。

天天就会恢复原形,如同被念了咒语的一只小兽,失去了妖魔的形状。

郭小莉给梁丘云打来电话,问他在哪里,外面正闹风浪,她让他小心注意安全:“阿贞正在陪媒体说话,都没事。”

“你怎么回事。”梁丘云突然说。

“你为什么要跑……”骆天天嘴唇张了张,突然说。

他的眼睛平视着前方,落进卧室的黑暗里,都不看梁丘云的脸。“你为什么要跑?”

梁丘云那双没什么感情的眼睛倒是冷冷望着他的脸。

“你为什么要哭。”梁丘云说。

“什么?”骆天天哽咽着问。

“你那时听到我的名字,”梁丘云望着他,轻声道,“为什么要哭叫。”

骆天天嘴唇哆嗦个不停。

梁丘云来过了不夜天,见过了一切。他不是跑了吗,不是被吓跑了吗。骆天天悲哀地想。他为什么又回来。

“你和萍姐刚刚在吵什么。”梁丘云在他上方问他。

骆天天半闭上眼睛,把精神放空了,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平静地忍受过这段时间。在不夜天里,他学会了这样自我保护的方式。

“我和魏萍,撕破脸了……”骆天天说,声音也没什么感情,梦话一样,仿佛在叙述一件与他无关的事,“……除了甘清,没有人,没有人要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