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3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你今年还去冲浪?”

“去,不是都要录影的吗?”汤贞理所当然道。

梁丘云眉头皱了一皱,轻轻点头,没说太多。

他们两个人相伴着,从这条幽深的走廊上往里走。头顶上是一粒一粒的光线,梁丘云抬起头望向了前方。

“阿贞。”

“嗯?”

“方老板对你重要吗。”

梁丘云冷不丁问出的问题,让汤贞疑惑地抬起头看他。

“怎么了?”

梁丘云低头注视汤贞的脸,瞧汤贞这张微微张开了的嘴唇——

无论颜色或是形状,都是阿贞的。

而不是噩梦里的“汤贞小老师”。

“方老板是我们的恩人。”汤贞说。

梁丘云笑了,从喉咙里冒出了笑的气声,结束在上颚和牙齿之间。

阿贞与“汤贞小老师”不是一回事。阿贞喜欢笑,喜欢和所有的人在一起,会用珍惜的目光看待身边一切人事物,从不是悲哀或绝望的。如果说他与梁丘云记忆之初有了什么变化,那变化也许是,阿贞长大了,长出了愈加耀眼灿烂的尾羽,他再也不需要在梁丘云的屋檐下避雨,他有了自己的天空。

曾有过那么一段时间,梁丘云以为阿贞更加依赖他了,他可以轻松地做一些事,让阿贞一再受到刺激,受到来自他的影响。

可当他交往了许多女友,阿贞却逐渐脱离了他的控制。

“云哥,我走了。”汤贞站在他自己的套房门口,抬头对梁丘云说。

梁丘云对他点了点头。

汤贞打开了房门,他起初还很小心,悄悄往门缝里望了一眼,没看到什么人影。他便回头对梁丘云说:“云哥你也回去吧,早点休息。”

梁丘云站在门外,看着这扇门在他面前轻轻掩上了。

把小周短暂地带到亚星娱乐这条船上来,究竟是对还是错的?

汤贞站在关闭的门后,他目光扫过眼前房间,只有一盏地灯亮着,四面是冷冷寂寂,不像有人住在这里。汤贞穿过玄关,着急去推主卧的门——

门开以后,汤贞发现小周已经在黑暗的船舱里睡下了。

亚星娱乐是所有人的家,是汤贞的家,唯独不是小周的家。汤贞明知道他不喜欢看热闹,也不喜欢陌生人。若是放在以前,汤贞也绝对不可能把小周带到这里来。

头一次,小周没有等汤贞回来。也许他已经彻底失去耐心了。

汤贞自己在卧室门口站了一阵子,他悄悄把门掩上,然后自己坐在门外。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汤贞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他脑子里是空的。他站起来,扶着墙壁脱了鞋,他静悄悄地走进卧室里。

灯没有开,汤贞只得在黑暗中摸索着解衣服。先是衬衫扣子,一粒粒解,再是浅灰绿色的裤子,滑下就会直接落在地毯上。小周在床上睡得非常沉。汤贞打开浴室的门,自己走进去。

他拉好帘子,才悄悄把浴室里的灯打开了。一看到衣篓里小周换下来的衣服,汤贞多多少少才有,他其实和小周还是住在一起的感觉。

汤贞很快洗完了澡,也许是水温太热,他洗好出来,两眼框里氤红。汤贞穿好浴衣,他把自己的衣服叠放好了,再弯腰从衣篓里把小周的衣服抱出来。

汤贞在洗手台边坐下,在膝盖上把小周的衣服展开来看一看,又叠起来。可以伪装成他自己衣服的,便和自己的放在一起。不能的汤贞只好单独拿出来。

周子轲半闭着眼睛,听着耳边淅淅沥沥的水声不止,像降下一场小雨,像有人哭泣。周子轲转过了头,隔着浴室与卧室间帘布透出光的一条细缝,周子轲窥见汤贞正裹着浴袍,头发湿着也不擦,弯腰在水池边用手洗衣服。

汤贞洗好了一件,两件,又去洗周子轲的内裤。拧干以后,汤贞用湿手揉了一下眼睛,他抬起头从身后拉开了一条晾衣绳,然后把这一件件衣物认认真真展开,仔细挂上去。

汤贞封好了衣袋,便关闭了浴室的灯,走出门以后,汤贞在黑暗中静悄悄地擦干头发,摸索着换上睡衣。他蹑手蹑脚到了床边。小周还在另一侧沉睡呢,汤贞小心翼翼掀起被子,躺进床里。

他连脖子靠上枕头的时候都不敢出太多声音。

突然被子从另一侧被掀起来,汤贞先是感觉身下的床垫颠簸起来,然后才是小周的阴影,小周就在他上方压着他看他,一双眼睛在黑夜里发亮,像冷泉水里的月光。

汤贞怔怔望着他。“小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