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3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曾经多少日夜,他们两个一见面就想要拥抱,想要紧紧依偎在一起,这是条件反射,是生理本能。是根本无法去控制住的。

可现在周子轲的眼神仍旧冰冷。

“小周……”汤贞嘴唇动了动,又不敢真的开口叫他,只是气流从口中泄露出去,是忐忑不安的。

周子轲低下头了,他在汤贞还有水汽的嘴唇上碰了一下。

“小周?”汤贞声音轻轻的,问出声了。

小周这么安安静静的。汤贞觉得他是不是有话想要说。

“小周?”汤贞犹豫道,“你怎么了?”

周子轲把他的脸颊轻轻贴到了,埋进了汤贞的胸前。

汤贞的身体温暖,那心跳声一声一声的,带着温度,传递进信徒的耳膜里。

他像个被魇着了的孩子。

“对不起小周,”汤贞说,“我回来晚了……”

床头阅读灯被拧开了。周子轲还是一句话都不说——不知他是已经放弃了与汤贞之间的交流,还是确实他没什么话好说了。

汤贞的小腿没有力气,累了一天,溺水一般,倒是小周把他抱得紧紧的,小周像是浮木,又像海上席卷而来的一阵狂风暴,想要从那片未知的漫无边际的庞大蛛网上把汤贞彻彻底底,连皮带肉地整个撕扯下来。

汤贞不属于周子轲。汤贞生命里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多人需要他的照顾。他们争抢着,张开血色的鸟喙,在汤贞身边尖利地鸣叫。周子轲不过是其中之一。

第111章小周25

夜幕降临了,邮轮停泊在港口,与海上大大小小的船帆共同构成一幅静谧悠远的海景。

海边,无数的年轻女孩儿正在欢笑,由亚星艺人们构成的银河舞台绚烂夺目,她们正享受这个夜晚。

肖扬被临时叫上了台,还是担任音乐节主持人的汤贞老师走到舞台边缘,亲自把他叫了上去。木卫二几位前辈站在左侧,汤贞在中间,右边便是肖扬和三五个幸运的小练习生了,当音乐奏响的时候,肖扬下意识就跟上了节拍,他是第一个。

一开始台上总是热闹又乱,人多,台下笑声欢呼声也多。渐渐的鼓点加快了,背景音乐从Mattias的出道曲《年少知交》切换成了南北桥两年半前发行的单曲《TheBigChill》,木卫二那边首先有人退出了。两年半前,已经没有人听南北桥的歌了,即使在亚星内部,后辈们放着Mattias的舞蹈不学,也不会去学南北桥的。

台下歌迷爆发出一阵骚动。因为《TheBigChill》发行时汤贞早已经出道了,他没有必要学,可现在汤贞在台上明显是会跳的。他并不能精确记得所有的舞步,也许他只在偶然的机会下看过几次南北桥的表演,应对这种即兴演出已经非常足够。木卫二那边五个人已经下去了四个,只剩骆天天没有被考倒——在练习生队伍里,他分数一向最优秀。

《TheBigChill》两小节结束,接着是老前辈Lalta七年前发行的新年单曲《雪夜霓虹路》。肖扬跳得太起劲儿了,上一首他会,这一首他也会,他每天拼命练舞,熬夜看前辈们的录像带,他没想到会在这种时机突然间起了作用。

台下越来越多歌迷注意到了他,不仅是因为肖扬一头金发,在光线下像他天生会发光,更因为他穿的是一件绣了小飞船的浅灰绿色夹克,那才是最独一无二的,那是汤贞本人的外套。

汤贞穿着件黑色的演出服,缀满亮片,他在舞台中央朝肖扬招手,汤贞对台下歌迷们道,这是他的小师弟:“还没有出道,”汤贞笑了,“他叫肖扬!”

肖扬在那一刻对舞台的记忆开始模糊。他记得汤贞老师在叫他的名字,天天哥也在汤贞身后笑着看了他一眼。台下尽是欢呼声,还有闪光灯在亮。肖扬和汤、骆两位前辈一同站到了公司音乐节舞台的中央。还没等肖扬对身边人鞠躬,下一刻音乐声又响起来,汤贞手在身边打了个响指给肖扬定拍子,是木卫二今年发行的春季单曲《波西米亚孩子》。“会吗?”汤贞笑着问他。

肖扬跳舞跳得衣衫湿透,下台以后,一大群练习生同伴都围过来,他们有的为他欢呼,肖扬是给公司的练习生们长脸了,有的则不敢置信地问他,那真是汤贞老师的外套?肖扬在摄影师的镜头中看到了自己方才和汤、骆两位前辈一同跳舞的影像,他兴奋得平地蹦起三尺高。

舞蹈老师迈着步子过来了,上来就夸肖扬表现不错:“能跟住你汤贞老师的节奏,再练练你能独当一面了!”

肖扬绕过了后台,一边喝水一边听着周围路过的人祝贺他,他抓住了机会,别人都没抓住,只有他抓住了。肖扬侧过头,还努力伸着脖子往舞台上看。

汤贞在台上,总像是在玩。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和努力记着步子不让自己出错的肖扬不一样,汤贞是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汤贞看起来丝毫感受不到舞台那股强大的压迫力,聚光灯下,方寸之地,就像是汤贞自小生长起来的地方。

汤贞的手随意向东,台下千千万万的歌迷便会依着他向东,他若是向西行去,朝圣者们也会毫不犹豫浩浩荡荡地扭头向西。这是汤贞的影响力,是他的感染力。汤贞在台上爱开玩笑,开他自己的玩笑,也爱开小辈们的玩笑,如同这里是他家的客厅,他是这片舞台的主人。

他是光芒四射的。当他在大屏幕里露出笑容,自有一种幸福在台下,在无数的人心中涤荡,扫除艰难人世路上无尽的尘浊。

如果不是疯狂燃烧自己,人怎么会生出如此炽烈的火光?

汤贞喜欢笑,喜欢和歌迷互动。只要他上了台,人们就很难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他仿佛为此而生。

世人都说,一颗星越亮,陨落得便越快。他们是劝那些做着星梦的年轻人:不要走这条路。

可在肖扬眼里:他还远远不够亮,起码在这颗太阳面前,他燃烧得远远不够。

“肖扬!”路过的人们冲他招手,她们一下就记住了他的名字,肖扬也不免有些飘飘然了。“弟弟,你什么时候出道?!”

肖扬年纪并不小了。十八岁,尽管他看上去还是个十五六岁的模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