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3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穿了身丝绒礼服。年仅二十一岁的他,比所有评委的平均年龄小了两轮。

评委会成员合影结束后,汤贞并没有在红毯上消失。相反的,大量保镖将两侧媒体阵向后推。电影节主办方新城影业的掌门人方曦和,陪同几位政府官员在电影宫前合影,官员们不上红毯,方曦和便带着他的亲生儿子方遒走上红毯来找汤贞了。辛明珠和费梦两位新老女星也被请上来,新城影业二把手傅春生将几位官员请进电影宫,便也一路小跑过来。

还有一个难得穿了一身正装的,还戴着那只黑色圆片墨镜的甘清。汤贞在红毯上始终保持着笑容,甘清走到他身边站定了,汤贞也不看他,反倒是辛明珠过来,站在汤贞和方曦和中间,搂过汤贞的脖子亲切说了几句话。

方曦和右手边是跟了他十多年的得力部下傅春生,左手则轻轻搂过了辛明珠的腰。辛明珠已经为人母了,身段窈窕,笑容明艳灿烂,是丝毫没有市井传言中的弃妇之相。而在傅春生另一侧,方遒当着红毯前所有媒体的面,轻轻牵住了女歌手费梦的手。费梦忍不住抬起头看他一眼,方遒一向木讷的嘴唇露出了一点微笑,反倒将她握得更紧了。

红毯开始前,方曦和问汤贞找甘清有什么事。

汤贞坐在他面前,安安静静望着他。

他很少用这种眼神看方曦和。傅春生在旁边想插句话,就听方曦和轻声道:“有什么事,说吧。”

汤贞大约是想知道方曦和是否一样知情:“是关于我弟弟的事。”

傅春生的眼光挪开了。方曦和问:“哪个弟弟?”

“天天,”汤贞眼睛里有血丝,想是昨夜也没怎么休息过,“他叫骆天天。”

“好,”方曦和当即一口应下,“这件事你就不用插手了,你现在去换身衣服——”

“我现在就想见甘清,”汤贞说,他说话声音不大,却每个字清清楚楚地吐出来,打断了方曦和的话,“我现在就想找他问清楚——”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方曦和抬眼看他,又瞥了眼墙角的座钟,“快七点了,小汤。”

傅春生眼见着汤贞张了张嘴,又慢慢将嘴闭上。汤贞那双眼里的神情,让傅春生也不忍看他了。这个泥人儿难得有了三分土性子,被人踩着底线,脾气还没发出来,就被傅春生的顶头上司方曦和一句话应付了过去。

汤贞沉默着离开了方曦和的私人办公室。傅春生在那一刻有些担忧,今天到底是个重要日子:“我去看看吧?”

“不用,”只听方曦和说,方曦和翻了翻办公桌抽屉,从里面看到一个红色的文件袋,又将抽屉上了锁,“小汤心里有数。”

一小时后,傅春生再在红毯上见到汤贞时,汤贞果然已经神色如常了。

红毯结束后是电影节的开幕典礼。大银幕上龙飞凤舞“新城”二字,笔力遒劲,铁画银钩。同为评委的法国导演让-皮埃尔·迪皮伊在台下用法语问汤贞:“这是毛笔写的字?”

汤贞点头,汤贞对他说,这应该是大制片人方曦和先生写的字。

“从哪里看出来?”迪皮伊颇感兴趣。

汤贞指给迪皮伊看那两个字最下面拉长的笔划:“拉的很长,有钩子,方先生喜欢这么写字。”

站在汤贞右手边的是日本女演员山口裕子,她看汤贞在陪法国人聊天,便自己独自站着,也不同身后的翻译讲话。汤贞转头留意到了他。汤贞用日语友好地问她:“山口老师,您在日本也学习过毛笔字吗?”

山口裕子笑得眼睛弯弯,连忙点头。

梁丘云站在会场后排,看到汤贞被身边的人团团围住。又是法国人,又是日本人——Mattias曾代表亚星赴日本发展过一段时间,往后每次发专辑也会去日本活动,汤贞在日本人气颇高,山口裕子八成是早就认识他的。

有位穿紫罗兰色长裙的泰国女明星提着裙摆走过去,直直撞开了评委们前方的保镖,双手捂在胸口上向汤贞告白。

汤贞是个好脾气,被那女明星纠缠了许久,居然还真的就离开了评委们所在的位置,亲自帮那位女明星引路。女明星看上去迷茫又彷徨,汤贞在满堂拥挤的人群中寻找主办方安排给她的座位,俨然是个东道主的姿态。

电影宫外,北京的天已是彻底黑了下来。

梁丘云手里提了一只纸袋,纸袋上印有电影《狼烟》的初版海报,袋子里沉甸甸的,不知道装了什么。他沿电影宫西北侧的走廊朝未开灯的消防通道里走——新城国际电影宫刚建成不久,许多地方还未完全开放,就是工作人员在里面恐怕也要迷路。

开幕典礼还在进行中。梁丘云小步出了正秋楼,正巧遇上披着西装匆匆回来更换礼服的辛明珠。趁着夜色,辛明珠抬眼见是他,辛明珠涂抹了口脂的嘴唇笑了:“小梁。”

梁丘云对她低了低头。许多年前,辛明珠对他曾有过一杯茶的照顾。

辛明珠并未停下脚步,她目光瞥到梁丘云手里拿的《狼烟》纸袋里,有条红色的边缘若隐若现。

正秋楼一楼走廊里,灯光熄灭了,连保安室也空空荡荡,见不到人影。辛明珠细瘦的手臂推开大楼的门,借着月光,她看到走廊里七七八八躺着的人影,断断续续传到她耳边是痛苦的哀声。

开幕典礼会场是回不去了。梁丘云一身轻松,在夜色中,他伸手扯下脖子上的领结。会场外,许许多多拿不到入场证件的小记者还在苦苦徘徊。梁丘云坐进媒体中心外漆黑的露天咖啡座里,他刚深呼吸了一口气,身后一个年轻人兴奋道:“阿云!你怎么在这里。”

梁丘云向后一瞥,发现那竟是个小记者。大约是占不到媒体中心里的座位,只能在这边伞底下等待。

小记者从怀里掏出笔记本,兴奋地挤到梁丘云身边:“阿云,我今天刚刚看了《狼烟》的宣传片——”

梁丘云明明没有喝过酒,这会儿坐在这里,也感觉血脉上涌,无端端就是一股醉意往上冲。

“您在哪儿看的宣传片?”他问那小记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