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4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詹律师又单独和傅春生、辛明珠去房车后端商谈。今天没有人身边带了秘书或助理,车里很安全。汤贞在车窗边坐着,他低头瞧了一眼震动着的手机,发现是费静发来一条短信。

汤贞摘下口罩,坐到了詹律师面前。詹律师一见他就道:“汤贞老师,方总知道你受苦了。”

汤贞面色尴尬,转头看了一眼傅春生。汤贞问:“方老板很快就能出来了吗?”

“应该很快,”詹律师说,“当然事情还要面对。不过我已经竭尽所能,尽我的全部力量,帮方总组建了一支国内最强大的黄金律师团队——对了汤贞老师,之前那笔钱……是您付的吗?”

“什么钱?”汤贞问。

詹律师瞥向了前面的辛明珠。他说:“方总的账户虽然被冻结了,但他还不至于要用到你的钱。他说,请你下次不要再这么做了。”

汤贞听了这话,想了一会儿。“我当时是……怕……”汤贞只说了几个字,不再说了。

“有句话,方总还让我一定亲口转告你,”詹律师声音更轻了,连汤贞都要低下头来专心听才能听清,“方总说,他大概想到了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说,他不会怀疑你。”

汤贞听了这话,抬起脸来,眼里都是意外。

“他还说,他从来都不后悔善待你。”

车未到电影宫,詹律师就下车了。汤贞还独自在房车后面坐着,很是茫然。傅春生在车里打了几个电话,便到汤贞身边来坐下:“小汤老师,今天还得麻烦你出面了。”

汤贞后知后觉,抬头看他:“出面做什么?”

傅春生拿出一张单子,说是詹律师给他们的建议。现在方总不在,谁也主持不了大局。“‘华语电影风貌’不能再上《春永到》了,这个关口,之前方总对《狼烟》注入了那么多资金,现在临时撤下只会引起更多的猜疑和传言——”

汤贞看他,不解地问:“《春永到》?”

傅春生还在对着手里一张单子细讲,听到汤贞乍然一问,他猛地闭上了嘴。

傅春生细想了想,对汤贞叮咛嘱咐:方总本人现在不在。对新城影业,汤贞就是如今最大的金字招牌,是那件皇帝御赐的黄马褂。只要汤贞安然无虞,外界就知道方总还有实力,还能东山再起。新城影业也平平安安,可以顺利度过这次的危机。

“这么多年一起过来了,”傅春生对汤贞道,“小汤老师,这段时间您得撑住了!”

汤贞听了他说,自己点了点头。汤贞抬起眼来:“我能问个问题吗?”

“您问。”傅春生说。

“方老板这次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汤贞问,难以置信,“难道和我有关吗?”

傅春生一听这个,困惑地紧眨了眨眼:“我也不太清楚。”

与此同时,新城国际电影宫,由香港导演丁望中执导的现代反恐动作影片《狼烟》首映式已经在紧张地筹备了。丁望中早早就到了现场,他红光满面,喜气洋洋,和现场工人不断协调着首映式的装潢布置。

梁丘云也给汤贞发去短信:“阿贞,我马上出发去电影宫了。今晚狼烟终于首映,你会在我身边吧?”

周子轲在那柜子里不知不觉睡过了一夜。

也许是里面太舒服了,又有好闻的味道。周子轲便心甘情愿,继续做那个被隐藏起来的秘密。

醒来以后,只剩下他一个人。柜门滑开了,光照进来,周子轲眯起眼睛。

汤贞留下了一张字条。

小周,我在尤师傅那订了份餐,你醒了以后记得去吃。我可能暂时不能陪你,你的胃病刚好了没几个月,要记得按时吃东西……

汤贞的手机一直在震。

电影宫首映大厅,后台的更衣室里,汤贞透过镜子,仍能清清楚楚看到自己肩膀上的咬痕,因为出了血,结成厚疤。汤贞早起出门前尝试遮过一次,可这疤太明显,蹭着蹭着便又会裸露出来。

更衣室外尽是艺人嘉宾、媒体记者。汤贞严严实实扣好了衣领的纽扣,又把参加首映礼的外套穿上,才稍微更安心了一些。

门一推出去,一大群人正在等他。温心挤过来了,口中喊着汤贞老师,你手机有电话。梁丘云在化妆镜前与《狼烟》团队正一同接受首映前最后的采访。听见汤贞出来了,梁丘云回头:“阿贞,这里!”

汤贞从温心手中接过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十一位数字过于熟悉了,汤贞下意识就把屏幕反过来贴在自己衣服上。他朝《狼烟》剧组走去,坐到梁丘云身边的时候,汤贞只得把手机按灭。

“是真的,确实是真打,”武术指导洪瀚伸手拍着梁丘云手臂上虬结的肌肉,对记者道,“我当时说,学会那些架势、套路,那就很足够了!可阿云他自己在片场总研究,过来问我,我说不行,不能学,太危险——”

一旁丁望中嘴里叼着根烟,也对记者们说:“他不是专业武行出来的,一个普通人,基本功也没有练过,学了就是受罪。”

“我很不想教他,”洪瀚道,“但后来我发现阿云他控制不住自己,他想学,又能吃苦,那我只能教教了。”

梁丘云听着旁人对他的调侃,对记者们的镜头笑。梁丘云低头去瞧汤贞的脸。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