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4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趁着他们聊天的间隙,偷偷透过两只手心的缝隙去望自己的手机屏幕。塞满未读短信的收件箱里,有前辈、同行老师发来的关切,也有朋友、合作伙伴劝他小心谨慎的建言。

当然也有那个男孩子的追问:“以前都无所谓了,汤贞,今天你真的不能陪我?”

汤贞一下子合上了两只手心。

记者们要梁丘云撸起衬衫袖子,为大家展示他厚实雄伟的肌肉力量。只是展示还不够,像是怕没人关注,记者们又要汤贞和梁丘云现场表演掰手腕。当然了,比赛过程与结果,全都在梁丘云单方面放多少水的掌控之中。

他两个人无论身材大小,手臂尺寸,都不在同个量级。今天到后台来的记者都经过新城影业方面的特别筛选,他们不能问别的,只能问与《狼烟》有关的问题。等把主创一一采访完了,记者们才一窝蜂涌到了汤贞面前,对着汤贞独自拍摄起来。

汤贞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并没有受到“方曦和被拘”事件的影响。汤贞在接受采访时也再一次说,新城影业目前一切正常,他作为评委之一,也一直在参与电影节各项流程,没有什么问题。

梁丘云走出更衣室,轻声迈步上楼,到电影宫无人的消防楼梯口接听一通突然打来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预祝他首映成功。“没什么别的事,以后就别给我打电话了。”梁丘云对电话里说。

“梁丘先生,”对方及时叫住他,“汤贞和方曦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梁丘云一愣:“什么意思。”

“我们蔡老板想知道,汤贞对方曦和的事儿到底知道多少,他是方曦和什么人?”

“阿贞只是心热。”梁丘云告诉他。

汤贞还被记者们围着聊天,聊《狼烟》的缘起,聊汤贞从中牵的线,也聊新城影业的投资。梁丘云从外面进来了,同时来的还有Mattias的经纪人郭小莉:“快把西装穿好,等下就下楼了,怎么还在外头打电话!”

汤贞这时候回头,看到了郭姐。郭小莉昨夜在汤贞公寓里一个人崩溃到哭泣,汤贞甚至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的。今天再见她,郭小莉重新做了头发,化了妆,整个人看上去气色很好,也是没受到任何影响的样子。一见汤贞,郭小莉便走过来笑着问他:“准备得怎么样了?”

她完全不提昨夜的事。

“都准备好了。”汤贞心里柔软得很,对她说。

郭小莉伸手来揽汤贞的肩膀。汤贞也握住她的手。

“阿贞,”梁丘云从更衣室门口叫他,“阿贞,帮我个忙。”

媒体们的镜头都打开着。众目睽睽,汤贞走到梁丘云身边,看了一眼梁丘云那条怎么系也系不好的领带。汤贞笑了一声,伸手给他系。

“郭姐,”一位记者从旁边对郭小莉殷勤道,“过了今晚,您手下这两位爱将,就要一齐飞黄腾达了!”

郭小莉听了,仿佛也忍不住笑了,只是她嘴角努力拉扯起来,眼尾却始终僵硬着。“承您吉言,承您吉言了……”她对那记者说。

另一位记者也看向这边儿:“咱们郭姐心里这块儿大石,也得有五年多了!”

汤贞在公司就经常给小练习生们系领带,很快也给梁丘云系好了。

“阿贞,你真是我的福星。”

梁丘云看着他,悄声道。

汤贞抬起头,与梁丘云俯视他的目光撞在一块儿。这时丁望中导演过来了,站到汤贞、梁丘云中间。上次见面时丁望中还连抬头看汤贞一眼都不敢,这会儿也许是喝了一点酒,他表现得自然了许多。“阿贞老师,有今天的首映多亏有你的帮忙。”丁望中恳切道。

汤贞听在耳朵里,也没听出什么异样。倒确实是他从方老板那里找来了这个机会。“《狼烟》一旦成功,就是方老板要谢谢丁导了。”汤贞对他说。

业内早有多家公司和评论员媒体参与了《狼烟》的内部试映会。故事讲述在上世纪末的中国香港,时局不稳,面临亚洲金融风暴的摧残,经济下滑,社会动荡。一伙来自中亚的恐怖组织在香港秘密扎根,短短几年,他们在香港地区根深叶茂,火速发展起来。

新世纪之初,来自香港的问题接连不断,街头骚乱致使伤亡事件频发,大火烧毁了一栋又一栋笼屋,大量的贫民流离失所。滚滚的浓烟背后,每起事件都笼罩着恐怖组织的阴影。香港地理位置特殊,政治地位敏感。驻港部队频频受制,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警察秦湛经过了全国选拔,临危受命,只身潜入香港,他不惧生命危险,以过人的胆识和魄力一次次闯过了敌人设下的陷阱,运用军方的高科技武器阻止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犯罪阴谋。

在香港暂居的四个月,秦湛化身大陆来港的打工仔“阿云”,寄住在一处隐蔽的笼屋中。他的邻居多是些靠领救济金生活的阿公阿婆,对初来乍到的“阿云”从排斥到接纳,慢慢的,又到照顾。“阿云”受伤是阿婆的女儿亲手帮他包扎,“阿云”夜里回家没得饭吃,隔壁阿公放在窗边的碗里给他专门留了一口。

终于有一日,恐怖分子的眼线发现了秦湛的藏身之处,熊熊大火将这片笼屋彻底消灭。火光冲天,贫民们伤亡惨重,秦湛背着阿婆逃出笼屋,他身份暴露,收到上级指令,必须紧急离港。秦湛却不能忍受“亲人们”受他的连累,遭此劫难。他将受伤的“亲人”救助出来,忍着悲痛,深夜出击,驾驶一辆残缺不全的报废车辆穿越重重火线,像一匹孤狼,单刀直入恐怖分子的地下基地。

影片结尾,维多利亚港平静的海面骤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位于海面下的犯罪分子基地在连番爆炸声中轰然瓦解。就在香港警察组织人力,沿着港口深入搜查的时候。一块浮木将伤痕累累生死未卜的秦湛托了起来,在南海海面越飘越远。

“狼烟四起,有敌来犯。”这句秦湛无数次收到的任务指令,也成为了《狼烟》所有版本海报上的统一标语。影片前期以快速的镜头描绘出香港的社会动乱,小警察秦湛在警察局不受上司的重视,怀才不遇,在全国公安内部选拔中拼死夺得了第一。初来香港,秦湛又因为语言不通,闹出不少笑话,每次任务都是运气刚刚好,他急中生智,才得以惊险过关。他来自大陆,免不得受些阿公阿婆们的偏见,可秦湛为人善良,家中亲人早亡,他便将这些老人当作自己的亲人来对待。真心换得真心,丁望中拍惯了杀人枪战戏码,用心描绘其中这些穿插的小桥段,更让观众的心紧紧揪在秦湛的身上。

止于暧昧的爱情戏份发生在“阿云”和邻居阿婆的女儿家慧之间。家慧是个普通港女,刚刚察觉到“阿云”的双重身份,他们的家就被彻底烧毁了,而“阿云”就此消失,像他们被烧毁的家园,就此不复存在。

作为一部反恐题材动作片,《狼烟》前后结构完整,剧情细腻,有笑有泪。无论是前期小警察秦湛参与全国选拔,还是中期在香港一次次完成任务、虎口脱险,乃至后期大结局时的惊险刺激大场面,都凝注了丁望中执导枪战片以来所有的经验和心血。业内看过的知道它好,知道丁望中下了功夫,可观众的反应会是什么,并没有人敢十分确定。

丁望中坐在首映大厅的最后一排。他手里紧张地握着支笔,观众笑了,他在手心里划一道,有观众啜泣起来,他在手心里又划一道。最后大结局时,全场安安静静。到片尾字幕走完,大厅的灯忽然亮了起来,掌声雷动,所有人都回头注意到了丁望中。丁望中站起来了,身边的剧组成员与他拥抱,在影片中饰演秦湛的梁丘云也走过来了。丁望中手心漆黑,他在掌声中向观众们真诚地鞠下九十度躬。

梁丘云的反应比剧组许多人要慢的多,“成功”对他来说是个陌生的词汇。他跟随主创团队走上台去。主持人满面激动,一脸崇拜,上来就要与“秦湛”拥抱,把梁丘云吓了一跳。

台下观众齐声欢呼他的名字。“阿云!”“阿云!”“阿云!”

有女观众疯狂尖叫:“梁丘云!你怎么这么帅!!你怎么能这么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