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4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以前怎么都没有发现!!”

梁丘云在台上的反应有些拘谨。看上去,他倒真有几分像是那个初来香港的小警察秦湛了。“阿云为人很好,善良,又勤奋,第一次见到他时,我就觉得他和秦湛的面目很相像,是个老好人,”丁望中在台上举着话筒,对观众们道,“然后呢,有一个故事我已经对记者朋友讲过很多次了,在一次意外车祸中,阿云救了我,救了我的同事,相当于也救了我们《狼烟》这部影片。”

“那一天,我看着他的背影,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下,感受到他内心的魄力,那种真实的勇气,包括后来我们在片场拍一些很惊险的动作时,阿云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危险的,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魅力——当秦湛被恐怖分子逼上了绝路,他悲愤交加,内心压抑的兽性、血性,突破了上级的命令,一下挣脱了锁链——”丁望中揽过梁丘云的肩膀来,动情道,“你看着他你就会觉得,这个男人,我们的中华男儿,只要你给他机会,他什么都能做到!他无所不能!”

掌声如雷,在首映大厅里轰然作响。无数的观众吹起了口哨。梁丘云愣愣看着台下,听着身边人不住称赞他,听着观众们又一遍遍呼喊起他的名字。这时汤贞也被主持人请上台来,梁丘云也许是过于不自在,他下意识就伸手把汤贞搂住了,他也许更习惯汤贞在场时有这样的掌声。

汤贞在梁丘云身边也一直鼓掌。他们终于等来了这一天,汤贞笑着,把手掌都拍红了。

台下有国内的记者,也有海外的电影媒体。他们平日里看多了美式商业片,对中国也逐步发展出属于自己成熟的电影工业颇感兴趣。一个个问题抛上来,丁望中的回答不外乎是尊重观众的喜好,立足中国本土。“还要感谢,方曦和先生对我们的大力支持!”丁望中突然说,台下媒体观众一下子都安静下来了,就听丁望中道,“不然我们不会有这么多钱来拍摄这么多、这么大的场面!真的,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谢谢他!”

中国新城发展掌门人方曦和的锒铛入狱,使得《狼烟》首映在全球媒体前获得了空前关注。无论汤贞还是梁丘云,都在首映采访中对方曦和先生表达了真诚的感谢。当晚,有媒体评价道,方曦和在梁丘云身上砸了这么多年的钱财,在这个遭难的当口,梁丘云终于有机会回报他了。

已经没有人再嘲笑梁丘云是什么“票房毒药”“赔钱货”了。从新城国际电影节里传出消息,观众反映强烈,丁望中新作《狼烟》引爆全场,就等定档。

“丁望中,宝刀不老!”影评人这样感慨。

“梁丘云怎么能拍得这么帅!我都认不出他来了,他不是长得特别土吗?”年轻女性观众这样讨论,“难道他也是大银幕脸?”

“我靠,梁丘云那车是他自己开的!太牛逼了!那车后底盘都烧没了!油箱怎么能不炸呢?”男性观众们七嘴八舌地讨论,“难道油箱在前头?他不怕死啊?”

梁丘云在台上接受采访,他说,在《狼烟》的拍摄过程中,确实每天都有危险事故发生,导演也提前告知他,擦伤碰伤都是轻的,万一真出现了大的失误,残疾甚至更严重的……都是有可能的。

“但我们没有放弃,丁导没有想过放弃,我也没有,”梁丘云在采访最后说,“我们等到了这一天。确实这一年我们付出了很多,但这一切都值得。”

全场掌声雷动,有影评人称,这也许会成为中国商业动作片新的一座里程碑:“方大老板名下挂上了崭新的一枚金章!新城影业可以开香槟庆功去了,今夜注定无人入眠!”

首映结束后,许多电影公司的负责人来到后台,专程与丁望中和《狼烟》主演梁丘云握手。温心给汤贞倒了杯水喝,正好身边一位记者问汤贞:“阿贞,你和阿云一起相互扶持,走过了这五年。眼下阿云获得了这种成功,你下半年还要继续去法国发展吗?”

汤贞听了这话,拍红的手心把水杯握着。他脸上还有笑容,实际上他已经激动了快一整晚了。他还没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梁丘云先从人群中间过来了。

“阿贞的工作安排很久以前就定好了。现在还不知道新城影业那边打算以后怎么办,但Mattias这边是不会改变的,我们还会一起活动,下半年还有巡演。”梁丘云对那记者道。

女记者原本好端端地采访着汤贞,乍一见梁丘云过来,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阿云,你今天在电影里真的好帅啊!”她轻声感慨道。

梁丘云还不习惯被人夸张得这么频繁,他的头向后一靠。反倒是汤贞听了一直笑。梁丘云低下头看了汤贞几眼。

他伸手在汤贞头发上揉了一把。

“一会儿等等我,送你回家。”梁丘云弯下腰,在汤贞耳边说。

万邦娱乐今天也来了一名负责人到场观影。走到梁丘云身边握手的时候,这位负责人说:“陈总一直很看好你。”

在梁丘云身后,丁望中正与别的一群老板聊天,他说《狼烟》第一部如果票房理想,确实有拍摄续集的计划:“打算去云南、缅甸那附近——”

“麻烦您替我谢谢陈总。”梁丘云对那位万邦负责人讲。

“梁丘先生,我多说一句,你别见外,”那负责人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你以后就不是寻常人了。”

梁丘云看他。

“像刚才那种场合,都是高规格的媒体,就不要再和汤贞老师那么搂抱了——”

梁丘云听了,也不与他握手了。谢谢他便走了。

小齐的车停在停车场里,隔壁是梁丘云助理小孟开的车。电影宫游人散了,丁望中和他的香港团队要一齐去庆功,这个夜晚,新城影业还有什么麻烦与他们何干。梁丘云说要先把阿贞送回家再过去,便与他们分开了。

一整天了,为了应付各式各样的采访,汤贞喉咙干哑,早就一句话不想多说了。梁丘云要送他回家,汤贞知道他高兴,也没拒绝。汤贞给还在詹律师那儿开会的傅春生发短信道:“首映一切顺利,不用担心。”

发完了短信,汤贞又翻了翻收信箱。没等他看清楚,梁丘云就从背后走过来了。

“小齐怎么还把车开来了。”梁丘云伸手搂过汤贞的肩膀,让汤贞坐进小孟的车里。他又走到小齐车窗外,让小齐自己开车回家。

小孟开的这辆车是新城影业专门租借给参加首映礼的主创成员的。汤贞坐进车里,小孟从前头笑道:“汤贞老师来啦!”

“嗯。”汤贞笑着应道。

梁丘云西装革履,从车外面进来了。

小孟踩下油门,让车子慢慢滑起来了。他知道他老板拍了一年多的卖命电影,今天首映了,是大获成功。

“唔……云哥……唔……”汤贞被堵上了嘴,他没有准备,想要挣扎,却出不了声音。梁丘云拽开他自己的领带和衬衫纽扣。

小孟目不斜视,在路上把车开得平稳极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