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5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傅春生怎么叫骆天天,骆天天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傅春生再问电话里:“老太太真来了?”

“真的,”那边人为难道,“一接到我小外甥出事儿的消息,叫二姐夫他们收拾东西,坐车就直奔机场了。估计今晚就到了。”

傅春生低着头,一额头冒的都是汗,他飞快眨眼睛。

“方叔叔在车上吗?他没事儿吧?”那人问。

“他,”傅春生有气无力道,“还在抢救。”

那人愣了,一顿结巴:“方、方叔叔也出事了?!”

傅春生挂断了电话,他又偏头看了一眼骆天天。实在无可奈何,他从床边站起来了,支撑着身体走出病房。从上司出事情以来,所有压力都背在傅春生一个人身上,这会儿眼睁着,他看东西都有些花。

几个警察同志正在走廊窗边围着一个大高个子梁丘云说话。

“我们问你这些问题,也是工作需要,希望你理解,”一个年轻警察说,语气虽然严肃,但相当客气,“秦湛同志,你在香港的工作表现相当好啊!”

“我们领导昨天还去看了内部放映,回来和我们夸呢!说等上映了带大家去集体看呢!”

“要不是今晚还要全城查那个肇事逃逸的,真想和你多聊几句……”

傅春生走过了他们身边,快走到楼梯口了,傅春生才回头瞧了一眼,梁丘云还在那儿和几位警察同志交流,梁丘云面不改色,相当沉稳。傅春生回过头来,他朝急救中心抢救室的方向赶去。

医院大门外蹲守着众多赶过来的记者,他们被医院保安和调查事故的公安拦在了门外。

“警察同志!”有记者扬着脖子上的记者证,在人群中喊道,“我们收到了群众线索,说死者甘某的车上其实坐了四个人!那第四个人是不是汤贞?”

保安把他们努力往后推。医院外众多的患者和患者家属,从旁边避让过记者们,听见这话,他们也忍不住转过头望去。

就听那记者接着问:“现在躺在抢救室里的是不是汤贞和方曦和啊?是不是啊?”

梁丘云吃了几口护士站送来的夜宵。他非常感激,顺便帮护士给周围伤者搬上轮椅,换了病床。有许多伤者不认识他,但都很感谢他。到凌晨三点多,在床上坐了大半天的骆天天突然哑着嗓子问了一声:“有人吗?”

梁丘云听见了,急忙过去。

这个时候病房里剩下的伤者已经不多了。许多不严重的伤病患都由赶过来的家属接走了,有的办理了转院,有的经过诊断,分配到其他科室的病房去。

“天天。”梁丘云到了病床前坐下,他下意识握住了骆天天的双手。

骆天天抬起眼来,看了一会儿眼前的梁丘云。他确实是睁着眼的,这双眼里有东西了。

“甘清呢?”骆天天问他。

梁丘云伸手搂过了骆天天的肩膀,把骆天天细瘦的身躯搂进他怀里,捂住天天的头。“没事儿了,”他下巴蹭着骆天天的头发,“我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天天,你没事,你没有受伤……”

“甘清呢……”骆天天哑着嗓子,颤抖着声音问他。

梁丘云飞快舔了舔嘴唇:“没有多少人知道你在那辆车上……”梁丘云又说:“不会有事的,天天,不会有事的,所有的噩梦都结束了。”

骆天天的眼泪流下来了。

“甘清呢?”骆天天在他怀里大声地问他。

五六点钟,窗外的雨逐渐停了。

天亮时,又有公安部门的人过来,一同来的还有死者甘清的家属,他们很多人将骆天天在的这间病房站满。几个人扶着一位老太太,老态龙钟,脚步也慢,走进去。

梁丘云在人群中出了病房,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时间,一计算,汤贞估计已经醒了有一段时间了。

抢救室门口等待的人们仍然心急如焚。梁丘云走出医院,目前仍没有方曦和的消息,梁丘云顾不上了,要先赶回家去。

梁丘云还站在防盗门外,就听见里面有摔东西的声音。

不,与其说那是摔东西——不如说是用身体去冲撞,是想把东西都碰倒,想拼命寻找出路,才发出的声音。

梁丘云打开门走进去的时候,汤贞已经几乎快爬到他的脚下了。汤贞的整个身体匍匐在地上,膝盖弯曲着,衣服都弄湿了,是被打翻的茶水和过夜啤酒弄湿的,汤贞从地上仰起头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把烟灰缸也弄洒了,汤贞脸蛋上还有烟灰的痕迹。

梁丘云低头看了他一阵子,下意识先伸手把背后的防盗门关了。他上了内侧两道锁,再把里面的那扇门关上,旋转着锁死了。

“阿贞。”他蹲下了,声音关切,双手要把汤贞从地上扶起来。

汤贞嘴里讷讷的。梁丘云知道,汤贞应当还在严重的头晕和头痛中,伴随着短时间内的记忆丧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