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5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在哪里。”汤贞问。

梁丘云也不说话,他把汤贞从地上抱起来。汤贞原本就轻,在药力的作用下全身的肌肉松弛,梁丘云抱他,就像抱一只不会挠人连爪子都抬不起来的小猫。

汤贞愣愣的,看了一会儿梁丘云的脸。

“我要回家。”汤贞说。

梁丘云踩过地上那些玻璃碎片,那些淌满一地的水渍、酒渍,他绕开被彻底撞翻了的床头桌,用脚将地上的螺丝刀和烟灰缸踢去一边。

他双手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像放一个珍贵的瓷器,易碎品,把浑身脏污的汤贞放回到他柔软的床垫上。

猫儿不会再溜走了。因为这个房间所有的窗户都锁死了,阳台的门也紧闭。梁丘云站在床边看了看四周——他能清晰地看到汤贞醒来以后,是沿着怎样一条轨迹尝试摸索着离开这间屋子的。

他从汤贞面前蹲下,看了看汤贞身上的脏衣服。梁丘云先伸手握住了汤贞的脚腕,他把汤贞湿透了的弄脏的袜子摘下来。

汤贞说:“我为什么站不起来?”

梁丘云抬头看他。梁丘云冷不丁道:“甘清死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了。梁丘云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威力——其实他没想到汤贞醒来以后大脑会恢复得这么快。

他可以让他再变得迟钝。

梁丘云把汤贞的两个袜子脱掉,然后他伸手到汤贞的腰间,把衬衫的衣摆从裤子里抽出来了。汤贞在他手臂里睁着眼睛,因为药力,汤贞的身体关节弯曲得更加厉害,也更轻易,像线穿的人偶肢体。

“方曦和也出事了,”梁丘云说,“几个小时前送到了抢救室里,还在急救。”

梁丘云又补充了一句:“不知是生是死。”

梁丘云解开汤贞腰上的扣子。汤贞被放倒在床上,抽出来的衬衫衣摆下面,露出一小截腰来,梁丘云把他的脏裤子脱掉,丢到床底下去。

汤贞张了张嘴,还没等他说出话来。梁丘云覆在他身上,面对面告诉他:“天天也出事了。”

汤贞睁着眼睛。只听梁丘云说:“你不想听我的话,你知道昨晚如果你自己回家了,你会遇到什么吗?”

梁丘云说:“可能到时候和方曦和一起出事的就不是天天了。”

汤贞突然摇了摇头。

近两三年以来,他们兄弟两个何时这么亲密过?

一切就像小时候。

梁丘云说:“如果你出事了,阿贞。郭姐怎么办,汤玥怎么办,我怎么办……你想过吗?”

汤贞连摇头都很吃力,汤贞一双眼睛睁大了,好像在控诉,又控诉不出声音,好像想躲,又躲不了。

“你不听劝,你要去给方曦和站台,你为了方曦和……为了报他那些所谓的恩……”梁丘云喃喃道,“方曦和得罪过无数的人,有无数的人想要他死。”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们了,”梁丘云说,“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阿贞。没人能欺负我,也没人能欺负你。”

汤贞过去总说:“没有人欺负我。”

现在汤贞嘴唇喃喃的。汤贞说:“我要……我要回家……”

他也许根本不相信梁丘云所说的话。

那一瞬间梁丘云想,既然这么掺合着来的药效谁都不能确定,不如多给一点。

当然,他必须先喂汤贞吃点东西。

汤贞摇头,那声音不像是从他身体里发出来的。汤贞说:“你不要和我这么近……”

像一个胆小的人,在害怕一只趴在他身上的虫子,或是一条吐出了信子的毒蛇,一头野兽。

梁丘云当即双手捧住汤贞的脸,汤贞脸上的烟灰还没擦掉。汤贞皱起眉头来,一张脸动不能动,呼吸都失去了门路。

他并不能靠自己得到氧气。

这样的吻结束,好像只有梁丘云一个人在留恋了。汤贞闭着眼睛,胸膛起伏不定,是个和人亲吻都仿佛受尽折磨的样子。

衬衫衣摆下面,那截腰上,梁丘云隐约能看到一点两点的疤痕,是皮肤刺破,流出过血,才会留下的疤痕。汤贞虽然经常在工作中受伤,但他并不容易留下淤青,平时磕磕碰碰,散得也比寻常人快。

梁丘云这会儿再解开汤贞的衬衫,怎么来回检查,这具身体上也很少有特别明显的吻痕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