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5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只有这样星星点点的小疤,一两毫米的大小,不仔细看看不清楚,只有用手摸起来才明显。

它预示着汤贞几乎全身都被吻咬过,被人频繁地亲热过。

还有左肩膀头上那块伤口,面积更大,也更深。

很久以前,小的时候。对于梁丘云的要求,阿贞从没有不愿意。阿贞只是说:“云哥,不能,不能被看出来……”

他将工作看得比什么都重,比汤贞自己的灵魂和肉体都重要。梁丘云明白,这是一切和一切的底线。

可如今这条底线,早被人践踏过无数次了。

阿贞居然在梁丘云不知道的情况下,也已经沉默地接受了。

如果这些伤疤被人发现,被媒体记者拍到,汤贞会面对什么——梁丘云不相信以汤贞的聪敏和谨慎,汤贞没有想过。

唯一的可能是:没人会曝光这件事。

只是看着汤贞,梁丘云也忍不住会想,在望仙楼,在方曦和的地盘,到底有多少人……

“汤贞小老师!”那一日,那些人,那样肆无忌惮地当着丁望中和梁丘云的面调笑。

他还会遏制不住地想起方曦和,想起那个男人的背影,那只夹着雪茄的手,那天生带笑的嘴角,有点鹰钩似的鼻子。方曦和会在梁丘云面前反复提起“小汤”两个字,亲昵得像提起自己膝盖上坐着的一个小辈。

梁丘云也仿佛看到了十八岁那年的阿贞,茫然地扭过头,望向了窗外。

梁丘云忽然意识到,他所珍惜的,所回忆的这个时刻,是远远不能满足方曦和那种人的。

汤贞还在梁丘云身下躺着。不再是十七八岁时候的汤贞了,是早已经功成名就,差一点点就要去法国再也不回来了的汤贞。差一点点,他们就会彻底分开,再也无法在一起。

刚刚的吻,汤贞到现在还很难接受的样子。汤贞在抗拒什么,在躲避什么?抑或在害怕什么?

“你不用怕,”梁丘云说,“方曦和和甘清那些人,他们再也不会出现了。”

汤贞睁开眼睛。

“阿贞……”梁丘云低下头去。

“别……别靠近我……”汤贞突然说。

梁丘云脸色一变。

汤贞看着梁丘云:“求你了,哥哥……”

他没有说“云哥”,也没有说“你”,他像个孩子一样,叫他“哥哥”。“我求求你……”汤贞说。

梁丘云忽然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难以言喻的痛楚。

梁丘云对汤贞说:“我不碰你,你也不用害怕。我不是方曦和。”

汤贞看着梁丘云扶起被撞翻了的床头桌,不厌其烦的,将床下散落一地的东西捡起来,各自放回原处。又拿过扫把来,清扫地板上的碎片,无论是玻璃杯的碎片,还是过夜酒瓶的碎片。

他看起来任劳任怨,毫无怨言地收拾着汤贞留下的残局。等收拾完了,梁丘云在床边脱下了外套,他好像想去浴室里冲个澡,这时又回头看了汤贞。

他把汤贞抱进了卫生间里。

汤贞站不直,只能坐在马桶上。这卫生间小得过分,处处都是一个单身男人居住的痕迹。

汤贞推开了梁丘云的手。

明明没多少力气,梁丘云也住手了。

卫生间的门从外面关上了。汤贞静静坐了一会儿,他抬头看,也只能看到卫生间天花板上一个二十公分大小的通风口。

这个地方连窗子都没有。

梁丘云在厨房煮一锅麦片粥。白色的药盒打开了,和速食麦片的包装纸散落在一起。

梁丘云记得汤贞小时候喜欢吃甜食。他翻箱倒柜,从角落里摸出一盒糖罐,似乎是骆天天留在这里的。

汤贞磨蹭了很长时间才打开了卫生间的门。梁丘云饭都吃完了,听见里面一会儿是水声,一会儿又是长时间的安静。汤贞爱体面,爱干净,对梁丘云住的这个地方,汤贞应当很不习惯。

不过梁丘云觉得,汤贞也可以习惯试试。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