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5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梁丘云哭笑不得。“除了刚出道那几年,已经很少体会这种感觉了。”

丁望中说:“你以后该习惯了。”

电影节虽然已彻底停摆,但大批中外电影媒体记者仍驻扎在电影宫周边酒店内。丁望中今天约了几个采访,要梁丘云和他一道参加。他还特别叮嘱梁丘云:“不要化妆,秦湛不需要化妆,带着你的本色来就够了!”

几个采访一直持续到夜里八点多钟。结束后丁望中问梁丘云,方曦和现在是什么情况。

梁丘云说,不清楚。

丁望中在夜里抽烟,叹道:“我也不同情他,只是可惜阿贞……”

梁丘云倚在墙边,双手盘在了胸前。梁丘云低下头,突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今天也许笑得有点过多。

“也不知道阿贞现在到哪里去了,”丁望中掸了掸烟灰,望向北京的夜,“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都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方曦和的风,踩着飞,是高,是快,可一旦摔下去了——

“可惜啊……”丁望中感慨道。

梁丘云这时说:“丁导有没有阿贞人在哪儿的消息?”

丁望中苦笑:“你都不知道,我到哪里去知道。”

梁丘云不讲话了。

丁望中看梁丘云那神情,兴许是回想起几个月前在《狼烟》片场,梁丘云日日夜夜受着煎熬,快被逼疯了。那时汤贞也不过是去了个法国。

这么看来,今天在媒体面前认认真真回答问题的梁丘云,已经算表现得非常好了。

“先别太担心,”丁望中用夹烟的手握梁丘云的肩膀,“这种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方曦和人虽然困在国内,但他在海外也有他的布局,你看报纸上说了,警方查出他可疑资产好几百个亿,”丁望中说,“如果他已经提前把汤贞送出去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梁丘云说:“你怎么知道方曦和会对阿贞这么好。”

丁望中唏嘘道:“方大老板这些年还有什么特别值得骄傲的?”

两人步行回到电影宫前停车场。丁望中遥遥望了一眼那寂寂夜里巍峨的宫殿。

“傅春生还是把这里放弃了,”丁望中说,“花了多少钱,才用了四天。”

梁丘云打开车门,准备要走了。丁望中叫住他。

“昨天在车祸里死了的那个,”丁望中趴在梁丘云车上,压低声音问,“是上次我们见过的那个甘总吗。”

“应该是他。”梁丘云说。

丁望中点点头。

梁丘云说:“丁导,我先回去了。”

丁望中拍了一把梁丘云这辆二手车的车顶:“你这破车到底怎么保养的,怎么还能上路?”

“换个好车开吧!”

当夜,北京南一立交桥上桥口附近发生一起恶性血案,被害男子被一辆黄色无牌出租车撞倒在酒店门外,接着被车强行勾住拖行上桥近百米,发现时人已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梁丘云到凌晨时分才出现在亚星楼下。他还开着那辆二手车,绕过正门外迟迟不散的媒体群,梁丘云手指摇着车钥匙从后门进去了,一进就听到公司的员工正加班开会。

“这几天练习生先不要参加训练了,”其中一位带队老师说,“这几天太受影响了。”

梁丘云进了郭小莉的办公室,郭小莉等他很久了,一进来就准备关门,正巧郭小莉的秘书从外面慌慌忙忙进来。

“郭姐!”她一进门就说,“潘鸿野出事了!”

郭小莉脑子转不动,问:“谁?”

“潘鸿野!”秘书说,“那个建筑师,很有名的。”

郭小莉一脸的茫然:“所以呢?”

秘书结结巴巴道:“他、他不是汤贞老师的朋友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