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5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早就不是一个孩子了,他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主意,谁也拦不住他。

夜谈的结果与梁丘云心里最初的盘算几乎没有区别。郭小莉很同意把汤贞暂时藏起来,等这阵风波过去。新城影业八成要完蛋了,汤贞这三年的法国合约估计也会成为一纸空文。对亚星娱乐,对Mattias,这都是有利无害的好事。

唯一与梁丘云想法不同的,是郭小莉执意要去梁丘云家里看看汤贞,她说不亲眼见到阿贞的安全她不能放心。她已经为这事好几天没睡好觉了。梁丘云只能劝她:“现在记者都找不到阿贞,就盯着你。你如果去了,阿贞就再没有地方能躲了。”

汤贞在床边坐着,一直到梁丘云打扫完卫生,这个家看起来空空荡荡:能摔的,能砸的,都被汤贞砸的差不多了。

可梁丘云仍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他忙完了卫生,问汤贞想吃点什么。

“如果你连郭姐的话都不相信,”梁丘云说,“明天我带份车祸的报纸给你看看。”

汤贞抬起眼来,看梁丘云的脸。

梁丘云想了想,又说:“明天我和丁导去医院,探望方曦和。”

汤贞看他。

“你有什么想告诉他的,”梁丘云通情达理道,“可以写在纸上。”

汤贞仍是个很怀疑梁丘云的样子。

梁丘云又说:“郭姐没告诉你,甘清死了,当时天天也在旁边。”

“你有什么想告诉天天的,也可以写一写,他也在医院。”梁丘云蹲在汤贞面前,他知道提到“天天”两个字,汤贞会动容的。

汤贞趴在床头桌边握着笔写字,他写不顺利,写几句,又划掉,写几句,又划掉。也许他知道,写完了字就该“睡觉”了,他想更多地拖延时间。

梁丘云也不催促,就在旁边耐心看着。

汤贞写了很长的话给骆天天,写了短短一张字条给方曦和。

又有几行字,是写给郭小莉的。汤贞让梁丘云一并帮他转交。

梁丘云本以为那还会是什么乞求郭小莉带他回家一类的话。

可是打开以后,只看到汤贞对郭小莉说:“帮我从账户里拿些钱给方老板。还有我书房第二个柜子下面抽屉里有个匣子,也交给方老板。”

“郭姐,我现在站不起来,我很痛苦,你来看看我好吗。”

梁丘云在厨房看完了那几张字条,把它们随手放在了调料盒边。“我很痛苦。”这句话到底是写给郭小莉看的,还是写给梁丘云看的呢。

梁丘云用筷子在麦片粥里搅了搅,他掰出药来,丢进粥里。想到汤贞很痛苦,他又打开糖罐,倒了更多的糖进去。

第115章小周29

北京城近日来太不太平。接连发生两起恶性车祸,警方的调查没有丝毫进展,凶手选在雨夜作案,给监控取证大大增加难度。倒是有辆迎面路过的轿车拍到了肇事车辆,司机为警方提供了当晚的行车记录仪画面:两辆车以极快速度擦肩而过的那个瞬间,肇事车辆里面油彩斑斓,赫然是一个孙猴子,笑模笑样在开车呢。

说来也巧,建筑师潘鸿野在北京南一立交桥遭遇事故的隔天,大中午头又传出另一起事故的消息来。梁丘云正与《狼烟》团队和几位影院经理吃中饭,其中一人看着手机,纳闷道:“邪了门了,怎么又车祸?”

众人匆匆忙忙打开手机看新闻,梁丘云脱了西装外套,只穿衬衫,他袖口上别了一对古董袖扣,天然弧面的玛瑙相当惹眼。他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写着:“知名演员乔贺车祸受伤被送往医院,同车司机涉嫌酒驾已被带走。”

丁望中从旁边簇起一双浓眉来。他不经意抬起头,余光瞥见身边的梁丘云,只见梁丘云一双眼睛盯着手机屏幕,脸上也写满了错愕,可看他眼底嘴角,藏不住地要笑。

“阿云?”丁望中叫他。

梁丘云抬起眼来,他嘴角还笑着,随着一个细微表情的转变,笑顿时增添了几分苦味。在座的皆是业内人,梁丘云喃喃道:“下个不会是我吧……”这一桌子人稀稀拉拉都笑了几声。

关于方曦和为何出事,个中细节仍是众说纷纭。他人躺在医院,有知情人士爆料,方曦和是三位重伤者中最后一个醒的,他醒来以后性情大变,拒绝见任何人,让新城影业束手无策。

“万邦的陈总,带着林大光头,今天上午去医院看他了,”一位影院经理在饭桌上用手指头轻轻敲击桌面,低声道,“我听万邦的小兄弟说,方曦和,两条腿都没啦,从这儿,”那经理在桌面下划自己的腿,给两边的朋友看,“往下,全切掉了!方曦和醒来一看,疯了,”他摆了摆手,“咱们方老板,现在就跟外面要饭的一样,一个上半身搁在床上,他怎么肯见陈总。”

“新城发展那个大厦我看也保不住了,”另个人说,“前几天叫人砸的,傅春生不还找人重装玻璃,”他喝了口茶,“今天路过一看,人去楼空了,下面三层楼又砸得一片玻璃都没了。”

“不怕进贼啊?”

“过几个月法院就该拍卖了,”那个人说,又想起来,“其实那个地段风水还不错,当年陈总不说挺相中的。”

作为这届新城国际电影节最大的受益者,《狼烟》的全国公映日已经敲定,并越来越近。过去梁丘云和影院经理们吃饭,总要汤贞从中斡旋。现在谁也不提汤贞了,外面媒体越是热情,业内人士就越是缄默,这变成了个有些禁忌的话题。

有影院经理提醒梁丘云,让他最近小心,特别是当梁丘云告诉他们,这对古董袖扣是阿贞送给他的礼物之后。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