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6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现在谁也不知道汤贞去哪儿了,”经理告诉他,“你以后还要在国内发展,小心注意着点风向。”

方曦和这股狂风在全中国轰轰烈烈吹了十多年,吹倒了东风吹西风,伴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忽然间偃旗息鼓了。

眼下吹的是七月季风。万邦集团董事长陈乐山先生在医院面对方曦和的惨状,心有戚戚,痛心疾首。“方老板遭歹人横手,迟迟不醒,妻儿如果再遇了什么不测,这一家老小该怎么办哪。”

他是个仁善之人。当晚便有财经杂志记者透露:方曦和副手傅春生已于一小时前离开医院乘车前往万邦集团总部,方曦和旗下子公司新城影业十有八九要改名换姓。

也有时尚杂志编辑提到,老一代影后辛明珠跟了方曦和那么多年都苦苦熬不到名分:“眼下不失为一条新的出路。”

这些纷纷扰扰的传闻在市井巷陌里,在一张张鲜红的口,一条条翻飞的舌头唾液间不断发酵,疯狂徒长出扭曲的茎叶。有人说,是汤贞得罪了人,自己却躲了起来,让与他有关的人一个个遭到牵连。也有的人说,汤贞能得罪什么人,还是方曦和得罪了人,傅春生寻求万邦的庇护是为了安全,汤贞一旦露面,“杀人司机”的下个目标必定就是他。

比起坊间的议论,上层人士得到风声总会更快一些。方曦和与汤贞这些年来的“同性传闻”久辟不散,不知养活了国内多少八卦小报。七月末最后一天,一篇石破天惊的报道突然堂堂正正登上了全国性报纸的版面,大众媒体将汤贞驱逐下神坛的第一发子弹就这么打了出来。

这篇起底新城发展董事长方曦和十数年“堕落史”的官方报道,从《花神庙》开始细数方、汤二人多年的合作。原来方曦和这些年来在演艺行业内部黑手无数,近半都是为了将汤贞捧红。罪行累累之下,他二人通过各种卑鄙手段,竟真将世界电影艺术的桂冠摘了下来。这是给电影艺术蒙羞,是华语电影史上的奇耻大辱。

报道末了还附上了一张照片,汤贞在众目睽睽下,在无数话筒前,努力为方曦和声援。

亚星娱乐内部的深夜会议开了许多天。

郭小莉从会议室出来,刚好遇到结束了《狼烟》北京首映活动赶过来的梁丘云。她多日来泪流满面,许多人联系她,可没有一个人能帮忙拿出主意。

毛总也在办公室里不住叹息,公司小,无权无势,面对这种情形,怎么可能保得住阿贞:“方老板是何等风云人物,过去他哪怕伸出一根手指头来帮帮我们——”

梁丘云在走廊上扶住了郭小莉的肩膀。这个女人还在哭泣。梁丘云劝她:“以前那些人用方曦和来抹黑阿贞,现在他们要用阿贞,去攻击方曦和。”

郭小莉的情绪几近失控,楼下的保安这时跑上来了,伴随着大批拦不住了的记者。梁丘云见状忙扶着郭小莉把她带回会议室里,把门锁上。

亚星公司对外发出通知,说练习生集体停课放假,让这些孩子们暂时搬出宿舍。一大早就有家长赶过来了,穿越四面重重围攻的记者,将自己的孩子领回家去。小小公司,能轻松招来这么多学生,还不都是靠着汤贞的名头。可现下电视新闻连篇累牍地报道汤贞的丑闻,使得人心惶惶。

亚星通知里还说,让孩子们搬出宿舍主要是因为宿舍楼建设年代久了,需要重新装修,这原本就是计划中的安排。可外面人不信这一套,他们认为,汤贞的人影还没见着呢,亚星就把小孩全赶回家了:“毛成瑞该不会打算卷款跑路吧?”

本地孩子们大都走了,剩一些外地来的没家可回的练习生还滞留在宿舍。隔天傍晚,梁丘云本来要同几个业内的朋友一道吃饭,接了郭小莉一通电话,他立刻推辞了饭局开车过来。

郭小莉见了他,那颗疲惫的心才算是安了一半。宿舍楼里的孩子们都把箱子搬到了楼下。外头全是记者。

“怎么突然就让他们搬家?”梁丘云问。

“公司里里外外全是人,小孩被吵得夜里也睡不着,课也停了,最近也乱,家长还投诉,”郭小莉心烦意乱地说,“阿云,帮我搬搬这个……”

梁丘云力气大。郭小莉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抱起来的一个大箱子,梁丘云单手提了就往车上放。

他解开西装扣子,把领带塞进衬衫衣缝里。

郭小莉颇欣慰地看他。郭小莉说:“原本找了几个司机,也忙一天了,他们说五点去吃饭,让孩子在这里等,结果都等了两个小时了,还没吃完。”

梁丘云听了,也不说别的废话。他弯腰从郭小莉身边又拿起一大件行李,往后备箱里装。

有孩子远远看见了梁丘云,从那栋老楼里飞快跑出来,一下抱住了梁丘云的大腿:“阿云哥哥!”

童音清脆,这一声叫得也甜。梁丘云低头笑着看他,伸手揉了揉那孩子的脑瓜。就听那小孩说:“我妈说北京现在有杀人司机!让我回老家!”

郭小莉早已累得满头是汗,她看那孩子,面上表情无可奈何。

梁丘云轻声问:“那你要回老家吗?”

“不要!”那小孩仰起头看梁丘云,眼里闪烁着光芒,“有阿云哥哥在,我才不怕!狼烟四起,有敌来犯!要是有‘杀人司机’来了,我就点狼烟给他看!”

郭小莉和梁丘云同时笑起来了,尽管这笑声很短暂,五味杂陈的,并不只有快乐。

“你知道什么是狼烟吗,”郭小莉蹲下来,给那个小男孩翻折凌乱的衣领,她说,“小点声说话,别喊,外面好多记者叔叔……”

梁丘云走过他们身边,到了宿舍楼门里面,看见不少孩子正在一楼传达室门口瘪着肚子等待着。他们的晚饭还没吃,一个个饥肠辘辘的。

“你们今晚去哪里住?”梁丘云问。

孩子们一见他,顿时兴奋道:“云哥!”

有的和梁丘云不太熟的,结结巴巴叫他:“梁、梁丘云老师……”

梁丘云很少能在后辈们眼中看到这样的眼神,憧憬,尊敬。他总是那个亲切的大哥,没有架子,自然也没有特别的身份。

孩子们争着抢着想上梁丘云那辆二手车。他们说那是“秦湛”的车,让郭小莉再一次无可奈何。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