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6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抢输了的孩子只好上郭小莉的车。

只有一个男孩没有跟他们离开。他姓肖,叫肖扬,染一头金发,他说他今天回来是来拿东西的:“郭姐,我就不去了,我住我同学奶奶家!”

郭小莉坐在驾驶座上,手肘撑在窗边,问他是哪个同学的奶奶。

肖扬嘟囔:“这您也管啊……”

郭小莉看了看他:“挺晚了,回去路上注意安全,知道吗。”

梁丘云说要请孩子们一齐吃顿晚饭,所有人都欢呼,郭小莉苦笑:“算了,别折腾了,还怕不够乱啊。”

他们在路口又停下车来,因为郭小莉透过车窗,叫住了外面一个正骑车往宿舍楼赶的高中男孩。梁丘云把车停得更加隐蔽,他听到郭小莉隐约在说那么几个字:出道,记者,小心,前途。

梁丘云望向窗外,他看到那个穿一身篮球队服的高个子男孩正单手扶着自行车,耐着性子站在路灯下,听郭小莉说话。不知为什么,梁丘云觉得似曾相识。

他有时其实也会想:如果当初没有出道,如果他和阿贞没有听从郭小莉的教诲,那么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郭小莉问:“阿云,你的家搬到哪里去了?”

梁丘云开到了地方,他下了车,把孩子们的行李提下来。

“怎么了,郭姐,”梁丘云说,他忽然回过头,“你不会去原来的家找我了吧?”

郭小莉的笑容有些为难,她右手扶在那些行李上,用左手捋了捋耳边的头发:“我昨天怎么都睡不着,就想看看阿贞,想看看你,想和你们聊一聊,给你们打电话,一个人都没接,我就想去直接找你们——”

“那个房子房东早就收回去了。”梁丘云说。

不像汤贞被郭小莉成日里围着转着关切着。对梁丘云的私人生活,郭小莉并不是那么了解。

孩子们上了楼去。眼前这屋子是毛成瑞两年前全款买下的,只有粗略的装修。

“那你现在住在哪儿?”郭小莉问。

梁丘云低下头,他的肩膀这么宽阔,郭小莉的天塌了,也只有梁丘云还能暂时为她支撑着。梁丘云说:“郭姐,你不要感情用事。”

他陪郭小莉回家,坐在她家里逗了会儿囡囡。郭小莉的丈夫夜里加班回来,他们两个男人,听郭小莉喝着喝着酒又开始哭泣。

丈夫抱着囡囡去里面哄她睡觉了。郭小莉瘫坐在沙发上,她红着眼睛,突然说:“这样吧,阿云,我们申请,让警方出面保护阿贞的安全,你说好不好?”

梁丘云握着水杯的手一顿。

郭小莉哽咽起来:“我们没有什么好藏的了,方曦和的事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其实真的问心无愧。阿贞有天赋,又努力,他什么时候需要方曦和下这么多黑手才能够成功?他们上哪儿再去找一个这样的演员来?以前我们还总想着,不要报警,会影响形象。现在都已经这样了!我们不如公开着来!阿云,你说呢?”

梁丘云默默喝下一口水。他说:“北京的警察不值得相信,把阿贞交给他们保护,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郭小莉眼睛都红了,说:“能出什么事?警察难道不比我们普通人可靠吗?”

梁丘云说:“他们现在连一个车祸案的凶手都找不到,都犯了三起案子了,凶手的人影呢?”

郭小莉沉默了一会儿:“我今天听说,方曦和的人其实已经醒了……”

“但他现在拒绝见警察,谁都不想见,”郭小莉边想着,边说道,“要不然……我们请警察保护着阿贞,让阿贞去劝劝他……说不定会有新的线索,就能抓到凶手。”

梁丘云一双眼越发阴鸷了,盯在郭小莉脸上。

郭小莉却浑然未觉,连日来的疲惫和醉意使她精神极度不能集中:“如果能抓到凶手……说不定就没有事了……”郭小莉又哭又笑,嗓子里哽咽着,“方曦和……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他出事呢……”

郭小莉的丈夫从房间里赶过来,支撑住自己的老婆。他看到梁丘云默默从沙发上站起来了。

里面又传出囡囡的哭声。

“阿云,”郭小莉的丈夫抬起头说,“你郭姐喝多了,你要不然先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梁丘云“嗯”了一声:“那我走了。”

汤贞坐在床边,从梁丘云手中接过了那封信。信展开,汤贞两只眼明明很努力盯着字了,却无论如何也看不清,眼前只有一层层的重影。

汤贞把那张字条在眼前努力地看,才大约分辨出几行字来。

方曦和说,他已经自身难保了:“小汤,你自己保重,暂时不用来看我。外面不安全,我的对手穷凶极恶,许多人都离开了我,你也尽量减少露面,不要去法国,法国公司也不安全。小梁来看我,我很不喜欢他。但为今之计,你只有先把自己保住,才能有一切过去的一天。”

每个字都带着长长的钩子,是标志性的方曦和亲笔。

“你真去看他了?”汤贞迟疑着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