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6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你怎么知道不会?”梁丘云眉头一挑。

有人这时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郭姐,郭姐!郭姐!”郭小莉的秘书从外面叫道,梁丘云进来以后,电话线路就被切到外面转接了,“郭姐,有好多媒体找你,他们说有个泰国女明星在电视上……不,她好像不是女明星……他们说她是个妓女!”

已“失踪”数天的中国著名演员、歌手汤贞,被指为一名泰国妓女伪造电影行业从业者身份,以帮助后者偷偷潜入中国新城国际电影节开幕典礼——新城发展董事长方曦和为汤贞量身定制的这场“大型评委秀”,竟成了我们的国民偶像与妓女私会的绝佳场地。

无数报纸彻夜更换头条新闻,那位先前曾自称“电影明星”的泰国妓女将她手中与汤贞的合照当作证据,发送给在京设立了办公室的全国大大小小媒体,新城电影宫外还有不少海外媒体驻扎着,竟也有送信人连夜将信封塞进他们的酒店房间门缝里。

“我手中还有更多,更加私密的照片,”那个妓女哭泣道,还是一副舍不得汤贞的样子,“他是个艺术家,我不想把他彻底毁了。”

已经对外公开的照片中的汤贞,看上去还是那么美好,还是无数中国观众印象里的样子。巴塞罗那音乐节的舞台下面,挤满了世界各地来的摇滚乐听众,面对这妓女的手机自拍镜头,汤贞笑容恬淡,非常友善。而到了北京新城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典礼现场,汤贞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走出了评委席,带领保镖亲自为这名女子寻找座位休息,毫不避嫌。

这女子的新闻发布会本就是在多家媒体的帮助下才得以进行,不少媒体的稿子都是提前写好,早早的第一时间就发布出去。

也有媒体没能赶上这首班车的,只能绞尽脑汁,从其他方面寻找更惊爆的新闻热点。

今年五月曾与汤贞一同参加西班牙巴塞罗那音乐节并奉献了合作演出的西楚乐队,因为接了新城电影节闭幕式演出的邀请,目前所有成员还停留在国内。乐队主唱王宵行是各方都联络不上的神秘人物,倒是最年轻的成员鼓手小马,据说夜夜在北京泡LIVEHOUSE,和中国本土的鼓手们玩得正嗨。

悄无声息的,一篇关于小马的秘密采访在隔天清晨登上了一份娱乐杂志的“重磅发布”。

小马在采访中称,阿贞绝没有在巴塞罗那认识什么妓女,他们乐队和阿贞从头到尾一直在一起。聊到兴头上,小马还翻出他的手机向仍不太相信的记者展示他在音乐节上拍的照片。

杂志只登出了其中一张,是记者从小马手机屏幕上拍摄下来的。

在一个昏暗的酒店房间里,小马和几个美国人肩并肩坐在床边,脸上笑得荡漾,把沾着白沫的锡纸卷成烟卷,叼在了嘴上。

汤贞就坐在他们身后,只是因为相片分辨率不高,光线又暗,闪光灯亮起来,让汤贞的双眼印上了两个惨白的亮点,除此之外,只能隐隐约约看出汤贞脸上是在笑的。

采访的文字版本中记录了记者与小马的对话。

记者:你们是在吸食……某种药物?

小马(大笑):不,不,那只是,你懂的,只是快乐。

记者:你们所有人一起?

小马:我不知道你怎么定义这个……但我们需要灵感,灵感,你明白吗?你也是这里(指记者潜入的这家LIVEHOUSE)的音乐人吗?你会打鼓吗?

记者:你也觉得阿贞不可能会招妓,是不是。

小马:阿贞是个好人,是个非常好的人。他是我见过的,对女孩儿最有礼貌的人。他那么受欢迎,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他根本不需要招妓。你再给我看看那个女孩的照片(指控诉汤贞的泰国妓女)——她长得不好看,太成熟了,我觉得阿贞不会喜欢她,选也不会选她。而且,就算阿贞真的,你知道,我们男孩有时候——他也不会不给她钱的。我觉得这女孩根本不了解阿贞的为人,所以才会编出这样的瞎话欺骗外面的人。

采访的末尾,小马还谈到西楚乐队要和汤贞在中国大陆共同发行一张合作专辑,等电影《罗兰》上映之后就出,专辑做好已经很久了,事实上在法国已经先期发行了一段时间,封面选用了一张汤贞在他们录音棚里的照片,媒体评分还不错:“你听过吗,老王放过几支片段到他的网站上,其中有一首歌叫YingTai,还有一首歌叫Prometheus,你猜哪首是他写给他的?”

汤贞的大量歌迷影迷从周边地区涌入了北京,他们绝大多数都是些十几岁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多少有点响应北京本地歌迷号召的意思,前几天还堵在亚星娱乐和方曦和住的医院门口,这天,他们疯狂挤到那几家杂志社门口,义愤填膺地砸烧,媒体正在摧毁她们的偶像,报道上的每个字都是假的,是骗人的。她们完全意识不到在杂志社楼顶上,一群媒体记者正抱着设备,把镜头对准了她们,以及她们身上穿的汤贞歌迷会大衣。

警车到达现场控制局面的时候,几家杂志社里的大人才颤颤巍巍从楼里面出来。又是大批的年轻人抱着头,被警察拉到路边蹲着不敢作声,为首的几个汤贞歌迷会领导先行被带上了警车。这一闹,又是一大出性质极其恶劣的社会新闻。

远在英国伦敦的汤贞华人粉丝联盟对外发出了“汤贞歌迷致所有人的一封信”,十位分会长称,他们已经与中国国内民间几家粉丝会取得了联络:“希望各位歌迷朋友,无论国内国外,特别是年轻的粉丝们一定要冷静。关键时刻,我们不要轻易被煽动!我们再等待一下,给阿贞,给这个世界,也给我们自己多一些信任!”

信中还称:“阿贞,无论你这段时间身处何方何地,我们都希望你现在能站出来,像过去的你一样,诚实面对这些报道和争议,勇敢面对你的歌迷、影迷,面对大众的质疑。过去五年,我们曾共同走过风风雨雨,今天,只要你还愿继续走下去,我们一定不离不弃!”

这个世上究竟有没有可能存在一个人是完美的?

在这一年七月来临之前,汤贞在许多人的心里,也许曾无限接近过这个定义。

毛成瑞在晨会上咬紧了嘴唇,一只老手攥在桌面上。

“妓女搞记者会那兴许是有人下了手,”公关部门一位女经理斩钉截铁道,“后面粉丝闹事儿那个绝不可能是,过去几年他家哪天不靠写汤贞老师的新闻吃饭?以前就成天挨汤贞老师粉丝的骂,现在这明摆着公报私仇!”

李经理看了一眼手边的热茶,实在没心情喝了。“不论他们是什么,是公报私仇也好,是见风使舵也好,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阿贞找出来,”李经理手在桌面上一叨,“你管他媒体怎么说呢,媒体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吗!阿贞要是明天又有大人物给撑腰,你看这几个媒体怎么说,还不知道怎么变着花地唱赞歌呢!”

女经理瞧了李经理一眼,冷言冷语道:“您这意思,让汤贞老师现赶着再去巴结一个会走道儿的方曦和?”

旁边几个男经理听了这话,都赶紧帮忙劝了劝,反把那位经理惹得更生气了:“以前方曦和没出事儿的时候,咱们汤贞老师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啊?你倒是在公司吃香的喝辣的李弘临,反正没有媒体编你的瞎话,没人骂你——”

李经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把茶碗一摔:“他妈汤贞自己惹出来的事,骂上我了。”转身出了会议室。

郭小莉坐在他们对面,一直是不发一语。按说她这个火爆脾气,这么安静特不对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