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7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全都是假的。

“阿云!阿云你现在在哪儿?”电话一接通,郭小莉就急忙问他,那声音带着哭腔,并不是梁丘云想象当中劈头盖脸的斥骂,“有一伙小流氓跑到公司楼下和附近小区里,贴西楚那群人吸毒的传单!传单上面印的就是他们诬陷阿贞的那张照片!”

梁丘云一愣。

郭小莉格外慌张:“我刚刚已经报了警,上午发过了律师函,那个杂志社有人撑腰,就这么把那张照片当作传单一样地散发!公司刚刚已经派人去揭了,但他们贴了好几条街,贴得满大街都是——”

郭小莉的心碎尽了。她一个平凡女人,也许一生当中只会遇上汤贞这么一个心肝宝贝。宝贝是万万不能让人这么从泥地里滚的。

“别急,郭姐。”梁丘云低声劝她,他自己捏着手机的手也不住发颤,梁丘云脑子里嗡嗡直响,他走进宿舍,面对卧室那张空荡荡的床。

他忽然发现床下并没有汤贞的拖鞋。

汤贞的鞋来的时候没拿过来。

穿着拖鞋走,能走多远?

“别急,郭姐,”梁丘云扭头往外面走廊上奔,“我待会儿办完了事就去找你——”

汤贞脚上穿着那双塑料拖鞋,鞋背上粘着一只举着大叶片的小乌龟,鞋底很脆,踩在地上,“哒哒”直响。汤贞身上还穿着参加《狼烟》首映那天的裤子,T恤就不是了,那是他很久以前穿过的旧T恤,一直在宿舍衣橱里放着,放出了一股霉味。在宿舍里这霉味总显得特别冲,出来以后就闻不到了,因为有风,有新鲜的空气。汤贞抬起头,脸颊和头发都能感觉到风吹过去。他的腿是又麻又钝的,可他的精神却轻,他不肯停,也不敢停,他咬紧了牙关往前赶,手扶着宿舍楼外黑巷子的那面矮墙,一步一步往巷子前面有光的十字路口走。

汤贞想到那里去拦一辆车子,让车子送他回家。他看到光了,他是安全的。

手一下下扶着的矮墙上,有还没干透的纸张。他还不知道那上面贴了什么。

对面有车灯晃过来。汤贞下意识抬起头,把身体撑直了,他以为那辆车会开进巷子里。

可是没有,车灯闪过去,就那么一瞬间,从巷子的这头到那头,密密麻麻无数张小马的笑脸,他嘴中叼着的锡纸卷,连同那个双眼反光有两个白点的笑着的“汤贞”,从汤贞眼角的余光里一晃而过。

车开走了。

汤贞愣愣望着前方的黑暗。

他慢慢迈动了步子,继续往应该有光的地方走。汤贞用手摸了摸身边的墙面,还是一样未干的传单。没有光,汤贞什么也看不清楚。

嗵嗵嗵。

是脚步声。

汤贞听到有脚步声从背后追上来了。

黑暗或许安全,可汤贞并不渴望停留在黑暗中。

他往前跑,努力跑得越来越快,塑料拖鞋拖慢了汤贞的步子,像是镣铐。汤贞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力气,他脱了鞋子,拼了命地往前逃。汤贞看到前方的光点越来越近了。“救命……”从汤贞嘴里喊出来了,那声音沙哑的,渴望被更多人听到,“救命……!”

巷子的南端连接一条东西走向的商业街,路边大大小小的广告牌、布告栏上,被一伙半夜流窜的小混混糊满了传单。那些传单贴的蛮横丑陋,内容同样低俗不堪,西楚乐队的天才鼓手小马,中国最知名的天才演员汤贞,在西班牙巴塞罗那酒店聚众吸毒,两个人笑容满面,对眼前的毒品丝毫没有避嫌。

汤贞已经跑到了那条巷子的出口。他在越来越多的传单上看到了自己的脸,光下,画面也越来越清晰了。汤贞努力回忆,只能回忆起他坐在小马背后,吞下了一颗安眠药。他躲进了被子里,因为受不了烟味,还怕王宵行口中的妖魔鬼怪和什么派对。卧室外面全是人,有许多人在吸毒,到处弥漫着草叶燃烧的气味,无数人在这样的气氛中沉醉。小马对汤贞说,我知道你是第一次来,你放心,我不会让别人进来的。小马还说,这是快乐的东西,你要不要试试?啊?真不试啊?我听老王说过,你们公司管你管得真严。

有人从背后的黑暗里拖住了汤贞的手。接着又是一只手过来了,猛地从前面捂住了汤贞的口鼻。

汤贞的腿在空中蹬了蹬。

许多年前,香山顶上,漫天红云灿烂。

“云哥,山好漂亮!”

“不仅山漂亮,北京也漂亮,”梁丘云那一天说,夕阳照过来了,照在他们的面孔上,“我们都会出道的,阿贞,我们在北京,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这天夜里,北京城又发生一起寻衅滋事案。被害人马松杨,男,十九岁,美籍华人,在城南一十字路口遭人殴打,致眼部、头部多处受伤,手腕肌腱断裂。犯罪嫌疑人骑一辆黑色重型摩托,头戴红色头盔。望相关知情人向警方提供线索。

与汤贞有关的负面报道像一座隐藏已久的大型冰山,面目狰狞,在烈日下缓缓上升。

生态正在发生剧变。每个脚踩在冰面上的人都隐约感觉到了脚下隆隆的震动。

有小道消息称,西楚乐队主唱王宵行原计划在周五傍晚召开记者会,公开澄清汤贞吸毒一事,可就在周五前夜,媒体内部才刚刚得到记者会的风声,西楚乐队的老幺鼓手小马突然横遭不测。这件事发生得毫无预兆,让所有人都没有准备。到了周五,王宵行果真没有在记者会上露面。

在摇滚圈子里,特别是中国摇滚圈子里,这个美国华裔男孩马松杨一直小有名气。他虽然年轻,但卓有天赋,他小小年纪被王宵行在波士顿酒吧发掘的故事为许多资深乐迷津津乐道。而就在今年年中,小马的父亲因在洛杉矶酒店杀害了他的母亲被捕入狱,这令小马的身世变得更加传奇。小马在英国伦敦的电台采访中称,是乐队的伙伴,特别是王宵行老王,陪伴他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间:“老王其实更像我的父亲,灵魂上的父亲。他给我的亲生父母寄去过不少钱,虽然也算是我参与赚来的钱,但是……其实我平常对他不怎么有礼貌,也不喜欢听他的话。但我知道你们也不怎么听你们爸爸的话,对吗?”

马松杨以后很有可能无法再打鼓了。他才只有十九岁,头部遭受重创,因为眼球破裂,视力严重受损,右手手腕肌腱断了,他必须在最快时间内接受手术。北京当地摇滚圈子的人紧急出动,各方地头蛇联系各自的熟人,终于连夜把小马送进北京某三甲医院接受了肌腱手术。今后几个月甚至几年里,小马还要持续不断地接受康复治疗。

“肌腱这个问题应该不大。之前NBA有个球星跟腱都断了,治好了不照样打球吗!就是这个视力要是恢复不了——哎,他是一个眼睛看不见还是俩都坏了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