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7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这汤贞到底他妈找谁下的手?”

许多人这么疑问。

“怎么下手这么狠??”

王宵行周五留在医院,没有公开出现在记者会现场的第二个原因,也许是汤贞的经纪公司中国亚星娱乐一纸诉状,在周五上午将西楚乐队及其经纪公司告上了法庭。

亚星娱乐这几天已经接连告了不少媒体,这回突然把西楚乐队也给告了,令不少好事者大跌眼镜。原来亚星娱乐方面认为,汤贞与西楚乐队之间从没有签署过什么正式的协议或合约,西楚乐队发表的一切有关汤贞的作品均涉及侵权。他们要求西楚乐队支付巨额赔偿金,将已发行的合作专辑全部下架,今后禁止再做与汤贞有关的一切宣传。

时尚杂志《大都会》在谈及此事时难掩其幸灾乐祸的语气,他们在专题稿件中称,亚星娱乐此番与摇滚乐队西楚尽一切可能地紧急撇清关系,已经是其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亚星内部有员工向我们透露,这次惹出了‘汤贞吸毒疑云’的巴塞罗那音乐节,从头到尾没有经过亚星方面的批准。汤贞在欧洲有许许多多‘私人行程’,这次音乐节正是其中之一。换句话说,没人知道汤贞在音乐节曾做过什么,公司现在同样找不到汤贞的人,得不到汤贞本人的回应。”

“郭小莉坚持认为汤贞没有吸毒,”这位要求匿名的员工面对《大都会》记者的提问,诚实回答道,“但公司方面已经承受了太多压力。我们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有什么新的照片出现,万一有呢?”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不支持汤贞和西楚乐队接触,”那员工还说,“甚至什么进一步的合作,这不是开玩笑吗,说实话,我本人也在亚星系统里当过几年练习生,我个人认为,汤贞之所以现在爆出这么多的丑闻,主要是他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他之前太膨胀了,已经逐渐失去作为一个偶像的本分。”

“什么叫偶像的本分?你说呢。如果他能好好管理自己,更严格地约束自己,那么——我们假定汤贞在这些事情里是完完全全无辜的——无论是那个汤贞帮着□□满场找座位的照片,还是这次他和他所谓的摇滚朋友们待在同一个有毒品的房间留下的照片,就全都不会存在了。你说对吗?”

汤贞躺在床上,从昨夜被梁丘云强制带回来到现在,他一直在一个深度昏迷的状态。

两只脚心赤裸的,伤痕累累。两条细脚腕被几公分粗的铁链子缠紧了,绑在了床脚上。铁链留的长度有限,刚好是从这张床到卫生间的距离,换句话说,这就是汤贞以后一段时间内的生活轨迹了。

梁丘云在客厅翻看一张最新发行的报纸,报纸上说,消失许久的王宵行终于现身了。

汤贞家楼下长期围满了蹲点的记者,所有镜头都拍摄到了王宵行的出现,他下了车,钻进汤贞所住的公寓楼里,过了一段时间,王宵行从里面沉默地走出来——汤贞并不在家,而王宵行只像是想亲眼确认这个事实。有记者追在他身后不断发问,问王宵行相不相信这一切都来自汤贞的指使,是汤贞对小马的报复,他们甚至把王宵行堵住,堵进了人堆里,逼迫他回答,可王宵行拒绝与任何人沟通。

汤贞的一位女性助理,叫温心的,大半夜下班后不回家,独自一人沿着一条街去撕印有汤贞“吸毒”照片的传单,结果好巧不巧,她和贴传单那一小伙人在路口相遇了。

她又是着急打110报警,又是拼了命的喊叫追打。周围聚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那群小流氓见势不妙,抱着怀里的传单溜之大吉,剩温心一个人湿着眼眶留在路口。

有附近居民告诉温心,你是汤贞的歌迷是不是,你不用撕啦:“那伙人一天来贴三回,你撕完了过会儿他们又贴上了。”

“不就是汤贞吸毒吗,都看过啦,”那些人感慨道,“真是可惜啊。”

也有上了年纪的人劝温心道,小姑娘,看你年纪挺小的。他们指着墙上还未撕尽的传单上的“汤贞”说:你别跟他学!

就这么一件小事,也以最不起眼的姿态登上了报纸隔天的娱乐新闻版块。主要内容是汤贞助理在街边人群中大哭,疯态毕现。

最近关于汤贞的大新闻确实太多了,像电影《狼烟》票房过十亿这样的事情,也引不起人们多少注意。业内都说这电影太幸运,先是办了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全球首映”,接着杀气腾腾闯入暑期档,又撞上方曦和等这一连串的车祸案子人命案子,在这个都市里人心惶惶的关口,恰巧给人们提供了不少安全感。

说来也巧,这电影的男主人公秦湛的扮演者,梁丘云,又与当下两位社会新闻版常客方曦和、汤贞很有渊源。

他走到哪儿,记者们都围着他,追着他采访关于汤贞和方曦和的事,《狼烟》的名字自然也跟着频繁出现在报端。

天时地利人和。

业内人说,经此《狼烟》一役,梁丘云的身价上涨数十倍有余。当然打铁也需自身硬。梁丘云外形素质过关,人又拼搏努力,在圈内人缘也不错,除了之前有过几段真真假假的绯闻以外,实在查不出别的什么“缺点”。甚至有记者掘地三尺,高价买到一条爆料,深夜突击梁丘云在北京的家中,准备要报他一条大的——

可谁能想到,这位在演艺圈蛰伏了五年的老一代亚星偶像,居然住在城西一个即将拆迁的老破小里。

无论地段还是居住条件,都与他的亲密搭档汤贞有着天壤之别。

爆料中暗藏在家的“秘密情人”没找到,记者还被半夜出门买咖啡的梁丘云请进了家里。梁丘云说他家一片乱,实在很不好意思。记者问他这么晚了在做什么,梁丘云说,他在整理母亲从老家寄来的衣服,围巾,被子,记者也透过门缝看到了,卧室地板上都是:“是她亲手缝好了,寄过来的。”

“我常在外地,不能回家,”梁丘云关上卧室的门,给记者泡了杯茶,说,“但看到妈妈缝的这些针脚,心里也感觉很安慰了。”

外面正盛传汤贞参与了方曦和的金融大案,还有吸毒嫖妓等等一系列不堪的丑闻。梁丘云却独自生活在这样的旧小区里,条件太简朴了,都有点“安贫乐道”的意思,叫人很难想象他们两人这几年来的关系是如此之亲近。据梁丘云讲,这个小家是他出道第二年用自己的积蓄买的,他至今也仍会把赚来的钱优先汇给父母,剩下手头一点留做一些小的投资。“阿贞他……”梁丘云很为难,当记者问他对汤贞吸毒嫖妓一事是否知情时,他忧郁道,“我只想知道他现在是否安全。”

汤贞睁大了眼睛,恍恍惚惚望着眼前的空气。也许是药量加得太大了,汤贞看上去呆呆傻傻,目光是无法聚焦的。

梁丘云坐在他面前,沉默地低头瞧他的脸。梁丘云还穿着陪公司李经理和几个媒体人一同吃饭的衬衫。遮光布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梁丘云解掉领口的领带,他说:“温心为了你在大马路上哭泣,叫人拍到了。”

他知道汤贞一向心疼温心和祁禄这几个小辈。梁丘云盯着汤贞的眼睛,想从里面捕捉到一丝一毫的变化。

可惜还是没有。

梁丘云离开了床,走到客厅吃了片醒酒药。过了会儿他又回来了,手里端着个玻璃杯,玻璃杯里是酒,搁在床头桌上。

汤贞像个娃娃,被梁丘云搂着仰下了身去,在床上放平了。

梁丘云在他身边坐下,占据了半边床,他把自己的长腿也放到床上来休息,皮鞋都没脱。

“温心和人家吵架,为了街头巷尾关于你吸毒的新闻,”梁丘云不经意道,“你也看到了,那些传单。”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