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7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躺在他身边,眼睛还睁着。

梁丘云从他旁边俯下身去,一片阴影笼罩在汤贞头顶上方。

“阿贞,你吸过毒吗?”梁丘云一个字一个字轻轻问他。

汤贞一开始还是没说话。梁丘云凑过去,用他硬的砂石一样的嘴去碾开汤贞那没有血色的嘴唇。

汤贞过了会儿才喘息起来,似乎这样的吻令他十分痛苦。

“我告诉过你了,外面很不安全,”梁丘云抬起头,不自觉抿了抿嘴唇,“你不信我,你自己亲眼看到了。”

“我……”汤贞的嘴唇突然颤抖起来,一阵气声从里面冒出来。

梁丘云眉头一动。

“我没有……”汤贞说。

梁丘云低头问他:“你没有什么?”

“我没有……吸毒……”汤贞虚弱道。

他的语速很快,话说得也不太清楚,声音太轻了,不知是在对着谁澄清,对着谁申辩,也许是对着空气,因为汤贞的目光根本无法在梁丘云的脸上聚焦。

“除了我,现在外面没有人相信你了,阿贞。”梁丘云说。

汤贞的嘴唇虚张了张。

汤贞安静了一阵子。他眼睛睁着,仿佛努力想在这片混混沌沌的天花板上看清一些什么,又看不清。梁丘云在他身边躺下来,惬意地搂过汤贞,好让汤贞别再盯着天花板傻看了。

以前,梁丘云就喜欢汤贞这种傻乎乎的表情,会在夜里,在宿舍,偷偷地哭着想家,思念爸爸妈妈。

而不是后来上了台,让无数的人看到了他,让无数的观众,海内外的歌迷影迷为了所谓的“国民偶像”而疯狂。

汤贞不是“国民偶像”,只是梁丘云的“阿贞”。汤贞被梁丘云搂在怀里,两条脚腕一动,就牵动了铁链叮玲在响。汤贞脸上傻傻的,是一种恍惚的神情,嘴唇颤动,说个不停,只可惜说的不再是“云哥,我想家”了,而是,我没有吸毒,我没有吸毒……

“我知道,我知道。”梁丘云搂着他,像这个城市里唯一能保护“阿贞”的那个大哥一样,轻轻拍他的后背。

也许梁丘云不该这么刺激汤贞,不该提起这个话题。直到睡前,汤贞嘴里还说个不停。他没有吸毒,他没有吸毒,他想告诉所有人。梁丘云看着时间也晚了,从汤贞溜走的那个晚上起,他就不打算半夜回家去了。梁丘云拿起床头兑好了药的玻璃杯,他右手捏住汤贞的后脖子,汤贞一下仰起了头,像只被捏住了脖子的猫,乖乖把玻璃杯里的液体喝下去。

汤贞终于安静了,他躺在床上,蜷缩了身体,蒙了厚厚的棉被。梁丘云去卫生间洗漱,用手机回短信。郭小莉给他打了几通电话,他都没接。郭小莉总想和汤贞说话,但郭小莉应该知道,梁丘云早就不是原来那个阿云了,他现在太忙,不是每时每刻都能接听她的电话。

梁丘云给郭小莉回了条短信,说他现在正和万邦集团陈乐山陈总的朋友在一起,明天再回给她电话。

关灯以后,梁丘云上了床,他在被子里搂过了汤贞来,就这么睡觉。

深夜凌晨四点,梁丘云忽然从睡梦中睁开了眼睛。

也许是一种叫做第六感的东西,让梁丘云在黑暗里仔仔细细瞧了一阵子,他忽然掀起被子坐了起来。

梁丘云下了床去打开卧室的灯。

他身边的床位果然空了。

掀起来的被子内侧有一块深色的痕迹,梁丘云伸手一摸,那被子里的棉絮还是湿的,有很浓的酒味。

至于那根铁链,一端还好好的系在床脚,另一端则鲜血淋漓,保持着一个细细的缠在人脚腕上的形状,搁在床脚下面。

梁丘云出了宿舍门,他跑过走廊,飞快下了楼梯。

有那么一秒钟,梁丘云大脑中一片空白,他什么都没有想。

从三楼下到二楼,还没跑下一楼的时候,梁丘云的脚步忽然间原地停住了。

汤贞就躺在一楼下面的走廊上,身体蜷缩着,头下面有血,他是摔下去的,就这么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梁丘云无法想象夜里睡觉的时候,汤贞在他身边在做什么。

汤贞似乎总有无穷无尽的办法可想。他看似乖乖把药喝了,又会在神不知鬼不觉时把药吐出来。他看似被一根铁链牵制在原地动弹不得,又会在梁丘云熟睡后不发出一点声音,硬生生把那圈链子从他的脚腕上直接穿过脚踝脱下去。

汤贞难道感觉不到痛苦吗。梁丘云抱他上楼的时候,汤贞两只脚还在往下流血。像小时候他们听过一个童话故事,人鱼的双腿不能走路,走到哪里都是鲜血淋漓。

他给汤贞头上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处理和包扎。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