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8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曹医生说:“阿贞后来也什么都没对你们说?”

郭小莉摇了摇头。

“他有一阵没出去工作,”郭小莉说,“除了去医院检查,哪儿也不去。之前公司一直什么都倚仗着阿贞,那段时间,梁丘云的事业发展起来了。公司的指望就都落在了梁丘云身上。当时我们想,无论舆论环境再怎么差,再怎么不利,那些坏的新闻,那些谩骂、攻击,过上一段时间,自然会烟消云散。到那个时候,阿贞就可以重新出来工作。以前他帮着梁丘云,现在梁丘云可以帮他一把。他那么的有魅力,有天赋,他有那么庞大的粉丝群体。没有什么过不去。”

“但是,阿贞那一年只有二十一岁,他是会受到伤害的,是我们低估了这一切。”

“他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有一些症状,工作上时不时的犯错,更落人口实,我也高估了梁丘云这个人,”郭小莉绷着一张脸,对曹医生说,“他很快就去美国了,让阿贞独自一个人在国内面对这些挫折。”

“他就这么走了?”曹医生问。

郭小莉低下头,抿起自己的嘴来。

她不是一个善于倾诉的人,对曹医生说的许多话,也许都是她生平第一次与人提起。

“因为那段时间我很怀疑,阿贞到底是怎么受了那么多的伤,”郭小莉说着说着,嘴唇颤了颤,“我就是,说了他几句……”

“后来我也很后悔,如果当初不说,他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走了。阿贞那段时间也不会过得那么难。”

郭小莉自言自语似的:“后来,我再也不说他了,是云老板了,我说不起了。”

“这件事情你问过阿贞吗?”

“问他什么。”

“你对于梁丘云的怀疑。”

郭小莉点了点头:“阿贞让我不要和梁丘云起争执,让我尽早和他解除误会。”

曹医生低头看了看他的笔记。天色将晚,曹医生只能捡几个小问题再问一问了。

“你上次提起,阿贞刚来北京的时候,看过几个心理医生?”

“对。”

“为了什么?”

郭小莉回想了想:“阿贞的父亲早逝,他母亲待他,待他的妹妹,都不好。可以说在情感上关怀上,缺少很多。等我们发觉他对于梁丘云太过于依赖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那时候阿贞多大?”

“十六七岁,”郭小莉说,“看了好多医生,也没起什么作用。阿贞那时候对他的医生说,云哥不在的时候,他就觉得云哥也像他的爸爸妈妈一样,不会要他了。”

曹医生听了这话,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他在很久以前,就把他自己的人格,完全建立在别人对他的爱上了。”

郭小莉连忙否认:“不不,没有那么严重。”

“阿贞那个时候不像现在。他只有在医院大夫面前才会表现出这些情绪。他那时是业界最红的新人,是公司力捧的偶像,人人称他是天降福星,他很健康,事业也蒸蒸日上,做什么什么都成功,当时就没有比他更成功的了——”

郭小莉语速变快了,似乎急于证明在那些年代里,汤贞其实有太多逝去的辉煌。

曹医生抬着头,平静地看着她。

“小莉,你看窗外。”曹医生说。

夕阳笼罩下,诊所花园里植被茂密。

一片片绿色的芭蕉叶垂下来,遮掉了半面窗。

“这株芭蕉在我这里种了很久了。”

曹医生评价它:“叶片宽阔,形如绢缎,色若翡翠,不仅美丽,”曹医生回头看郭小莉,“到风雨来临的时候,它还能挡在窗外,为我遮挡风雨。”

郭小莉有些茫然,似乎没听明白。

“这么一棵树,多少人走进我的园子,都忍不住被它吸引,”曹医生说,“可你若是沿着它的叶片,一层层剥下去,就会发现它里面其实是没有茎的,这么美丽,却是一棵空心之树。”

“上次你问我,为什么你的孩子突然之间不说话了,也不做事,每天待在原地,如同行尸走肉,像丢了魂一样。”

“他……”

“你可以当成是,他的灵魂生病了,”曹医生说,“很虚弱,无法再支撑他的身了。所以躲了起来,躲成一棵空心树,再也不想见到你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