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8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时不时有亚星娱乐的工作人员过来,询问汤贞老师和子轲准备得如何了。子轲站在门口,好像个紧张的新郎,叫他们别催。

确实,所有人等的时间都不短了。主会场里已经坐满大大小小级别的媒体,都是亚星娱乐方面挑选着邀请来的。记者们一个个身着正装,在坐席里安安静静地等待。

邀请函上没写明发布会开始的确切时间,记者们喝着咖啡,尝着嘉兰剧院给泡的茶,就只能这么一直等。

朱塞看着子轲这一头汗,子轲衬衫袖子都挽起来了,好像从十五六岁的时候开始,朱塞见子轲穿校服衬衫就喜欢这么穿。

他年纪小,不懂爱惜。叶师傅却最心疼这一针一线。

“子轲,”朱塞劝道,“现在就进去吧,你也和阿贞见个面——”

朱塞话音未落,子轲直接说:“我不着急。”

汤贞望着镜子里,他穿着白色笔挺的衬衫,白色的西装外套,里外是不同的面料。他的头发梳齐整了,束在脑后,他的脸也有了点血色,像是很健康的一个人,体体面面的。

温心在旁边说:“汤贞老师,你感觉怎么样。”

汤贞说:“温心……”

“嗯?”

“真的是开新闻发布会吗?”汤贞讷讷问。

他一直这么乖乖坐着,听话又安静,让人察觉不出他有什么异状。

可温心明白,汤贞老师其实始终在害怕。

在疗养院里住了那么长时间,每天面对医生、护士,面对冰冷的医疗器械,面对日里夜里频繁的扎针,反反复复的检查和治疗。

今天早上汤贞老师终于出院了,却又被直接带到嘉兰剧院来,就要参加什么新闻发布会。

能一直保持现在这个状态,温心看得出,汤贞老师已经非常努力。

“你忘了吗?”温心说,“是郭姐亲口说的。”

汤贞嘴唇张了张。

温心说:“汤贞老师,不用怕。咱们这回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

她补充道:“而且这次都是子——都是其他人讲话,咱们只需要坐着,一句都不用说!”

温心试探着问:“子轲他……不是之前去看你了吗?”

汤贞抬起眼,悄悄看温心。

温心说:“他一句都没和你说有关发布会的事?”

温心所说的“之前”,大约就是本月二十三日的傍晚了。

中国互联网上铺天盖地,是亚洲顶级人气偶像组合KAIser队长周子轲二十三岁的生日应援。京城街头巷尾,乃至全国大大小小城市,更有无数的粉丝和代言商家在搞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

就连子轲本家,周家老宅,也是一家人难得聚在了一起,要给他这个独生子过生日。

吉叔却给温心打电话,说子轲吃饭临了突然出门,开车下山扬长而去:“他在不在汤贞的疗养院里?”

温心站在曹大夫办公室门外,手里握着手机。她抬眼去望,正好看到子轲在护士的带领下,以“探视者”的身份,第一次走进汤贞老师的病房。

“他真的什么都没说?”温心问。

汤贞还有点害怕似的,仿佛就是有,他也不敢对温心讲。

“有一位姓周的先生想来探望你。”

汤贞当时正努力拉开床上的小桌板,他问:“姓什么?”

那护士羞红了脸,对他笑道:“姓周。”

周子轲出现在门外的时候,汤贞已经换过了一身崭新的病服,干干净净的,头发也梳了。他坐在床边,不自觉就想站起来,又怕站不稳,会跌倒。

小周走过来,他有些轻微的气喘,也许是来的路上匆忙。他看了一眼汤贞,便低下头,在汤贞身边的床沿子上坐下了。

汤贞便不用再想站不站起来的问题。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