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8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们就放任这小子这么胡来。”白一雄说。

万邦影业的负责人傅春生,在一旁忙于工作,只有得空才能抬起头来,看上一眼。

白一雄说:“周子轲这性子,老周家还是拿不住啊。”

傅春生说:“就这么一个儿子。”

云升传媒董事长梁丘云,嘴里咬着雪茄,也在一旁处理手里的文件,他今天给了不少修改意见。

只听白一雄感慨道:“汤贞看着,和以前真是不一样了。”

“受了大罪了,”傅春生说,“以前是什么样的人物,去住疗养院——”

“傅先生,”秘书从后面过来,“华哥来电话,说要找您。”

“什么事?”傅春生问。

秘书面露难色:“可能还是……和林副总的案子有关……”

傅春生无可奈何,站起来了。

白一雄摇头道:“这个华子,真叫人受不了。”

傅春生离开了这个机舱。白一雄说完了话,发现周围没人理会他了。

云升传媒的云老总一直低头忙于工作,十分专注,令白一雄略感惭愧。

嘉兰剧院的工作人员上台来,在万众瞩目下,他为周子轲开启了面前的话筒。亚星娱乐的高层领导、经纪人们已经回首完过去所有的成功与失败、欣喜与悲痛。周子轲,这一整场发布会上最受关注的焦点,终于要宣布今天上午最具戏剧性的重磅新闻。

“上午好,”他的声音一贯没感情,高傲,又疏远,无论参加什么活动,他习惯了这个腔调,“我是周子轲。从今日起,我将担任Mattias的队长,并在未来半年内,与汤贞老师一起,以‘Mattias’的名义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活动。”

北京地铁三号线的车厢里,乘客们或站或坐,一时间都瞧着电视新闻惊讶地议论起来。

“你听,你听,周子轲刚刚亲口说的……”

“他真和汤贞凑到一起去了?”

也有年轻女生,在拥挤空间里情难自抑地尖叫欢呼起来。

钟圆圆坐角落的座位,她睁大眼睛,一个字一个字仔细听周子轲说话,并不在意旁边疯了似的闫小光——

“对于这份工作,我承诺将以我个人最大的能力,尽我所有的努力,去认认真真地完成,”周子轲直视着镜头,“同时,我也将继续参与KAIser在国内的部分工作,履行合同义务……”

汤贞在所有记者媒体的注视下,在每一台电视、每一只手机的直播画面里,在每一个娱乐记者的文字直播里,转过了头去。他像忘了眨眼了,失了神一般盯着周子轲的侧脸瞧。

周子轲却是浑然未觉,继续他的发言,直到最后那一句:“我将和所有亚星娱乐人一起,陪伴汤贞老师,走过这一年。”

他的话说完了,话筒关闭。在漫天闪烁的白光中,周子轲突然回头望向了汤贞。他的嘴唇不自觉抿了起来,又放开,他也是会紧张的。

这场发布会的提问时间被主办方安排在了半小时之后。周子轲带汤贞穿过后台,往会场外面走。温心匆匆忙忙跟出来,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了,换成平底鞋。“我现在陪汤贞老师回疗养院打针,”温心在走廊口对郭小莉说,“应该下午就能办正式出院手续回家去了——”

“你们去吧,”郭小莉说,又加了一句,“对了,阿贞一会儿肯定要问你子轲的事,你要和他好好地说——”

“我知道的,放心吧郭姐!”温心忙答应。

周子轲身边全是保镖,他要送汤贞和温心去停车场坐车。

这一路上,他不自觉把汤贞的手握住了,攥了攥。

“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这似乎是一上午以来,周子轲私下里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了。汤贞刚刚在会场里目不转睛的,一动不动地盯着周子轲瞧。这会儿被带出来,走了这么远了,汤贞还是傻掉了似的。

周子轲放下汤贞的手,他看了汤贞一会儿,低头脱掉身上穿的西装外套,他把外套展开,罩在汤贞身上。

他体格比汤贞大,个头也高,一件衣服裹在汤贞肩上,实在大不少。

嘉兰剧院外面沿着一条街,尽是被保安阻拦着的媒体在抓拍。他们的镜头长长伸出来,像一个个炮口,捕捉远处周子轲和汤贞在一起的每一点动静。汤贞被周子轲握住了手,并没有避嫌地躲开。汤贞被周子轲用脱下来的外套裹紧了,也没有明确拒绝。

汤贞只是站在原地,一会儿放空似的望着前面,一会儿又抬起头,傻了一样瞧周子轲的脸。

汤贞的保姆车开过来了,出道近十年,汤贞一直乘坐这辆车。司机是嘉兰剧院方面给指派的,温心扶着汤贞上了车去,周子轲手扶在车门上,看到汤贞坐稳了,他才放开手,后退一步,让温心从里面把车门关上了。

温心打开车窗,对外面道:“子轲,我们走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