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49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的手攥住了身边的床单,好像害怕。小周就在他面前,亲手用勺子在碗边盛了一点粥,不多,很浅,小周吹了吹,朝汤贞拿过来。

汤贞一开始瞧着小周的脸,呆呆的,没反应。

温心在旁边劝:“汤贞老师,是尤师傅做的,子轲点的你最喜欢吃的——”

周子轲也不说什么去哄。

汤贞在他眼前慢慢低下了头,好像雏鸟吃食,一点点吃他勺中吹凉了的粥。

汤贞把粥咽下去,从头到脚都很平静。不是疗养院中那个样子。

也许周子轲就在跟前,他就是再疯也发作不出来了。

温心、祁禄几个人就在一旁看着,看着周子轲又舀了半勺的粥,小心吹了吹。周子轲过去这么照顾过谁?他似乎很清楚只要他这么做,汤贞再勉为其难也会多吃一口。

他明明是个急性子,明明最没耐性。汤贞吃粥像猫一样慢,周子轲瞧着汤贞耳边滑下脸颊的几撮头发,瞧汤贞一边吃粥,一边颤抖的眼睫毛。时间好像是很缓慢的,又快得让人无从察觉。

祁禄把手中的药袋给了周子轲,把还剩半碗的粥和勺子拿走。祁禄日夜照顾着汤贞的衣食起居,他也许知道汤贞能吃多少——一特别是到了周子轲这个小男朋友面前,汤贞明明吃不下了,还习惯逞强。

药袋上写着一行字,是祁禄的笔记:“你来监督他吃药,你要看着他咽下去。”后面还有括号,括号里写:“他会假装咽了,再偷偷吐掉。”

汤贞一见到小周从药袋里拿药,就不自觉抿住嘴了。出了疗养院以后,他似乎比以前更怕吃药。

周子轲看了一会儿药盒上的用药说明,他看得专心,没注意汤贞又在抬头仰望他。周子轲低头掰出一颗药,抬头看汤贞。

“把维生素吃了。”他说。

温心把水杯交给子轲。汤贞听到“维生素”三个字,愣了一会儿,他在周子轲手心里拿走了药,听话极了,把药放进嘴里。汤贞握住了水杯,喝下一口水,喉咙滚下去。

他已经把药咽了,可小周又站起来,居高临下地在他面前审视他。

小周轻声说:“你把嘴张开。”

汤贞坐在床边,他有点忐忑,抬头瞧小周的眼睛。

他把嘴巴张开了,很听话,可只张开一条不起眼的缝。

“张大点儿,让我看看。”小周轻声哄他。

汤贞慢慢仰起头,把他不大的嘴巴张开了。

周子轲的视线在汤贞嘴巴里面,口腔深处扫过了一圈。汤贞的嘴一贯张不大,喉咙细小,周子轲都知道。

他还知道汤贞的舌头特笨,教什么都教不会。

汤贞合上嘴了,他没有藏药片。

“明天一早,我来接你一起去工作,”周子轲低头看着汤贞,“我现在是Mattias的队长,你要听队长的话。”

汤贞抬起眼看他。

“今天就休息吧,”周子轲说,深呼吸道,“还有什么话,留到明天我过来的时候再说。”

周子轲走出了卧室,在玄关低头换鞋,他拉开汤贞的鞋柜,把换下来那双拖鞋放进去。

“半夜他如果有什么不舒服,再打电话给我。”周子轲对过来送的温心说。

温心连忙应下。

周子轲百无聊赖,耐着性子坐在物业办的贵宾接待室里。郭小莉和物业经理从外面进来,郭小莉已经在一些文件上签好了字,她这会儿再瞧周子轲,就又是那个不耐烦,对谁都没好脸色的周子轲了。

周子轲手机的安全系数太高,植入不了芯片。物业经理说,他们这么多年,还是第二次遇到这种情况。郭小莉只好代表业主签了字,等周子轲录入了指纹,他们离开了办公室,郭小莉才说:“你先记一下,阿贞公寓的密码是——”

周子轲说:“一七一八三三二九。”

郭小莉说:“记性不错。”

周子轲要去地库了,临走前他对郭小莉说:“以后我的东西你别动。”

凌晨一点,曹医生在他诊所的办公室里等到了周子轲。

周子轲看上去忙了一整天,头昏脑胀,连眼都不想睁。他在曹医生的沙发上刚躺了一会儿,又坐起来,开始吃曹医生端过来的一碗鲜虾面。

窗外,芭蕉叶片像翡翠色的绸缎,在月色照耀下熠熠生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