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0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又看了这条短信几眼。

“‘你们不是说,有保镖吗。’他问。”

周子轲回复道:“还说什么了。”

“没别的了。”

汤贞在自己的保姆车里似乎还比较安心,周子轲从外面打开车门,站在车外的阳光里,让“汤贞老师”跟他下车。汤贞抬起眼,看了一会儿小周,祁禄在车里扶他,看来他必须要下车了。

一上午的工作也没有别的,就是散步,像在疗养院以外的世界里“放风”,是小周陪他放风。汤贞的一只手被小周握着,他们又走了一段路。周子轲拉开自己的车门,看着汤贞坐进去了。汤贞手里还握着喝了一半的电解质饮料瓶子,上车坐好以后就用两只手捧住了。周子轲弯下腰,给汤贞系安全带,让“汤贞老师”安安全全地坐在他身边。

周子轲倒车回到来时的路上,他一只手回了条短信,打开车里“悠扬舒缓的音乐”,他告诉旁边木木愣愣坐着的汤贞:“从今天起,每天早上我都接你过来。”

汤贞听音乐没反应,倒是听见这句话,眼神动了动。

周子轲问:“现在饿吗。”

汤贞也不吭声。

周子轲也不问了。

时间已近中午。周子轲在开回城市中心的路上又打了通电话:“送到公司吧,吉叔。”

亚星娱乐公司楼下的人群还未散去,周子轲的车开到路口的时候,四周已经全是围上来的记者和歌迷了。

“子轲!!!”狗仔们在窗外叫着,甚至用手拍打车窗,“阿贞!!汤贞老师!!!”

无数闪光灯在车外面亮,不同于周子轲的冷漠,汤贞脸色惨白,低下了头。

周子轲的车反正动不了,他倚在座椅里,右手松开了方向盘,伸到汤贞老师眼前替他挡这疯了似的光。周子轲与外面饥渴的记者们目光交汇,他对身边这位前辈的任何一个肆无忌惮的小动作,似乎都会在记者们的世界里掀起巨大的波澜。

周子轲感觉汤贞在他手心里睁了一下眼睛,又睁了一下,人却乖乖待在他手心里不动。周子轲左手扶着方向盘,让引擎声骤然轰鸣起来了。车子里面隔音太好,只有曹老头儿那些音乐在缓缓播放,他们便连记者们的喊声都听不到了。

亚星娱乐的保安们过来了,联合交警一同开了条道路,让周子轲把车开进了公司停车场里。经纪人温心从楼上下来,她说现在公司只有两个练习生平时来练习:“今天他们都上课,地下练习室是空的,子轲,需要我把带队老师找来吗?”

停车场篱笆外面,无数漆黑色的镜头架在上头。汤贞被周子轲从车里带了出来,他手里还抱着那个喝了一半的运动饮料,周子轲和温心说几句话的时候,汤贞不知不觉抬起头了,在阳光下,他仰望亚星娱乐这栋大楼,像望一栋上辈子才见过的建筑——

“现在这么晚了,周子轲肯定睡觉呢,对不对……”

汤贞看得目不转睛,眼睛也不眨了。

“现在太晚了,汤贞老师……”

周子轲告诉温心,不用找带队老师:“把合同拿一份下来。”

温心问:“什么合同?”

周子轲这时才发现汤贞好像在走神,汤贞仰着头,一脸茫然,看亚星娱乐的楼看呆了。周子轲伸手把汤贞弄到自己跟前来,好让背后那些闪个不停的闪光灯影响不到他。

“Mattias的合同,”周子轲告诉温心,“你给祁禄吧。”

说着,他拿起汤贞的一只手,放在手心里握住了。汤贞的手又凉又软,还比记忆里瘦。周子轲低头瞧汤贞,汤贞抬起头了,这会儿也看他。汤贞的目光呆愣愣的,那双眼睛在周子轲脸上看来看去,不知在看什么。

周子轲拉过汤贞的手,让汤贞和他一起穿过了无人看管的检票口,沿着向下的楼梯,走进亚星娱乐如今空荡冷清的地下练习室里。

没有什么孩子们了,没有那些乱跑乱闹的身影,没有那些纯真可爱的笑脸,没有人甜甜喊着“汤贞老师”,再要汤贞老师抱抱他们了。汤贞的身边只有小周,他们站在练习室的走廊拐角处,汤贞的手被小周牵着,他朝四处看了看,他好像从没来过似的。

反而是小周牵着他主动往里面走。

KAIser的练习室在九号间,前辈团Mattias则是在三号。周子轲牵着汤贞的手走过了九号门前,到了三号练习室门口,才停下来看了看。门把上积了层灰,很显然,这里的成员因为各种原因,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这里训练过了。

齐星下了楼梯,跑到地下来,他手里提着两个饭煲。“周哥!”他远远喊道,“吉爷爷把饭给我了,郭姐听说你带汤贞老师下来了,让我来帮你打扫卫生!”

祁禄也从楼上走下来了。和齐星相比,祁禄异常安静,他眼睛抬起来,也在这一间间练习室中间来回看了几遍,像故地重游。

三号练习室的门打开了。一台擦干净了的钢琴凳放在门边,汤贞被放在上面,他抱着怀里的电解质饮料,看着眼前的小周。小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Mattias的练习室,这个连“汤贞”自己都不来了的地方。小周在明亮的灯下,挽起袖子来,打开吸尘器试着研究用法。小周把墙角的废旧箱子都踢开了,在里面找想找的东西,没找到。幸好齐星及时赶来,作为亚星公司培养的助理,齐星没少在练习生时期做打扫练习室的工作。

祁禄也来了。周子轲和他们两个人都不一样,周子轲没有怎么做过练习生,很多事情都不会。

他在汤贞身边坐下了,背靠着练习室的玻璃墙面,瞧齐星和祁禄两个人忙活。他手上沾了灰,也不握汤贞的手了。

汤贞在身边扭过头,悄悄地看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