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0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你要是还想自杀,也提前告诉我一声。”

他冷不丁提起“自杀”两个字,毫不避讳,倒显得这样的念头也不是什么罪过了。

“你所有的事都可以和我商量,”周子轲声音放得更轻了,“但如果你想解散,想现在就把我赶出去,那只能半年以后再说。”

汤贞的眼睛睁着。

他浅色的眼球表面覆盖了一层透明的液体。

周子轲盯着汤贞的反应。

“你给毛成瑞打的电话,我不是故意要知道的,”周子轲轻声说道,“只是……我已经做了这么多了。”

“你赶不走我。”

他不是在和汤贞商量,只是告诉他一个事实,已经被他周子轲认定了的,无可转圜的事实。

“我不会走,除非你好起来,等你好了,恢复了,”周子轲说,“我和你的合约结束了,到时候我再走。在那之前,你什么都别想。”

汤贞坐在钢琴凳上,原本坐得端正的,这会儿后背晃了晃。周子轲在他身边,伸手把他搂过去了。

汤贞像是不敢依靠小周。

周子轲说:“你们公司的人,在一个组合,不是成天都要搂搂抱抱的吗。”

他把汤贞搂得更紧了,让汤贞几乎到他怀里,被他抱着。

周子轲轻声嘀咕,这就是工作吧。他在汤贞身上呼吸了一会儿,闻到一股很淡的洗发水味儿。

汤贞低着头,也不作声。

周子轲从裤兜里把药盒拿出来了。汤贞早上出门前就不肯吃药,这会儿药盒在眼前,也不知道接。周子轲低头瞧汤贞的脸,瞧汤贞发白的嘴唇。

“我现在不是你弟弟,”周子轲告诉他,“也不是你的后辈。”

汤贞的眼神晃了晃。

“我是你的队长,”周子轲说,“你要听话。”

汤贞抬起眼来,瞧了小周的脸。地下练习室里安静极了。接触不到外面的阳光,也就感觉不到这是白天还是黑夜,是现实还是梦。汤贞手心里拿了药,手边没有水,他喝小周拧开的电解质饮料,把药吞下去了。

“下个星期,我们可能要录《罗马在线》,可能要先拍广告……”小周的声音贴在汤贞头顶,轻声说着,比多少所谓舒缓的音乐都更能稳定汤贞的心神,“你现在刚出院,我也不怎么擅长工作,所以我们就从,最简单的工作开始做起。”

再可怕的事,再难办到的事,从小周嘴里说出来,似乎它的重量也就变轻了。

不再如雷霆万钧,动辄就会压垮一个人的生命。

傍晚时分,周子轲带汤贞出了地下练习室的门。北京的天也暗了,倒是闪光灯不断亮,周子轲挽着汤贞的手,当着篱笆外面无数镜头的面,他把汤贞的手揣进自己兜里。

Mattias成军十年,有一些规则是让周子轲这个“天降队长”也想遵守一下的。

“子轲!!”除了狗仔以外,还有粉丝们的疯狂尖叫,她们几乎崩溃了,喊道,“子轲,你不能——”

汤贞低着头,忽然间,世界安静下来了。

小周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小周搂过他,让他背对外面耀眼的白光和无数双灼热的眼睛。

小周的手心温暖。汤贞就算睁开眼,也感觉不到有什么危险。

狗仔们追在那辆黑色超跑后面,周子轲绕了一点远路,风驰电掣,亲自送前辈下班回家。他把车开进前辈家里的地库,在里面逗留了三个多钟头,才又单独开车出来了。周子轲与狗仔记者们打了个照面,然后便扬长而去。

曹医生夜里又陪周子轲在办公室里聊了一阵。曹医生说,汤贞以前就是个过于安静的病人,他不说话,不叫苦,不喊疼,遇到事了也不爱哭,和其他病人相比,确实安静得不同寻常:“他现在虽然不说话,但如果能听话了,也是好事。”

周子轲深夜回了家,洗了趟澡,订了个闹钟,明天还要早起。周子轲倒了点酒在杯子里,他打开电脑,查看朱塞以前给他的一个在嘉兰名下的邮件地址。

“你要做好准备,”曹医生告诉他,“他这个病,有可能要治一辈子。”

周子轲睁开眼,忍着头疼,翻了翻那些邮件里的数字。他把屏幕扣上了。

第125章芭蕉7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