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0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Mattias发布会已经结束了两天,在娱乐圈引发的这场地震却远未结束。社交网络上时时刻刻是两位成员的最新行程记录,狗仔们的偷拍图片动辄以几万十几万的数字疯狂散播出去。过去惯好以冷脸示人的天降后辈队长周子轲这回在这些照片中,对自己的前辈汤贞老师实在是有些太过于照顾了,不仅早出晚归车接车送,还会主动伸手帮汤贞老师遮挡眼前的闪光,会拉过汤贞老师冷了的手放在口袋里暖一暖,粉丝叫得太凶了,他还会捂住汤贞老师的耳朵,给人一个清静。

如果说前几件事还勉强算在粉丝的接受范围之内——毕竟“Mattias”已经快成为业界卖腐的旗帜标杆,梁丘云当年是如何照顾汤贞的,汤贞对云哥又是怎样的痴心不改,周子轲年轻一代的粉丝们温习过了这些功课,对子轲如今陷入了何等境地也多少做了些心理准备。

可这最后一件事,还是太让人不能接受了。

“亚星娱乐出来道歉!!什么狗屁三流剧本也让子轲来演!!!”

“汤贞老师你是前辈啊!!你放过子轲吧他还年轻啊——”

“亚星娱乐垃圾公司鼓吹同性恋误导下一代我要去举报你们!!”

“毛成瑞!!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是谁的钱养活了你!!你就这么对待粉丝的吗???”

过去,在亚星腐圈流传着一句至理名言:云贞的卖点在于梁丘云的不放弃,子扬的卖点则在于周子轲的不拒绝。

短短一个月内,梁丘云以“拯救汤贞”为名高姿态离开了Mattias,周子轲以后辈队长的身份介入,上班第一天,就对汤贞老师展现出了无微不至的关怀。

粉圈铁则、偶像人设的崩塌,令所有人陷入不知所措的混乱当中。

照片里的人确实是周子轲,视频里握住汤贞的手放进口袋里的人确实是子轲本人没错。只有周子轲才开那辆四千七百万的超跑。就算亚星娱乐想找人冒充,子轲不愿意,他们难道还能把车钥匙偷偷拿走不成?

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样的苦衷和胁迫才让子轲对亚星娱乐的流氓行径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配合。

骂战逐渐升级,这里面自然少不了各路媒体的煽风点火。有网友拍到周子轲的绯闻女友翁兰外出购物,身边有三五闺蜜陪伴,疑似心情不佳。有记者一通电话打去了美国,可云升传媒在海外设立的办事处无人接听电话,打梁丘云助理的电话,也得知:“云哥正在开会,不便接受采访。”

亚星娱乐方面的长时间沉默,更被粉丝们抨击为缩头乌龟,是做贼心虚。

这天早上七点,正是上班时间,亚星娱乐的官方账号@亚星文化突然悄无声息地放出了第二支今年海岛音乐节纪录片DVD的预告,封面正是当今华语娱乐圈最炙手可热的人气偶像周子轲的海滩照片。

温心把汤贞老师吃过的早餐端进厨房,她抽空一刷手机,当即看到微博热点话题榜单第一位就是子轲的名字。她点进去了,粗略一扫,没见到什么文字讨论,全部是粉丝们在第一时间截取的预告片截图:周子轲在邮轮甲板上走路,发呆,周子轲在室内篮球馆用毛巾擦汗,周子轲坐在小艇里百无聊赖地喝运动饮料,周子轲踩着冲浪板,手抓在浪里滑翔,他抓出一条雪白的水线,海浪追上来了,冲浪板飞出去,周子轲翻身跃进了海里……

周子轲头发湿透了,从海里出来,他的下巴和耳朵都在滴水,周子轲那双眼睛被海水杀红了,原来他真的是人类,而不是天上降下的神祇,周子轲张开了嘴唇,缓慢呼吸,大概是在海面下待了太久……最后一张是个远镜头,子轲从海里走上了岸,岸上无数人包围过去,子轲怀里隐约横抱了个人影,只是影片放大了就模糊,看不清是谁。

周子轲一大清早又换了件新衬衫,开车到了汤贞楼下。狗仔们冲过来一窝蜂拍的时候,周子轲已经习以为常,不再理会他们了,好像他只要来找汤贞,场面就会是这样。他在地库停了车,睡眼惺忪按开了电梯。电梯上升的时候,周子轲低头揉了一下眼睛,忍住了哈欠。

汤贞已经吃过饭了。周子轲走进他家门的时候,听见衣帽间里温心正小声念叨着什么。

“汤贞老师,你好久没走这么远的路了,昨天我也不知道子轲和你出门是要去走路的,不然咱们就不穿新鞋了,磨脚了你也不说,”温心蹲在地上正开鞋盒,见周子轲突然出现在衣帽间门口,她仰起头高兴地冲他笑了,“子轲你来了!我正给汤贞老师找鞋穿,他现在合适的鞋太少了……”

汤贞坐在衣帽间里的沙发上,这会儿也仰头看小周。

汤贞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他肩膀窄,显得领口松,T恤胸前有熊猫幼崽的图案。

温心这时翻开一个鞋盒,看到一双灰色麂皮球鞋装在里面,鞋子虽然旧了,但洗得干干净净,在防尘袋里保存得不错。温心拿出来说:“汤贞老师,你看这双行不行,试一试吧?”

汤贞穿着那双灰色麂皮球鞋,五年以后,这鞋子穿在他脚上,还像新的。

周子轲牵着他走,走上一会儿两个人就要休息一阵子,谁也不知道周子轲为什么这样有耐心,有善心、慈悲心,要这样照顾一个被这么多人放弃过的病人。汤贞走路时认真,到休息的时候就抬头看小周的反应,也不讲话。

周子轲也低头瞥汤贞的脸,又瞧汤贞脚上穿的那双鞋。周子轲握着汤贞的手出汗了,他松了松自己的手指,又把汤贞的手拿回来,重新攥住。

祁禄今天没出门,只有齐星在路口等待他们。周子轲陪汤贞散着步,时不时就摸出手机看一眼,不停有短信涌进来,他偶尔回复一条,其他的倒没什么异样。

只有汤贞的手被他攥得更紧了。

《大都会》主编彭斯在电话里吹捧郭小莉道:“当年你敢让周家那小爷爷出道,我就知道小莉你一定有管教他的办法!但没想到,你是这么的御下有方——”

他吹捧来吹捧去,无非是希望郭小莉答应他让新组建的Mattias在《大都会》封面上亮一次相。郭小莉这边在汤贞家里头疼得很,还要应付彭斯,她说:“彭主编,我现在不负责Mattias的经纪业务了,你联系温心吧。”

彭斯“哎”了一声,电话就被郭小莉挂断了。

汤贞家客厅里坐了不少人,最当中坐在沙发上的那位,穿着长袖长裙,盘着头发的,姓文,正是汤贞的亲生母亲。

郭小莉从阳台出来,坐回到文女士面前。祁禄过来了,给在座的一一倒了水,给餐桌那边的汤贞小姨一家人也端了水去。

房子这么大,安安静静,没什么人说话。

反而在书房里,一个男人,是汤贞的妹夫,正抓着“温助理”问问题。

“我大舅哥在你们公司,一年能赚多少?”

妹夫虽说是妹夫,年纪比汤贞还大些。温心眨了眨眼,尴尬道:“这……我也说不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