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50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这一家人来得突然。之前汤贞出院,因为新闻发布会的事上了新闻,他们就和郭小莉联系过一次了,这次突然一家人坐出租车到了楼下,差点被记者们抓了个正着。

汤贞的母亲文女士看起来对这一切很难忍耐,是一行人中唯一的男士,汤贞的妹夫强烈要求过来的。

温心这会儿只想着,幸好汤贞老师不在家里。

妹夫在书房里瞧了一圈,没瞧见什么特别值钱的物件,便出去了。他原本还想抽烟,郭小莉开口劝了一句,他就作罢了。

“当年我大舅哥离家出走,在北京就是你带他的。”妹夫问郭小莉。

“是。”郭小莉说。

“我还没和我大舅哥见过面,”妹夫说着,耸了耸肩,笑道,“和玥玥结婚那年,大舅哥也没去。要不是他现在出了这种事,我们也没机会过来见他。”

“阿贞现在已经好多了,出院了,”郭小莉对他说,又看文女士,脸上保持着微笑,“多谢你们过来看他。”

文女士冷着一张脸,也不言语。反而是妹夫在校。“不用谢,不用你谢,”他抬头看了看自己身处的这栋房子的天花板,瞧见还有个二楼,他说,“我们跟他才是亲的。”

周子轲扶着汤贞的肩膀,让汤贞在树底坐下了。汤贞脖子淌下了汗来,T恤领口都湿了。周子轲把手里的电解质饮料给他。

手机又震。周子轲瞅着汤贞出汗出得头发都湿了。他低头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他们说汤贞本人不在,你过来也可以。”

是祁禄的短信。

周子轲回复:“我没空。”

他刚把手机塞回口袋,一抬眼,就看到汤贞喝完了饮料,把饮料举过来了。

汤贞嘴唇湿润的,一双眼睛定定看他。

周子轲等了好一会儿,才确定汤贞是什么意思。

祁禄收到周子轲的回复,对郭小莉远远摇了摇头。

汤贞的妹夫还在对郭小莉大讲家事。

“大舅哥自从十五岁来了北京,再也没回过家了。除了给点钱,家里人都是我在照顾。我现在还要上班,我岳母身体也不好,我太太,也就是大明星汤贞的亲妹妹,在香城快要生产了,”妹夫皱起眉头来,“本来孕妇就容易激动,我大舅哥最近又在外面闹出这么多事情,香城那边流言纷纷,我们一家人的日子都很不好过,”他说着说着,越发的不客气,“大舅哥想自杀,这个我也理解。可他什么也不给我们留下,汤家上有老,下有小,他走就走了,一家人可就全压在我这个做女婿的身上——”

“你说什么走就走了,”温心这时忍不住开腔了,大声道,“汤贞老师还没出事呢!”

周子轲并不渴,可他还是把汤贞手里的饮料接过来了。汤贞只喝了一小口,周子轲的手指不自觉捏了一下那塑料瓶身,含了一大口在嘴里。

他把饮料还给汤贞,意思是,他已经不渴了。

温心发短信说:“子轲,郭姐现在正和他们沟通着,可汤贞老师的妹夫实在说话太难听了,汤贞老师还没走呢,他连汤贞老师的房子都惦记上了!”

汤贞就在树底下坐着,他怀里抱着那瓶周子轲喝过了的饮料,背靠着树干,眼睛闭上了。河上的风穿过树叶吹过来,吹起汤贞耳鬓的头发。周子轲越看他,越回忆起他曾见过一面的,汤贞的亲生母亲。

这怎么会是母子呢。

新信息来自子轲:

[你让温心订机票,把这一家人今晚送回香城。]

郭小莉正就汤贞代理律师的事和汤贞母亲还有妹夫谈着,这会儿看了一眼收到的短信,她顿时觉得莫名其妙的,这小子平白无故又给她下什么命令。

几分钟后。

新信息来自子轲:

[你不是对着汤贞挺有办法的吗。]

郭小莉又瞧手机,皱了皱眉。

新信息来自子轲:

[你如果对别人也能像对汤贞这样,就没什么事是你郭副总办不好的了。]

郭小莉告诉汤贞的家人:“阿贞目前的状况,虽然好了一些,但还不太稳定。事关他的遗嘱,也要等他多少再好一点,才能和他的律师进一步谈。你们这么突然来了……说实话,我知道文阿姨的精神不好,我们阿贞也一样,很虚弱,他现在还容易忘事情,说不定上午谈完了,下午就忘了,现在啊你们找他,真的不是一个好时机,”她又看妹夫,“阿贞之前给玥玥存的那笔钱,这月的分红还没到吗?你平时工作既然这么辛苦,应该花点钱送玥玥去月子中心,之前阿贞知道玥玥怀孕了,还想把玥玥接到北京来,玥玥不想来。”

妹夫听了这话,一愣。郭小莉这时看了一眼手机,又瞧见周子轲的短信三连发。

她更莫名其妙了,单手回道:“你小子突然冲我发什么脾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